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见人爱理不理不是傲慢,是真有病……

来源:whwb82333333    发布时间:2018-08-23 10:07:56

最近

欧洲杯正如火如荼

作为一个伪球迷

看比赛的时候,经常苦恼:


“ 外国人怎么都长一样

      到底是哪个犯规了


猝不及防的提问!

下面三个外国人分别是谁?



回答:

分 别 是

安南、曼德拉、摩根•弗里曼


我承认这个有难度,

换几个简单点的~


但可能对于一些人来说,

同根同种的同胞,

他们依然认不清,比如:


「 白百何和王珞丹分别是谁? 」



「 董璇和佟丽娅分别是谁? 」



「 李小璐和周迅分别是谁? 」




一脸蒙圈?

除了她们确实长的相像之外

可能还有一个原因

你有“脸盲症”

……










来源微博 @蚊子动漫


| 脸盲到亲妈都认错 |


武汉晚报记者武叶就遇到过。前段日子,一名熟识的读者找她咨询:“你听说过脸盲症没有,哪里能治这个病?”


据他讲叙,读中学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认人认不清楚。走在大街上,他好几次把别的妇女认成了自己的妈妈,还上去打了招呼。其后的尴尬,可想而知。


“这么多年,我一直掩饰自己的这个缺点。我总是冷冷的,几乎不主动跟人打招呼。”他说。这一点倒是实情。


记者认识他已久,也注意到他待人接物时的“傲慢色彩”——他要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要么是两眼常望青天,要么是眼神中空洞无物。一位朋友曾向记者“投诉”过他:“我们已经见了好几面了。你再次跟他打招呼,他好像不认识你一样,表情很茫然……”


一个连自己妈妈都认不清楚的人,真是一个苦孩子。“前天,我又遇到一个尴尬事。”他接着讲:


我进电梯,里面站着一个人,我看了她一眼,就把脑壳转开了。这个人,我压根不认识。可突然间,她喊我:叔叔,你怎么也在这里呀?听说她的声调,我觉得耳熟,但还是没有想起来她是谁。


我只好冲她笑笑。她接着说:你过年带给我家里的水果,我爸爸妈妈说很好吃。我脑子的电路接上了,我知道她是谁了。但我要掩饰自己“恍然大悟”的样子,装着平淡地扯了其他的“也是”,然后就分开了。


我在网络上检索过一种病,叫脸盲症,跟我的情形很像。我一直也不愿意承认。可电梯里这个孩子,是她打小我就认识的,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我想,我是真的有病。


| 秘密来自二战? |


记者加入了一个医生群,里面有武汉、南京、北京、海南乃至在美国生活的两百多名医生。记者在群里询问关于脸盲症的事情,没有一个人表示自己接诊过这类病人。倒是一位在美国搞医学统计的人,幽默地发来了英文版的维基百科。


随后记者又询问武汉各大医院的神经外科,也没有医生接诊过这类病人。


可在网络上,关于脸盲的信息,可真不少。比较有影响的一篇来自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文章。这篇文章里,是这样解释脸盲症的秘密的。


面盲症正式发现,只有几十年,而且还诞生在很不寻常的地方。在枪林弹雨的二战前线,一发弹片击穿了一位德国中尉的脑部,弹片取出之后,他不但活了下来,而且一切正常,除了一样:所有人的脸对他来说都消失了意义,无法辨别, 甚至包括他自己的脸。


当主治大夫Joachim Bodamer让他的妻子穿上护士装和其他四个护士站在一起,他找不到她,他看到的只是五个护士。他的视觉完全正常:这是鼻子,那是眼,合起来就是一张“ 脸”,但是这张脸属于谁,他就搞不清楚了。


| 这是一种脑部神经病 |


疑问只到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才得到解答。“脸盲症”正式的说法是“面部辨识能力缺乏”,全世界约有2.5%的人群患有不同程度的脸盲症,以中国人口14亿计算,我国大约有3500万的脸盲症,为数不少。


对大脑进行扫描,发现病人在视觉上没有发生任何问题,但在认知人脸上起到基础功能的脑的一部分受到损伤。脸盲症在表现上大体可以分为两类:


一种是统觉性脸盲,简言之就是看不出两张脸有啥不一样,但他们对着装、发型、嗓音保有敏感,可以通过其他特征认出熟人。


另一种是组合性脸盲,他们能看出两张脸不一样,但就是叫不出名字,也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 


对正常人来说,大脑的人脸识别功能非常强大,但对于上述两种脸盲症患者来说就是天大的难题——统觉性脸盲症患者往往枕叶或颞上沟受到了损伤,以致对人脸的差别“视而不见”;组合性脸盲症患者则常常是梭状回受到损伤,无法将看到的五官组合起来,也无法调动回忆。


除了脑损伤,还有2.5%的患者是先天性的大脑发育异常,而且呈现出家族聚集性,目前尚未定位具体的基因位点,但推测这是一种常染色体遗传。


| 缓解有方、治疗无方 |


可惜的是,目前医学界还无法治疗如此精细的大脑器质性损伤。但武科大天佑医院精神医学科主任胡一文给出了脸盲症缓解良方:训练患者更多地分析嗓音、观察肢体,尽量用其他特征代替人脸。


比如,训练出良好的听觉,从声音的音调、音色、响度来判别一个人。另外,还可以转移性记忆,可以记住对方的一些小特征,比如脸上有没有特别的痣,还可以通过发型或者走路时的动作来区分。


“信息深加工的方式也可以帮患者记住别人的‘脸’。”胡一文举了个学英文单词的例子。他说在学习单词表时你不应当只关心单词本身,甚至还要考虑单词的发音。记得最牢的是那些意义与自己期望相符的词。


涉及到面部记忆时,也可以用这一方法,把一个人的名字和其面部形成联想。用名字给自己提示,然后再将该提示对号入座到这个人的外貌。


| 重度脸盲症该怎么办? |


想象一下自己生活在一个全是陌生人的世界,身边的朋友、同事都不认识,孤单、没有安全感、恐惧等感觉会让人窒息。


向记者报料脸盲症的读者,干工作并没有任何偏差,也没有任何一个同事知道他内心中的煎熬和秘密。


或许,他已经找到包容自己缺憾的处世之道:他有时也一改傲慢,给任何人都是那么“发自内心”的微笑,从不主动骚扰别人,静静地做自己的事情。


有心理学家对这种病的建议就是:


既然没有找到治愈的途径,最好的办法就是接纳自己。



你有脸盲症吗?

你也是一名孤独的“受害者”吗?

来,说出你的秘密,

右下角“写留言

一定会找到组织!







来源:武汉晚报 · 现代健康报

采写:武汉晚报记者谢东星 武叶 王恺凝

(图片来自网络,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出品 | 武汉晚报新媒体

编辑 | 余乐  版式 | 胡肖

商业洽谈 | 18402711769(杜鹃)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