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为何芬兰的手游这么牛?诺基亚居功至伟!

来源:techsina    发布时间:2019-11-21 07:53:55

      今日腾讯发布公告称,经与芬兰手游开发商Supercell协商后,腾讯组建的财团将收购Supercell 84.3%的股权,该交易分三期支付,总金额预计为86亿美元。86亿美元意味着什么?上海迪斯尼造价55亿美元,360最终私有化协议可能是近90亿美元,里根号航母造价45亿美元,朝鲜军费曾经是年均40亿美元——自2010年Rovio凭借《愤怒的小鸟》成功以来,芬兰的优秀开发者可以说是不断的引领手游潮流,有Frogmid、Seriously这样的小型团队,也有Supercell这样的世界收入冠军。那么问题来了:芬兰手游业为何这么牛?



本文根据网络资料整理

作者|蒋云染  编辑|周杨



01.

手游根植于芬兰文化的骨血之中


▲ 芬兰首都赫尔辛基

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一家餐馆里,网站Gamasutra特约撰稿人麦克·罗斯正在为采访游戏公司Supercell做准备。旁边一名在用餐的老先生看到资料上的游戏截图时,双眼放光,兴奋地叫道:“啊,愤怒的小鸟!”然后他开始聊起自己玩过的所有手机游戏。罗斯目测这位老先生应该60多岁了,但他依然聊得不亦乐乎。

之后搭出租车时,司机毫无悬念地跟罗斯聊起了游戏(果然是一名老司机)。他突然想起,在飞机上时,一名空姐曾特意弯下腰,貌似好奇地在看他用手机玩什么游戏。

手游文化已经根植于芬兰文化的骨血之中。


02.

游戏开发者互帮互助 经常“串门”

游戏开发者既是竞争者,又是合作者。

2009年12月,一只“愤怒的小鸟”从芬兰砸向全球。截至2013年6月,这款游戏下载量达17亿次,创造了在全球77个国家和地区的苹果应用商店下载量第一名的神话,并带来超过1.5亿欧元的收益。

在芬兰,出品“愤怒的小鸟”的游戏公司Rovio是家喻户晓的明星企业。然而,Rovio并非一枝独秀。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芬兰有超过150家游戏公司,从业人员超过2000名,绝大多数业内公司从事手机游戏开发,但事实上游戏开发涵盖了所有现有平台。(可能你会觉得这还不够中国的一个零头,但是你要知道,这个国家总共也就500万人口)。在这100多家游戏公司中,初创企业盛行,超过40%的游戏公司成立时间不足2年。


创立于2010年的Supercell被《福布斯》杂志评为“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游戏公司”。2012年12月4日,Supercell举办派对,庆祝其移动互联网游戏“部落战争”成为美国苹果应用商店收入最高的App应用。

几乎就在同一时期,另一家芬兰游戏公司Fingersoft所开发的“爬坡赛车(HillClimbRacing)”成为苹果应用商店上下载量最大的免费游戏。

Remedy出品的“心灵杀手”则在2010年击败“愤怒的小鸟”成为《时代》杂志的年度最佳游戏。


▲ 游戏《心灵杀手》(又名Alan Wake)


除了短短一年时间就吸引了超过6000万欧元(8000万美元)投资资金,当地游戏开发者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是不得不提的一个要素。

在芬兰,游戏开发商经常“串门”,相互交流经验。例如,帕纳宁在DigitalChocolateSumea等多家公司担任高管(真会玩儿)。

Remedy的CEO马蒂亚斯·梅尔林尼曾说:“竞争绝对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百家争鸣对全行业每个人都有益无害。对我来说,将Supercell或Rovio的开发人员召集起来并不难,反之亦然。”

对芬兰的游戏开发者来说,在某些领域他们是竞争对手,但在其他一些领域却是合作伙伴,他们在寻求海外扩张的过程中互相分享宝贵经验。

Rovio在2011年获得约3100万欧元(42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后,还力助Supercell、GreyArea等本地竞争对手吸引国外投资者。这一度成为业界的美谈。同年向Supercell投资约900万欧元(1200万美元)的著名风险投资机构AccelPartners,就同时持有Rovio的股份。


03.

诺基亚,芬兰人的“情怀”

当我们提及芬兰的时候,诺基亚注定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名字。只不过在苹果和三星的光芒下,人们对诺记似乎只能扼腕叹息。但实际上,诺基亚在芬兰游戏帝国的崛起过程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2003年,诺基亚曾涉足基于手机平台的游戏软件,并专门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N-Gage。可惜的是,N-Gage开发出的游戏要么过于简单,要么过于复杂,无法吸引年轻人。所以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兴起后,诺基亚关闭了N-Gage。


但N-Gage并非一无是处。

1
诺基亚的“外包”业务养活了手游小公司

在开发游戏的过程中,财大气粗的诺基亚为追求效率,曾将许多环节外包给赫尔辛基的小公司,Rovio就曾经获得 过诺基亚的订单和投资。尽管诺基亚本身的手游计划失败了,却养活了许多像当时Rovio这样的小公司,让它们在开发中收获了经验。也恰恰得益于诺基亚的投资,赫尔辛基兴起了一批专注于手机游戏的企业。这次转型让芬兰游戏公司“步上正轨”,飞速前行。芬兰的游戏巨头们“相信平板和手机是游戏的未来”。

2

诺基亚的“大裁员”为手游公司输送人才

此外,诺基亚的数次大裁员,给赫尔辛基的游戏公司送去了意想不到的人才机遇——在诺基亚强盛的时代,小公司根本无法与其争夺人才。

被诺基亚裁员的工程师们也成了移动游戏开发的主力军。

3

诺基亚为员工设立创业基金

除了从诺基亚离职,也有部分诺基亚的旧员工选择了自己创业——诺基亚特地为前员工设立了一个“诺基亚大桥计划”,为他们提供2.5万欧元的启动资金(多么伟大的公司:你跟我闹分手,没事儿,你走吧,但是带走这笔钱吧!)。

毋庸置疑,不少诺基亚的前员工选择了游戏产业。

RumilusDesign就是其中的代表。这家公司的四名创始人均来自诺基亚,2012年初,他们决定参加“诺基亚大桥计划”,并成功在微软智能手机上推出了游戏“奇趣火柴棍(Collapsticks)”。

4
一切源于“贪吃蛇”

1997年的时候,“贪吃蛇”在诺基亚6110手机上诞生了,虽然那个时候可能并不是非常重大的事件,但从现在来看,它为现在的手游行业提供了灵感。至2005年,“贪吃蛇”已经被预装到了3.5亿部手机上,这款简单却又吸引人的游戏很快成为了全球现象,这为手机即将成为革命性娱乐设备打下了基础:决定研发“贪吃蛇”的那一刻,游戏就和移动设施连为一体了。


虽然诺基亚是无意识的承担了这一角色,但支持“贪吃蛇”这一游戏既帮助诺基亚建立了全球品牌也让手游成为了消费者和公司考虑的对象。

2007年苹果公司推出的iPhone 3GS,让手游行业产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因为它在两个主要方面解决了手游生态系统的问题:从技术角度来看,iPhone大幅度解决了主要的手机购买问题,从游戏角度来看,触屏控制的出现让开发商们可以有机会创造更好的体验,同时提供更大的游戏空间。

历史浩浩汤汤,这一系列的事件组合起来才导致了一个全新游戏行业的诞生,并最终走向繁荣。


04.

政府和手游公司“蛋鸡互生”

诺基亚确实为芬兰的手游产业提供了一份意外的“遗产”,不过,芬兰手游产业的崛起也少不了政府这一有力推手。

业界和媒体在讨论芬兰手游帝国时,总会赞Rovio两句。在罗斯的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再次致谢Rovio的‘愤怒的小鸟’,芬兰政府现在对游戏业也非常上心,这点很有帮助。”

事实上,芬兰政府对游戏产业的扶持并非在Rovio成功后才出现,两者之间更像是“蛋鸡互生”的关系。

为扶持创新企业成长,芬兰政府在国家技术创新局下面成立了一个名为Tekes的国立机构。Tekes每年能为1500个企业研发项目和600个科研学术项目提供共计6亿欧元的资金支持。

由于Tekes旨在创造长期的经济和社会公益回报,其资金资助不要求任何复利回报甚至知识产权方面的权利,因此很多企业和个人都会选择在赫尔辛基接受Tekes的赞助。

2005~2007年,Rovio从Tekes机构处获得共计40万欧元的资金支持。

那是Rovio公司最困难的一段时间。Rovio创始人麦克和公司主要投资者同时也是他父亲的凯杰意见相左,最后愤而离开。在麦可离开后,Rovio因为倚赖外包工作的经营模式太不稳定,渐渐入不敷出,于是在2007年开始资遣员工。在2009年初时,公司只剩下12人左右的规模。


Rovio公司大楼

如果没有Tekes的支持,很可能就没有后来的“愤怒的小鸟”。

当然,在Rovio成功的带动下,芬兰政府的资助力度也更大,制度也更为成熟。2012年,Tekes特别成立了扶持项目“Skene”,专注于芬兰游戏产业的开发。而在以高税收闻名的北欧,芬兰政府为了扶持游戏产业,还对小型游戏产业得到的投资有一系列的免税政策


 

“在芬兰,只有最平庸的学生

才愿意做公务员”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关注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