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改革开放,两代人的观念在冲撞。

来源:YOUTH-POWER    发布时间:2019-04-14 20:26:07



思考是对自己的尊重。



改革开放,
世人的观念在改变,但青年人与父母,对世界认知的节奏并不相同。


1970年代末出生,伴随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青年,记忆里多是90后、零零后不能理解的事。


郑杰第一次吃馒头,还是五岁时在城里的姑姑家,他一口气吃了三个,觉得美味极了。另一幅让他印象深刻的画面是,他父亲骑着头牛,他的祖母小心翼翼地用辘轳摇出井水给牛喂饮。之所以小心翼翼,并不是因为怕水洒了,而是担心邻里们议论他家富有。


01


该不该致富,曾让两代人争论


那时,郑杰家是村里为数不多有头牛的家庭。再向前推二三十年,他们家是村里的地主。在土地改革中,亲身经历了“斗地主”的郑杰奶奶,担心再度过上富裕生活会给家人带来不测。


改革开放后,生活越过越好,郑杰经常听到爷爷奶奶念叨的是,“没见过这么过日子的,过去地主一大家族人过年也就吃一头猪,这几口人杀了一头猪一点也不卖”。而郑杰的父亲继续过着在父母眼里“胡吃海喝”的日子。


郑杰的奶奶会经常劝郑杰的父亲:“一家保暖千家怨,如果世道变了,你们抓紧离开这村子”;“够吃够喝就知足了,不要再跑到城里去发展了,哪天世道变了,财产都成别人的了”。


而郑杰的父亲,每天坚持听收音机,然后告诉父母,改革开放了,不会倒退。两代人常为此争论不已。郑杰奶奶的忧虑,在如今认为追求财富可以实现某种人生价值的人看来,觉得不可理喻,但在改革开放初期,的的确确真实地存在着。


改革开放,给了青年人独特的机会,青年人和父母、长辈的观念,也因此经历了那一时代独有的冲撞。


02


炒股,被长辈认为赌博


高敏,是一位在改革开放初期发家的新闻记者,在1990年代,敏感的她发现了东南沿海的突飞猛进,和丈夫在东北老家毅然辞职到深圳打拼。一个寻常的报道机会,一位被国营企业以莫须有罪名辞退的会计找到了她,爱打抱不平的高敏写了篇批评报道为这位会计伸冤。高敏当时没想到,这位会计使她的人生发生了重要的改变。


一天,正在采访的高敏路过刚开业的深交所营业厅,碰巧遇到了那位会计,后者正和一群人在那里交换票据。那位会计告诉高敏,她们买卖的是股票,高敏在这位会计的引导下开始投资炒股。


这在高敏的父母眼里简直离经叛道。但两三年后,高敏靠在中国股市的第一次牛市赚的钱在深圳买了大房子,让学经济学的兄嫂和认为股票是资本主义社会腐朽制度产物的长辈看得目瞪口呆。


在中国股市早期崛起的第一批大鳄中,多数都未能取得家人的理解。甚至赚了钱也不敢和家人说,一位在深圳赚了第一桶金的老股民,赚了钱回北京老家,把钱装在纸箱子里藏在床底下,因为他的父母一度认为炒股是违法的事。


70后的李阳至今记得,当他在模拟操作了一段时间股票,想多增加点资本炒股的时候,他父亲给李阳的三姑二姨整一圈亲属打了一遍电话,通知大家不要借钱给李阳。如果李阳亏了,他父亲概不负责还款。这让李阳哭笑不得。如今,李阳干脆不和父母说自己炒股了,免却长辈的担心和对他投资冠以赌博之名的“污蔑”。


改革开放后,股市为中国的年轻人提供了新的投资机会,可这一切并不为很多年轻人的父母接受,总觉得炒股不是个正事。父母会拿亏本、输钱的亲属、邻居说事,而喜欢投资的孩子们则往往把“靠钱赚钱”作为努力的方向。


03


辞职创业,却被认定“不争气”


辞职“下海”是改革开放后一些年轻人认为时髦的事。但在城市青年父母一辈的眼里,在大集体里工作,那是金饭碗,是无上的荣誉,甚至农村父母如果有孩子在集体农场务农,也会乐于和村邻讲,自己的孩子在大集体工作,这样说的时候,脸上洋溢着自信。


就是在这样的舆论场下,一批年轻人在改革开放初期,辞去了集体的工作。当然,代际争论也就不可避免地发生。


周革高中毕业后,顺利地进入了一家生产冰刀的企业,在当地算是高收入,可平稳的生活并不能让他满意,他拿着积攒的收入到本市下属的县城开饭店,家里的父母几乎和他闹翻了,打遍了亲戚的电话,希望大家劝他知难而退,及早回来上班。


虽然创业并不顺利,周革也没有返回集体,去了海南,从送水工做起,十几年后,靠自己的勤奋和打拼,赶上了地产兴起的机会,不断买房成了当地的“地主”。房斌毕业于名校的计算机专业,毕业后一度进入戴尔工作,可他却辞去了工作,自己做起了网店。


在父母眼里,一度认为房斌是不争气的孩子,但如今房斌的网店已经是某购物网站排名靠前的代购。“我就不想替别人工作,我就不想做你们给我安排好的工作,我还不是生活得好好的。”


房斌的父亲,经常拿自己遇到的所谓优秀青年批评教育房斌,然而也是奇怪,被房斌父亲赞美的青年,多数在国家经济发展模式转变之后遭遇了生意上的滑铁卢,房斌虽然辛苦地在国外购物网站搜觅舶来品,生意却依然顺风顺水。


久而久之,房斌的创业,房斌的不用给别人打工,渐渐成了父母嘴里在人前的欣慰话语。可,你知道吗?之前,房斌因为自己创业,受了多少来自父母的斥责。


高政在中专毕业后,被父母安排在了一家事业单位的后勤机关工作,朝九晚五地工作了两车之后,高政实在受不了办公室没有“兄弟情谊”的煎熬,看着办公室里的同事不是小姑娘就是阿姨、大妈,只有他一个“雄性”,高政背着父母递交了辞呈。


高政做过导游,客串过演员,总之,他想为自己的事业折腾,只是,事业仍然毫无进展,每次亲友聚会,高政难免受到三叔二姨的谆谆教诲,对此,高政总是淡然一笑,然后依然故我地生活。他相信,他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创业、发展机会。


04


大学谈恋爱,你知道羞耻不


“是谁告诉我大学不要谈恋爱?是谁告诉我没有事业不能谈恋爱,是谁?站出来,我一定不数落死他。”同学群里,一位70后的姑娘在群里大声嚷嚷,其实大家都知道,和她说这些话的,不是她的父母,就是她的老师。


70后的父母多是靠“相亲”成就姻缘的,相信只要有一颗善心,便能过上幸福生活,先结婚后相爱,是多数长辈的经历。艰苦的时代,让他们总觉得谈恋爱这事,并不很靠谱。大学更是神圣的时代,孩子如果上了大学,在70后的父母眼里是骄傲的事,所以,多数会要求孩子在大学时代也要认真学习,规避恋爱。


“我们班里,真正恋爱的也就他们一对。”一次同学聚会上,70后们谈及当初的情感,多数对那对修成正果的同学满口祝福与羡慕。但是,那一代也有了晚婚的借口,如果谁被父母催婚,多数会反驳一句,“高中,大学时,您二老不是天天监督我不要谈恋爱吗?”


恋爱到底什么时候启动合适?七零后听到的父母教导多数是起码要在大学毕业有了工作之后。这一教诲终究被更具独立性格的八零后抹平,他们敢于直面自己情感需求,并跨越了父母的认知,大学谈恋爱,乃至高中恋爱,都不再稀奇。



来源:《中国青年》杂志,第12期,原文标题《改革开放,两代人的观念在冲撞》,P22-P23.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