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吴承恩捉妖记》第三章 夜袭

来源:wuchengen2016    发布时间:2019-08-30 08:50:58

虽然漫山遍野净是蛛丝,但是通往那蜘蛛精盘踞洞穴的方向依旧格外好认。吴承恩和青玄上山的路上,几乎是尸横遍野:大大小小的蜘蛛尸体七零八落,喷溅出的墨绿色汁水铺出了一条血路。        

“这几个人身手可以啊……”吴承恩小心地下脚,防止自己踩到这些粘稠的汁液,同时有感而发地赞叹了一句。

毕竟青玄和自己只是晚了一炷香不到的时间上山,而前面的几人已经披荆斩棘杀出了一条小道;眼下,即便他们俩已经到了半山腰,依然没有追上那几人的背影。


可见前面上山的那三人脚程之快、身手之高,并没有被沿途的蜘蛛们耽误些许功夫。

青玄并没有做声,单单瞅了一眼附近的那些妖物的尸首——这些妖物大部分的背部都呈现出嫩绿色的花纹,蜘蛛脚末端的爪子虽然锋利却也几近透明,看来都是些刚刚孵出来不久的幼虫而已。

虽然说这些蜘蛛格外凶猛,獠牙和尖爪也格外锋利,但是充其量只能算是猛兽。

真正的除妖,还没有开始。


吴承恩和青玄有意加快了步伐,终于在洞穴口处见到了那个在村子里灰头土脸的道士。

准确的说,吴承恩和青玄是听到了铜铃声,才认出了眼前的人。


洞穴口侧挂在一片山脊之间,显得异常宽大,足有两丈余高;而洞穴门口,悬挂着厚厚一层蛛网,门帘一样垂在地上,仿佛一张屏障。这层蛛网和山上随处可见的蛛丝略有不同,织网的蛛丝足有人类的手指头般粗细;蛛丝表面丝毫谈不上光滑,反而是充满了密密麻麻的倒刺。但是,这张蛛网与看上去的厚重感不同,竟然还可以随风微微荡漾,十分诡异。

那道士已经被缠进了蛛网之中,正在尽可能地扭动着自己的四肢;道袍已经被割出了七八道口子,身上也是血淋淋的。他左手的铜铃一直声声作响,右手的桃木剑也在徒劳的劈砍,却不能斩断这些在自己身上越绕越紧的银线。蛛丝密密麻麻,道士的动作越来越小;蛛网周围蹲伏着不少蜘蛛,似乎对于落网的猎物无动于衷。


“救……”道士挣扎之余,抬眼终于扫到了身后的吴承恩与青玄,拼尽全力深吸一口气喊出了一个字。

显然,这么做是不明智的。

在道士吸气之时,几条蛛丝顺着这口气飘进了他的嘴里;一下子,道士上下嘴唇都被蛛丝上的倒刺割破继而缠绕,眼下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睛也开始向上翻,看来撑不了多久了。

吴承恩心下一动,向前迈了一步,右手伸进了左边的袖管之中——青玄抬手挡住了他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冲动。


“人命关天!”吴承恩急急地对青玄说,却看到青玄只用口型对他说:“有人监视。”

吴承恩立刻咽下后面的话,静静地站着,只见因为暴晒而干裂的地面上,两个巨大的阴影慢慢地盘旋着。

每个阴影都有尖锐的头部和六个扇动的翅膀,忽远忽近,静默的空气也被扇动出细微的唰唰声。

两只六尺乌鸦。吴承恩和青玄交换了个眼色。


青玄看了看那道士,慢慢走了过去:“从南秀城一直跟了过来,估计是冲着我们来的。你已经在朝廷的人面前露了相,眼下万不能让人看到你的招式。”

吴承恩愣了一下,悻悻然放下了自己的右手,然后发泄似地踢了一块脚边的石子。

青玄已经走到了蛛网旁边,轻轻伸出右手,拽住了那道士的手臂——但是即便这动作再轻微,也很快被几根锋利的蛛丝缠了上来。


“小心!”吴承恩忍不住开口提醒道,却才看到青玄藏于袖中的左手已经捏起了念珠。只听得一声溪水的响动,道士忽然被青玄从密密麻麻的蛛网里拖拽而出,甩在了地上。更神奇的是,那道士浑身上下,竟然没有带下来一根蛛丝。

道士躺在地上气喘吁吁,但是依旧点头致谢。

“咱们进去。”青玄朝着吴承恩招手,然后对那道士说道:“大师烦请您继续摇您的铜铃,我们一会儿出来后再带您下山。”


道士点头,疲倦的抬起手,握着铃铛轻轻晃摇。

吴承恩略有不解地看了一眼道士,但还是走到了蛛网帘之前。青玄照旧是左手捏紧藏起来的念珠,然后右手拍了一下吴承恩的肩膀。

溪水声之后,两人已经从蛛网正面横穿而入,片叶不沾身。洞穴之内,可谓伸手不见五指;身后的洞穴口,从内望去也只有微弱的光亮。

“一把火烧了这蛛网不好吗?起码有点光亮。”吴承恩摸索了一下四周,发现连脚下的路都看不清楚,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留得这蛛网,起码能困住六翅乌鸦一段时间。”青玄显然是有着自己的盘算。果然,蛛网门帘微微掀动,同时传来了乌鸦的声响:看来那畜生也想要有样学样跟进洞穴里来,却被门口的蛛网缠住而不得脱身。

吴承恩这才点头,然后俯下身,从自己的行李里面翻扯出了一张宣纸,平铺在地上;然后,吴承恩在自己的左袖里摸索一番,拿出来了一根笔。


“说起来,你让外面那道士摇铃是什么意思?”吴承恩趴在地上,舔了舔笔尖后,在宣纸上小心地书写着什么,顺势朝着青玄问道。

“他手里拿的是避妖铃。”青玄回答道:“只要铃响,周边的妖物便看他不到。否则,刚才那些蜘蛛早就啃了他了。”

“不错,这法器携带方便,使用简单,回头有空我也寻摸一个去。” 吴承恩说着,收起了毛笔匆匆爬起;而他手里的那张宣纸正中,书写着一个“灯”字。说也奇怪,刹那间,洞穴竟被那宣纸微微照亮。

洞穴之中,遍布洞口、石路,错综复杂攀附交错,几乎辨不清方向。而青玄借着这层光亮,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洞口:旁边的石壁上,落着一道清晰的刀痕。

吴承恩点头,看来这便是那个什么金刀震九州选择的去处。


两人快步前进,走了百十来步之后,果然见得洞穴里面豁然开朗,竟然是一片方圆几十丈的空地。借着顶上山脉的豁口洒下几分光亮,倒也算是一片人间仙境。

眼下,那金刀大汉正站在这片空地正中,闭目而立;而右手的金环大刀上面,沾染了不少汁液。

吴承恩见得光亮,匆忙撕掉了手里的那张宣纸。青玄则是拉了一把吴承恩伏在地上细细勘察,没有贸然上前。

洞穴里格外安静,只能听得几声“嗖嗖”的细响。

几个庞大的身影,灵巧地侧身匍匐于石壁之上,以极快的脚程移动着自己硕大的身躯。爪子落在石缝之中,发出了窸窸窣窣令人不舒服的坚硬声响。


“两只。”青玄仔细听了一会儿后,小声对吴承恩说道;而吴承恩只是看着那金刀汉子,不无担心:“他行吗?”

话声未落,一只如同耕牛般大小的墨绿蜘蛛猛地蹿到了金刀汉子身前几丈的位置张牙舞爪;后背上更是齐刷刷睁开了几十只血红色的眼珠子,瞪视着那金刀汉子。

金刀大汉看得于此,立马抡刀而起,朝着那妖物劈去——那妖物似乎不甘示弱,直直奔着汉子冲了过去。

只是,在他身后的青玄和吴承恩却看得清楚:前面那只蜘蛛其实只是在遮掩视线,真正的杀招却是另一只潜伏于金刀汉子身后的蜘蛛。只见得汉子身后的那只妖物无声无息地落地,缓缓张开了自己锋利的口器,然后朝着那毫无防备的金刀汉子的脖子处就是一跃!

噌的一声。


吴承恩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是的,那个震九州确确实实是朝着自己面前一刀劈出——只不过这一刀砍得实在是有失水准;刀口落下的位置,明显是砍空了的架势。

但是,那只背后的蜘蛛明明是奔着汉子的脖子而去,半空里竟然中了邪一般,径自朝着刀口落下的位置攀了过去。

也就是说,明明无论怎么看,吴承恩都认定震九州这一刀是劈空了的;但是他身后那蜘蛛却主动硬生生顶到了刀锋之下,脑袋被劈开了花。


同样被这诡异的一幕镇住的,还有金刀汉子面前那只大蜘蛛;看起来它也算是粗通了人性,百思不得其解为何自己的同伙会如此送命。

“来,到你了。”金刀汉子脚踩在死去蜘蛛的头上,用力拔出了自己的兵器,同时招手对面前活着的蜘蛛说道。

大蜘蛛似乎谨慎了不少,左右攀爬了几步,似乎明白眼前这人有些本事,不肯上前。

“既然你不肯过来,那我只好请你过来了。”金刀汉子耸耸肩,见得那妖物如此小心,始终离自己七八丈远而不肯近身,索性再次举起了手里的金环大刀,然后双手握刀,朝着自己面前猛然一个横劈——


吴承恩这一次清楚地看到,那本来小心翼翼、死活不肯上前的大蜘蛛,竟然和刚才的牺牲品如出一辙,中邪似得径自猛冲到了刀锋的位置,然后被震九州一刀劈成了两半。

“原来如此。”青玄仔细看了看,明白了个中玄机:“旁门左道。”

吴承恩反而是越看越觉得有趣:“这个震九州到底是什么妖术?”


“和门口那个道士的法器差不多。”青玄轻声说道:“那个道士手里的是避妖铃,摇晃起来就能让小妖对他视而不见;而眼前这人,刀上的金环正好相反,乃是引妖铃。他只要抡刀时晃动一下刀身,发出动静,妖怪自然要奔着声响发出的地方一探究竟。”

“只不过,发出动静的位置,正好是刀锋……”吴承恩听完后扫兴地点点头,仿佛一个好玩的戏法被人说破了一样委屈。

“是的……”青玄拍了怕身上的尘土,似乎是准备站起来,完全没有理会失望的吴承恩:“他为了加强引妖铃的功效,才特意用的九环大刀。九个引妖铃一齐作响,也难怪那些蜘蛛争先恐后上去送命了。”

“这倒是方便……”吴承恩语气里有些不爽,仿佛这些年自己磨练的技艺算是白费了。


“但是,这些伎俩对付小妖还好,如果这汉子遇到了这洞穴的主人……”青玄脸上带着一丝担心,显然觉得这个所谓的震九州和外面的道士只能算是半斤八两:“不行,我得去喊住他。”

“这洞穴的……主人?”吴承恩探了探头。

“喂!震九州!”青玄朝着前面喊道。

金刀汉子似乎吓了一跳,猛然转头,才看到了吴承恩和青玄。

看清两人后,金刀汉子轻松了不少,亮出了一个嘲弄的表情。


“你们来这里做……”话声未落,金刀汉子忽然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他低头一瞥,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脖子上竟然被套上了蛛丝——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那蛛丝忽然一绷,将这金刀汉子生生原地拽起,吊在半空中打晃。汉子满脸通红,手中的金刀已经脱手,双手只能徒劳地死抠着脖子上的蛛丝。

“救人!”吴承恩恍惚了一下,转眼醒过神来,起身就冲了出去。

“小心,来了。”青玄说道,捏紧了左手的念珠。


一个高大的人形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这次吴承恩看清楚了,这身影确实是走,不是爬——虽然这身影几近人形,但是却是四脚四手,肚子如同水缸般粗细。他的脑袋上此时竟然还没有五官,只有一条硕大的舌头突兀地露在外面,垂到地上。

不用青玄多说,吴承恩也知道眼前这个成了精的蜘蛛不好对付;看来一开始就要拼尽全力了。思及于此,吴承恩第一时间亮出了藏在袖中的毛笔,然后一跃而出!

那蜘蛛精虽然不晓得眼前这人打算干什么,但还是抬起一只手——那只手相比较于蜘蛛精的身段来看,显得那么硕大,而且还是八根手指;只见手心正中微微隆起,继而喷出一张硕大的蛛网,横着将跃在半空的吴承恩盖在了地上。


吴承恩挣扎几下,发现这张网虽然不沉,但是极为黏稠,硬是把自己粘在了地上起身不得。

“不是都说了让你小心吗!”青玄忍不住责怪一句,动作上倒是没有丝毫迟疑,直接跃步向前,挡在了吴承恩和那蜘蛛精之间,左手亮出念珠做出了合十的动作。

就在此时,忽然间在青玄的背后,传来了一声声由远及近的熟悉的怪叫。

“哑~哑~”


青玄不可置信地回过头去;是的,那只六翅乌鸦,已经挣破了洞口的蛛网,跟着二人的踪迹飞了过来。照旧,那乌鸦不急不缓地落在附近,歪着脑袋啄啄翅膀,继而饶有兴趣地盯着地上的吴承恩。

“不要动……”青玄悄声说道,却没有能够劝阻地上的吴承恩继续挣扎。

“现在让我出去!上面那个什么九州快不行了!”吴承恩吃力地说道;抬眼望去,那金刀汉子挣命的双手已经渐渐用不上力气,嘴角也涌出了胃液。


蜘蛛精看着眼前这一幕,似乎有些不明所以。顿了顿,它再次抬起另一只手,但是这一次喷出的是一根悠长的蛛丝,远远甩了出去,准确地套住了那只看热闹的六翅乌鸦;六翅乌鸦似乎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幕,一下子又被蛛丝拽着,拉扯到了蜘蛛精手里。

这次,青玄和吴承恩都看清了那蜘蛛精的动作。想必刚才那金刀汉子也是被这一招套住了脖子,现在吊在洞顶上等死。

虽然落入了妖物手中,但是那六翅乌鸦似乎完全不怕,只是继续刺耳地聒噪着,同时用力扑楞着自己的翅膀,时不时还用鸟喙啄上一口那妖怪的手指。在旁人看来,与其说那畜生是在蜘蛛精手里挣扎,倒不如说是在挑衅。


趁着蜘蛛精和乌鸦分神的空档,青玄从蛛网之中一把拽出了吴承恩。

“你用纸鸢送我上去。”青玄抬头看着吊在半空的金刀汉子,对吴承恩说道:“我去救他下来。”

“好,稍等!”吴承恩揉了揉手腕,从背后掏出一张宣纸,用舌尖舔了舔手中的毛笔,准备落字。

忽然间,一声惨叫,打断了青玄和吴承恩两人的行动。他们抬头望去,看到那蜘蛛精显然已经被六翅乌鸦触怒,继而手上用了力气。


六翅乌鸦再也叫不出声,看来是被攥碎了内脏,嘴里面开始流出猩红的血水,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继而血流如注。蜘蛛精满意了不少,随手将握着的鸟尸甩在了地上。

只不过,这乌鸦嘴边的血水流得有些异样,就连那蜘蛛精也有所察觉:为何这只乌鸦仿佛咕嘟咕嘟吐不尽腹腔中的血水,这血仿佛决裂的堤口流起来没完没了。

而落在地上的腥血,却也没有融入泥土,反而越聚越多,渐渐地涌成了一汪血池。

“麻烦了……”青玄说道,似乎不再急于救人。


一只枯黑的手臂,从那滩血池之中猛地伸出,摸索一番后扶住了附近的地面;而后,一个枯萎的身影,借着刚才那只手用力一撑,整个从血池之中攀爬而出,毫不忌讳地蹲伏在蜘蛛精的身边。

地上的那滩血水自动聚集于这人的脚下,顷刻间便被悉数收入了这人体内。这人心满意足,终于站直了身子,扫视了一下周围,先是俯身将那死去的六翅乌鸦捧在了手里,继而用带着哭腔的声音淡淡问道:

“两个问题。第一,你们四个,谁招惹了我的鸟?”

没有人回答。


这人似乎也不见怪,摆摆手自顾自继续问道: “无所谓了。第二个问题,你们四个……谁是吴承恩?”

吴承恩本能地张开嘴,刚要回答,青玄急忙拦住了他。

但是这个动作没能逃开那人的双眼。


那人苦笑了一声,抚摸了几下手里的乌鸦,淡淡说道:“在下锦衣卫镇邪司,血菩萨。既然人到齐了,那么……”

那六翅乌鸦忽然拍了拍自己的翅膀,重新站了起来,耀武扬威地在自己主人手里发出了一声凄厉的鸣叫——

“咱们开始吧。”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