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呐,我说,又到了白色相簿的季节了

来源:VGTIME2015    发布时间:2019-09-12 12:50:03

游戏时光微信号:VGTIME2015

当雾霾笼罩了整个北方天空的时候,地上皑皑的白雪早已看不真切,仿佛只有出门时的寒意才能让我们感受到冬天已经到来,白学家们这才意识到:“又到了《白色相簿》的季节”,当说出这句时,他们心中或许早已响起了斯特拉斯堡的圣诞钟声。



你的耳边是否想起了斯特拉斯堡的圣诞钟声


“冬马小三”“雪菜碧池”,当这些词汇充斥了几乎整个互联网社区的时候,还捎带上著名的文学家、教育家(想必你们在学生时期都背诵过)鲁迅,有很多人会问:为什么一个小众的Galgame会如此这般地充满生命力,逐渐跻身到大众视野?它的角色塑造究竟如何成功,让“党争”的双方对对方记恨得如此咬牙切齿?


首先,我们应该从党争说起。


党争,代入感,乐趣


你是“养鸡党”?还是“养女党”?


“三角恋”或是“多角恋”,在爱情相关的文艺作品的创作中,似乎永远是那么流行,ACG一贯如此,从早濑未沙和林明美、绫波丽和明日香,再到养女党和养鸡党、冬马和雪菜,捎带着叶奈法和特丽丝,在很多涉及到刻骨铭心爱情的ACG作品中,我们总会找到相似的三角恋,以及它衍生出来的“党争”。



欢迎来到巫师相簿的世界


人们为什么如此专注于党争?无外乎是一种带入感。观众把自己置身于故事中,化身为男主角,把男主角的境遇转化自己的遭遇,以自己的标准来从剧中女主角的不同性格中寻求共鸣,从中进行选择。


《犬夜叉》中,我们化身为那只长着狗耳朵的白色长发妖怪,在大和抚子版略带些苦涩的“前女友”桔梗,和热情似火时不时来句“坐下”满足某些人“抖M”嗜好的戈薇中进行选择;


《俺妹》中,我们化身那个有点“丧尸”、有点猥琐、还有那么一点像自己的京介,在中二病晚期、但温柔体贴的黑猫,和有点暴力、但害羞起来非常可爱、更重要的是“她是我的妹妹”的桐乃中进行选择。



有的时候啊,书名已经决定了一切


甚至有的时候,我们在党争的选择上似乎要更简单一些——天降系【注1】还是幼驯染【注2】,巨乳还是贫乳,御姐还是萝莉,长筒袜还是裤袜,黑丝还是白丝,金发还是黑发——原因仅仅是这个角色的属性自己比较喜欢罢了。


党争更多是热爱ACG的网友们一种表达方式——或是表达自己对某种属性的喜爱,甚至是择偶观,希望未来的女朋友能够拥有喜欢的角色的某种属性;或是表达对某个群体的anti【注3】情绪,“诸君,我喜欢战争”;又或是表达一种审美观,他们不考虑,也不想考虑千棘和小野寺的综合体会否更完美一些,而是简简单单地从金发还是黑发进行选择。



《伪恋》的党争,更像是属性的战争


正是这种表达就诞生了一种乐趣,一种互联网时代独有的表达乐趣——不遗余力地去与“敌人”拌嘴、挑衅,甚至创造出独有的表情包,比如仿鲁迅句式的“我即使是死了,钉在棺材里了,也要在墓里,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____!”(这个由读者自行填写)。而造成的结果是,党争之人乐在其中,“吃瓜群众”也是怡然自得。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也因“鲁迅”的参与,变得更加地火爆


但说了这么多,为什么诸多党争唯独《白色相簿2》成为了“白学”。无论从作品历史和受众范围来看,无论《超时空要塞》还是《新世纪福音战士》,亦或是《草莓百分百》《真实之泪》似乎都更有优势些。


因为——

  

丸户史明把“三角恋”写绝了。


角色的完整性和游戏的特殊性


当丸户史明遇上了深崎暮人,诞生出了《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也创造了颜艺傲娇的英莉莉,有着裤袜的色气值直冲天际的霞之丘诗羽学姐,还有被人称为“圣人”的加藤惠。不过无论小说还是动画,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更多是深崎暮人的人设和插画,丸户史明也算发挥正常,但总觉得“药劲”不够,和《白色相簿2》相比,多少还是差了些。如果真要追究责任,怪也只怪丸户史明在《白色相簿2》中,把“三角恋”写绝了。



提到《路人女主》,请容我发个官方车


首先,《白色相簿2》中,冬马和纱和小木曾雪菜两个女主角不像不少作品中性格亟待补完(如绫波丽的“冰山”和明日香的“火山”),虽说二人都是高中生,但是性格非常完整,成长性也主要体现在后面剧情开展之时。两个人在游戏开场,心智和行事风格已经非常的成熟了,这点与以往的“党争”类游戏就已经有所差别,这点代入感也更强。两人在互相“争宠”的时候,也是极尽能事,比如著名的“白学现场”。



白学现场


再者,是游戏独有的交互特质。无论是轻小说,还是动画漫画,读者们还是被动地接收着作者所传递出的信息。尽管读者可以通过一些形式的反馈来影响作者的创作,尤其在互联网时代,作者和读者的墙早已被社交网络所打破,但信息的传递和接收,依旧是作者主动,读者被动。游戏,尤其是类似于交互式小说式的Galgame,虽说剧情和台本早已被创作者们所构建,但是不同的是,玩家可以做出选择。


在游戏中,玩家可以选择是陪伴着家人被病魔折磨深受打击的冬马,还是选择向雪菜求婚。这个选择是由玩家所掌控的,而不是由丸户“老贼”夹着私货地报复读者(详情请见《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或者是直到最后我们才能知道胜利的归属,而在这之前,读者需要饱受“胃痛”的折磨,尽管有的作品的书名早已揭示了一切(详情请见《俺妹》和《伪恋》)。


但话说回来,二者还是各有千秋的。玩家在游戏中,坚定不移地喜欢某个角色,打出这个角色的True Ending的时候;那边动画、轻小说、漫画的读者,也可以根据目前所释放的信息来讨论剧情的走向,或者干脆创造出来个“角色股”,把对角色的支持量化。



“春学”中的角色股涨跌,为人所津津乐道


但是《白色相簿2》的选择并不是完全自由的,玩家的选择出来的结果与预想的完全相反,而这正是《白色相簿2》的独到之处,也是为什么被人称为“脱宅作”。


怪就怪《白色相簿2》太真实了


某知名ACG角色有个流行于各大社区的名言:


在虚构的世界中寻求真实感的人脑袋一定有问题。



话是没有错,但是一旦二次元世界中的“真实性”映射到现实世界中,无疑会更为深刻。而《白色相簿2》便是最好的例子。


如果不看攻略的话,恐怕几乎每个玩家在第一次玩《白色相簿2》的时候,恐怕总要怀疑自己的立场。在《白色相簿2》中,存在大量的选项陷阱,原本以为是促进关系的甜蜜选项,结果确实恰恰相反,反倒让“自己”与想要在一起的对象的关系崩坏,一步步走向了不可挽回的深渊,结局变成了Bad Ending。当玩家想要竭尽全力地希望和冬马在一起的时候,做出来的选择却是如一个个铁锤砸在冬马身上;当玩家想要极力呵护雪菜的时候,可选出的结果恰恰是最为伤人的。



你猜他们在看什么?


《白色相簿2》中大部分选项中所流露出的“事与愿违”,恰恰是我们生活中绝大部分时间的写照——一天的工作疲劳过后,想要看场电影来犒劳自己,可是临下班前的一通电话让你必须继续坐在椅子上;当想要瘦个五公斤让自己看起来更健康苗条时,但不争气的胃和精美包装的零食,也让最开始的计划化为泡影。


而《白色相簿2》中剧情中的种种走向,不就正是上述现实生活的真实感,对于命运的无力感么?就好像当我们以为可以拯救世界或是干出一番大天地的时候,可是重复性、日常的动作让我们早已磨没当初的信念,照照镜子,不过是个平凡的人。


这时,在经历Bad Ending洗礼之后,躲避开了丸户老贼给玩家所设置的恶意的陷阱,终于与所心仪的对象之间的关系开始逐步步入正轨的时候,我们却发现,被抛弃的另一个人在竭尽其能事地挣扎着、反抗着。有的时候真的开始让我们怀疑这立场——这样的选择究竟是对的么?


这也正是《白色相簿2》所能够成为“白学”的原因。无论玩家如何选择,总是摆脱不了命运,摆脱不了被伤害一方所带来的震撼甚至她给我们所带来的阴影,所谓的True Ending,如果让我翻译,我更倾向于“真实的结局”,而不是“真结局”。而玩家们在互联网中喊出的“小三”和“碧池”,更像是给自己说的自我暗示,叫自己不要动摇站队的决心,不要忘记自己在“党争”的立场。



大家所谓的“小三”“碧池”,更像是自我暗示一般


爱情被世人用“美好”所形容着。这是在这个“爱情”故事里面,也许除了最后的CG,在整个游戏过程中,我们几乎看不见美好,全程都在“伤害”中度过。我们自己所选择、所塑造的春希,更像是软弱、无能乃至悲哀的自己,所以我们叫它“脱宅神作”。<


在“白学”之后,诞生了一大堆“学”——路学(《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春学(《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凪学(《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日文名字《凪のあすから》),甚至是数学(《数码宝贝大冒险tri.》),但是“白学”所带的刻骨铭心程度远大于它们,因为当你翻开“白学”的教科书时,第一页赫然写着你自己的名字,如何擦拭也擦拭不掉。



当我写着上述文字的时候,我所在的城市,白雪铺满了街道,天空中也飘着雪花,路上的人们全副武装顶着凛冽的寒风中艰难地行走着——


“呐,我说,又到了‘白色相簿’的季节了。”


【注1】:天降系源自《天降之物》,指“天降软妹”,与“幼驯染”(青梅竹马)相反,在后宫作品中特指突然出现在男主世界中的女孩子。


【注2】:幼驯染源自日语,与中文的“青梅竹马”意思大致差不多,大意是是从小玩在一起的朋友,在男性向后宫作品中,当然是从小玩在一起的女性朋友。


【注3】:Anti:英文“反对者”,在互联网中经常作为前缀出现,表达对词语后缀的反对之意。


想看更多游戏资讯与趣闻?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游戏时光App,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