政策资讯协会

冠希哥自由吗?

来源:Entertainment-Law    发布时间:2019-07-21 12:45:23

【引言】

截至2014年11月27日,CBA已战十一轮,上海队战绩3胜8负,球迷怒斥,主队记者赛后集体失声,而被球队寄予厚望的内线强补吴冠希由于篮协称其存在注册问题仍旧无法为上海队出场。上海、奥神、首钢各执一词,吴冠希到底自由吗?


上海队认为吴冠希可以为上海队出场的逻辑是这样的:因为吴冠希是“自由球员”,所以篮协应该同意吴冠希的注册。根据《中国篮球协会俱乐部、运动队、运动员和教练员注册管理暂行办法(2014 年)》(以下简称“《注册办法》”)第四十八条:自由球员是指当下没有和任何一支俱乐部、篮球队签有试训合同或聘用合同,以及按有关规定不再受任何合同约束的运动员。对于吴冠希是自由球员,上海队有两个理由:(1)吴冠希与奥神队的劳动合同已经被解除,故符合如上定义;同时(2)根据《注册办法》第五十条,“俱乐部、篮球队一经中国篮协批准退出注册、其所属教练员和运动员便自动获得自由球员的身份,不受劳动合同期限约束,可自主选择新的俱乐部”,因为奥神早已退出注册,所以吴冠希已经自动成为“自由球员”。那么,问题来了……


【问题一:吴冠希是不是《注册办法》第48条意义下的自由球员?】


特别说明:由于目前当事人与俱乐部之间的合同具体内容无从得知,本文仅从目前已知的情况着手,对吴冠希事件从法律角度作出分析。


《注册办法》第四十八条下,成为“自由球员”首先要满足的是“当下没有和任何一支俱乐部、篮球队签有试训合同或聘用合同”,由于吴冠希与事件的第三方北京首钢队没有签署任何协议,所以现在的首先问题就是在上海队以吴冠希为自由球员为其注册之时,吴冠希和奥神之间是否还存续着“聘用合同”


“聘用合同”是否受《劳动法》规制

在奥神方面出具的律师函中提到了吴冠希和奥神签有一份《职业篮球运动员合同》,这份协议内容目前没有完整地披露,假设是一份涉及球员代表球队打球义务的协议,那么这份协议是不是《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意义下的“劳动合同”并受上述法律规制呢?虽然《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未对劳动行为进行明确定义,但《劳动合同法》第二条对用人单位的定义包括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组织”,奥神篮球俱乐部属于《劳动合同法》下的合格用人单位主体应该没有异议;同时对于劳动者,法律除了年龄的限制(16岁)外也没有特殊的规定。从吴冠希和奥神之间的关系来看,吴冠希为了奥神的利益提供服务(代表其出场打球)、吴冠希的服务从属于奥神对其的安排以及奥神对吴冠希的服务支付报酬等特征可以基本确认吴冠希和奥神之间的《职业篮球运动员合同》是一份基于劳动关系的协议


14岁签订的合同是否因为其未成年而无效?

《民法通则》第十二条规定: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进行与他的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活动;其他民事活动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合同法》第47条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订立的合同,经法定代理人追认后,该合同有效,但纯获利益的合同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而订立的合同,不必经法定代理人追认。假定吴冠希14岁时与奥神签订合约的时候有其法定代理人(父母)在场,则该合同是有效的


20年的“聘用合同”是否有效?

《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并未对劳动合同期或者服务期有长度的限制。根据合同意思自治法律原则,除非出现《劳动合同法》第26条提及的“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的情形而使劳动合同无效,或者存在违反其他法律法规的情况,吴冠希的劳动合同不仅因其20年的期限而无效


“聘用合同”是否已经解除

既然吴冠希是劳动者,吴冠希就应该和其他普通劳动者一样平等地受到我国《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的保护。《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七条明文规定:劳动者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并且《劳动合同法》没有对这种方式的解除合同附加其他的限制。换句话说,劳动者通过提前30天书面形式通知的方式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是法定而且绝对的。由此可见,吴冠希已经解除了他和奥神之间的劳动合同

同时,根据法律规定,30天通知期内吴冠希还应为奥神服务,但就本案情况来看,吴冠希在通过律师函告奥神以后未再去奥神报到,如果奥神可以证明吴冠希此行为实际给奥神造成了损失,吴冠希可能需要对此承担赔偿责任。


服务期条款的赔偿责任是否影响吴冠希打球的权利

当然,劳动合同的解除并不代表被解除的劳动合同中的服务期约定(如有)的效力随之消灭。《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违约金的数额不得超过用人单位提供的培训费用。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支付的违约金不得超过服务期尚未履行部分所应分摊的培训费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 第十六条进一步规定: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培训费用,包括用人单位为了对劳动者进行专业技术培训而支付的有凭证的培训费用、培训期间的差旅费用以及因培训产生的用于该劳动者的其他直接费用。

奥神方面称,其在吴冠希身上投入的培训等费用共计约一千万人民币(实际费用的证明则是另一个问题),但不管怎么说,即使吴冠希构成严重违约,基于服务期的责任毕竟只是一项财产性的赔偿责任而无法限制吴冠希为其他俱乐部打球的权利(具体到能不能为其他CBA球队打球涉及到在CBA的注册,后述)。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注册办法》第48条下,成为“自由球员”除了没有“试训合同或聘用合同”外,还要符合“以及按有关规定不再受任何合同约束。” 奥神方面出具的律师函中提到了吴冠希和奥神还签有一份《运动员商业事务以及代理合同书》。该《运动员商业事务以及代理合同书》。的具体内容目前无从得知,但就算该协议对吴冠希在20年的期限内为其他俱乐部打球作出了限制,以下两个法律问题仍旧值得探讨:(1)《运动员商业事务以及代理合同书》对吴冠希“打球”的权利的限制是否有效;以及(2)《运动员商业事务以及代理合同书》的签署是不是基于吴冠希和奥神间的主法律关系(劳动关系)而成立的,在《职业篮球运动员合同》得到解除的时候,该协议是否可以独立产生效力。(待续)


下篇:《吴冠希自由吗?》之问题二:吴冠希是否因为《注册办法》第50条而成为自由球员?


【作者联系方式:baileyxu@hllawyers.com; joshwang@hllawyers.com】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