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每个男人都有一个女友机器人的梦

来源:girlrobot    发布时间:2019-11-10 12:42:43




每个人都有性幻想。如果某天有人告知,你任何狂乱的幻想,只要一个智能性爱机器人,就可以帮你全部实现。你信吗?

当然不信,暂时也不用你信,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假如有一个这样的女机器人,与真人毫无二致,能够挎着胳膊跟你散步,你会怎么办?

你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哇!女机器人只用来挎着胳膊?也太浪费了!怎么也得先做做做那事吧。然后,急速盘算,这个财务支出承受得了不?把她藏在哪儿,才能不让女友或老婆发现。

之所以聊起这事,跟那个世界机器人大会没什么关系,虽然前几天才在中国举办。主要是昨晚,跟一个刚回国的老朋友聊了小半夜,主题就是智能机器人。聊着聊着,就往性爱机器人的方向拐弯了。哎,男人嘛。

关键是!这朋友发明过一种智能机器人,还亲手做了两三个。

朋友是个标准的理工男,怎么聪明就不用讲了。他是一家国企驻外机构的老总,驻在国在西亚,是那种对个人私生活管理极严的国家。对,没错,就是某种宗教国家,你懂得的。所以,往来的只有驻外国企的高层,连喝顿酒都得偷偷摸摸,因为该国禁酒啊。

当然是憋坏了。于是,一个智能机器人在他手上诞生了。

这个机器人,被他暂时定位为女性,身高80公分。每天下班一进门,“她”会温柔地喊一声:“大哥,您回来啦。”或者说:“大哥,您辛苦啦,快歇歇吧。”反正比他国内的老婆温和。然后,还会问:“今天发生了好几件大事,需要读报纸吗?你要读政治类?还是经济类,或者娱乐新闻?”然后,他就可以坐在沙发上,翘着脚听读报了。

如果出差,也只要说一声:“我后天去北京。”她就会主动告诉你,北京这两天什么天气,穿什么衣服合适。还会提供一点北京这两天的谈资,让他回去显得不落伍、脱节。

朋友说,“她”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一种信息服务机器人。苹果手机里的siri,也算一种手持的智能机器人,一问一答间,乐坏了多少人啊。但他房间里的这个,依自己的需要,设计得更个性化一些。

比如,“她”还能够根据手机频率,自动识别对方来电是谁。他把手机开在无声状态,下班时间,普通事务不接,但重要来电,“她”会通知说,妈妈来电啦,或者董事长找你,等等。

朋友还给自己的导师设计了一款。老师已经退休,师母去世。他设计的机器人,以师母的声音讲话,会不时温柔地絮叨。老师出门时,“她”会说,今天下雨,注意带伞。天气冷了,记得加衣服啊。老师挺开心的。她还会提醒吃药,以师母的声音读报。到了时间,会问,你要洗澡吗?我帮你把水温调好了。实际上,是他上门给那些设备,比如热水器之类,配置了wifi遥控而已。用师母的音色讲话也不难,只用了师母的录音,解析了音高、音频、音调等参数,设置好之后,机器人一说话,就如同师母在身边。

接下来,该说说性爱机器人了。当然,是未来的机器人。

把你的丁丁伺候得舒舒服服,还是很容易的。说穿了,不就是一个摩擦系数的动态设定吗?材料的质感和你的触觉,甚至皮肤的体温,都容易达到标准。叫床之类,应该更容易。你要法语还是英语,你要四川话还上海话?你要女中音还是萝莉腔?使用说明书上统统都有。

主要是情感交流比较难吧。苹果的siri问答,现在已相当智能。诸如你是男的女的?你穿什么内衣,你会做爱吗,你会放屁吗?siri都有不错的妙答。想来智能化到了一定的程度,更是可以乱真的。朋友说,最难的是人的下意识和潜意识,机器人永远难以模仿,而稍稍聪明一点的人,却可以很容易觉察辨认。

总有一天,性爱机器人普及了,就像华为慢慢抢了苹果的市场,大家都可以拥有机器人。那会是富人用得多,还穷人用得多?

典型的理工男,大多比较呆萌。在谈论了性价比之类的一堆废话后,朋友坚持认为,高档的是富人用,低档的由穷人用。

我对人性和未来都比较悲观。富人才不要什么性爱机器人,富人用的肯定都是真人、真感情;只有穷人才需要那种伪肉体、伪情感。就像现在一样,富人拥有美色以及找到真爱的几率,肯定比穷人大得多。朋友说,高档机器人里,性爱种类可以更多更细腻啊。这就更是笑话啦,真人里,你要SM或者什么其他变态,他(她)也可以全方位提供的。要知道,你是富人啊。

梦,是对现实的反抗。无论男女,每个人都有一个机器人梦。老婆唠叨,动不动就在床上罢工;老公懒惰,一回来就窝在书房打怪升级。真要有了能聊天能做爱,还能让你随便欺负蹂躏的机器人,要你们干什么!

英国系列电视迷你剧《9号》,其中一集情节是这样的:一位女画家,丈夫死于一场车祸。有人向她推荐亡夫的机器人替身,一开始她就本能地拒绝了。可是,一波又一波的悲恸,如浪潮般打来,女画家终于奔溃了。于是,丈夫机器人住进了她家。

似乎一切都与丈夫相同。连私处的一个痣,在她提醒之后,都立即补上了。丈夫车祸前的那段日子,性事已经开始萎顿。而这一位“丈夫”,当然是能力无限,无可挑剔。更了不起的是,“他”还知道两人之间相爱的私密细节,可以跟她共忆往事。

似乎一切完美。只是,当她生气、愤怒,说最绝情的话时,“丈夫”没有像从前那样落泪。“他”说,我应该流泪吗?我可以设定眼泪的。她让他滚出这幢屋子,大雪天里他只好穿着短裤出了家门。第二天一早,她在对真正丈夫的思念中醒来,开窗一看,“他”仍然站在门外的雪地里。问“他”,你为什么不滚得远一点?回答说,有距离设定的,不能走远。

绝望之下,她把“丈夫”带到了一个悬崖边,流着泪说,你跳下去!

“丈夫”回答说:“你确定吗?你真的要我跳吗?”似乎流泪了,但她知道,那泪水是设定的。最终,“丈夫”跟他回家了,但永远住在了阁楼上。他跳不跳悬崖,都没有意义。

你永远无法让他伤心,任何情况下都没有办法。世界上,还有比这种情况更荒唐的事吗?我猜,这可能是机器人与真人之间最大的障碍吧。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