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焦点 | 吴亦凡事件发生后,我们都欠给陈冠希一个道歉

来源:CFA1958    发布时间:2018-11-01 10:57:05

1


最近一周,在“分答”上接受的问题,最多得就是:你对吴亦凡事件如何看?


刚开始,出于好奇,我还真回答了几个,因为我当真把此件事情当成了经纪公司对明星的负面炒作方法——而此类方法,打从民国那个时代开始,就开始层出不穷,不少明星“丑闻加身”,炒的越厉害,就越火,这或许就是最早的眼球经济罢。


No news is bad news。不过对明星而言,炒作过头,百害无一利。


后来,再遇到有人问此类问题,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拒绝。


问问题是要花钱了耶!问我?脑子进水了吗?我又不是吴亦凡肚子里的蛔虫。


此时,我只是对这位花季少男感到痛心和遗憾:不错,他们是当红炸子鸡,他们光环加身,他们腰缠万贯。可他们也是普天下最孤独、最寂寞、最可怜的人。


他们不能过普通人的生活。他们火的时候,表面绽放笑容,却在经纪公司的控制下、粉丝毫无节制的诉求下,迷失着自我,大白天上街也要戴着一个昂贵又可怜可笑的蛤蟆镜,遇到再诱人的美食,也得为形象的健康而强弩着拒绝;不火了,人走茶凉了,看着一批又一批新包装出来的"TFBOYS"们在媒体簇拥中“东方神起”,只能无可奈何地在house中落寞地度过前路迢迢、寡淡无趣的人生。


于是,他们中的不少人,空虚了,失意了,抑郁了。这些年来,因为媒体的炒作和社会环境的逼迫,我们所目睹的明星患上心理疾病甚至吸毒、自杀的例子还少吗?


打从有电影,有娱乐产业这一说之后,这种杯具在中外就屡屡不绝。


我在上影节期间看了一个叫《我们是X》的纪录电影,讲得是以林佳树为首的日本最当红的一个视觉系摇滚乐队的故事。我过去曾经也觉得这些日本艺人打扮地“阴阳怪气”、有点非主流,可看了《我们是X》,我心里有了彻底的改观,在听了林佳树的采访自述之后,我挺感动。摇滚乐手真不容易啊!一个乐队中,就有两个核心成员自杀,另外一个主唱被邪教洗脑长期脱离团队,他们的生活,于光鲜亮丽的舞台之外,到底是怎样的?


想来,还是我们普通人幸福啊!


生为明星,你的周遭一切都是被人可以无尽的挖掘和消费的,你再没有了真正的自我,你的当下以及你的历史和未来,都可以任人涂抹。


从这个角度来看,吴亦凡是无辜的受害者;而好在,他还算是个幸运儿。


在吴亦凡事件发生后,我注意到,公众对于明星隐私的消费已经日趋理性——如今那种把明星隐私当笑话、甚至当丑闻来猎奇观看的态度,已经好了很多,这不得不说是社会文明的进步。吴亦凡是明星,也是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有选择情感甚至性向的自由,他没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要面对公众和媒体的诘问、奚落和嘲笑?


这事儿,近的让我想起大表姐的裸照事件,詹妮佛·劳伦斯的态度和公关处理方法,堪称业界标杆:不卑不亢不流泪,我的身体我做主!没人可以说三道四。


远的则让我想起当年的陈冠希事件。那会儿,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没有抵挡住猎奇和欲望的诱惑,我毫无节制地从网络上接收着一个个充满禁忌和诱惑的文件包,最终成为了“加害”他的社会一份子。


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我为自己当年的无聊和盲从而感到羞耻。


我很宽慰地看到,今天的吴亦凡事件出现后,大众心态的缓和与理解:也由此联想到,我们也许都欠给当年的陈冠希一个道歉。


梁漱溟曾经发问:这个世界会变吗?


会好吧。我想。


2


韩国当下最红导演罗泓轸终于要携最新力作《哭声》下月来中国参加影展了!


可惜,去的既不是北影节,也不是上影节,而是FIRST青年电影节——一个比起京沪两大官办电影节,还缺点名分和身份的“小”平台。


可“小”又如何?过去黄渤去了,姜文去了,如今王家卫来了,罗泓轸也来了。


在中国这个环境中,做一个电影节何其难也。FIRST青年电影节坚持了10年,养育出了今天的硕果累累。


我们要向FIRST的同行表示祝贺和敬佩,也需以此事时时自省。


于是,今晚9点我将受邀在知乎举办第一场Live,内容就是——“如何办一场有中国特色的国际电影节”。欢迎大家按照本文末尾的方式,围观收听交流。


3


金雅琴奶奶去世了,她以《我爱我家》和《我们俩》中的表演为人熟知。


仅仅一周,北京人艺接连三位艺术家去世,令人震惊。


我们在几个月前便在电影资料馆安排好了7、8月的国片放映计划,这当中7月就有金雅琴的《我们俩》,凭借此片,当年80岁的她获得东京国际电影节影后殊荣。


所以当今天收到她逝世的信息,想想下个月《我们俩》“命中注定”的“纪念放映”安排,我也一时间有些感情复杂了。


这种“巧合的”事情,在我过去十年的电影资料馆节目策划生涯中,已经有些巧合的有些太多了——有时,我都有些不敢再去轻易地为还在世的艺术家做回顾展活动。


当然,我并不是说我已经神经脆弱于此了。我不是什么命运的判官,我只能慨叹:人生也许便是如此吧。


这也让我想起最近一系列山田洋次的片子,从《东京家族》到《如果和母亲一起生活》到《家族之苦》,总是从当中感受到风景的凋零、人物的衰老以及家庭的分离破碎。山田洋次剧力雄浑,导演炉火纯青,且往往与故事中加入轻松幽默的调调,一如他的前辈小津那般。


不过,在我看来,一切皆是以悲剧收场。


既然悲剧无可避免,那唯有希望我们都能过好现在的每一天,好吗?


知乎Live | 9点到10点半,我将受邀在知乎举办第一场Live,内容是“如何办一场有中国特色的国际电影节”,内容关乎电影节策展、艺术影院/院线发展和艺术电影推广,感兴趣的朋友欢迎围观,点击“阅读原文”进一步了解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