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我为什么不愿意当作家?

来源:haobaonet    发布时间:2019-08-25 19:02:27

作者:狸小猫

我一尽量不写情感二不写鸡汤。就这两点基本可以让我和作家绝缘了。




自从进驻简书奉行着两个原则:一尽量不写情感二不写鸡汤。虽然就这两点基本可以让我和作家绝缘了。幸甚至哉,暂不谈传统文坛等级严密的狗苟蝇营,网络文坛也只是成神的窄门,一将功成万骨枯那都是明摆着的事。不过没有供给也就没有需求,一拍两合,仰天大笑出门去,至少我的作品不会荼毒众生。

流水线般生产的网络爆文,举例加论述的模式信手沾来的比比皆是,只是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女,自己心理都尚未成熟又何德何能充当他人的情感导师?用自己或周遭的故事说明很容易将他人的故事写错,这边刚出现个《爱情需要门当户对》,那边就会出现个《爱情不需要门当户对》;这边刚出现个《女生要会作才能留住男人心》,那边就会出现个《女生不要太作》,一来一回眼花缭乱,以至于刚打开文章,只要凡是看到甲乙丙丁戊己庚辛的人名或者七大姑八大姨,一律关闭,当然临走前不忘默默点赞——至少我是个善良的孩子。

作家的共性是什么?我感觉一般洞察力都不错、语言感觉好、善于独立思索、表现欲强;这些特质译成人话其实就是:腹黑、毒嘴、孤僻、自以为是。不说全部作家,至少大半作家都或多或少有这些问题。“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幸福扼杀灵感,而苦难让人文思泉涌。写作这玩意,作为兴趣爱好可以,但是作为专业作为生计,很容易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牛角尖的状态。也许写作需要这种特质,但是现实相处起来就另当别论。一旦没有存在感,自卑与自傲混杂,没准就成了太宰治转世。

柏拉图对于书面文字重要性的推断现在已被人类学家所深刻理解。都瓦西姆曾经说过:“文学是一场杂耍、化妆术的盛宴。是一流魔术师的把戏。”作家受到的政治因素与情感绑架居多。暂不谈已经被炒到烂的“弱有理”“穷有理”各种“我xxxx,又怎么样?”,陷入一种以丑为美的畸形价值观,你若稍有不屑,顿时医闹般上纲上线大打人格歧视牌。我是个嫌麻烦的人,向来坐山观虎斗。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天下熙熙,为利而来。天下攘攘,为利而往。神仙打架,观棋不语。飓风来袭,伏草惟存。

现在网络爆文中流行的心灵鸡汤告诉我们,只要你坚持,只要你玩命,是一定会成功的哟!万一你不成功?每个人对成功的标准不一样,你只要有心灵的满足那也是一种成功。正如英国科学家尼米尔在研究中论证“智商百分之七十五的因素取决于先天遗传。”一样,我不知在座各位的自我欺骗能力如何,至少我是发现:没钱就该死,长得丑有罪,屌丝不是人。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维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所阐述的电视传播娱乐化已经对原始信息再加工得失真。现代作家,或者称写手更为合适?市场化经济中的写作显而是后者。运用这种伪寓言的文学形式来传递信息已然屡见不鲜。肖斯科·罗恩曾经把社会公知称之为一种“木偶般的懦夫”,依旧保持天真而神化的信仰已经是希望渺茫。

正如村上春树所说:小说家就是职业谎言制造者。

那又如何,假作真时真亦假,作家这行当,向前一步是黄昏,退后一步是人生,都是一个岛锁住一个人。你不信?噢对了,文中所有引用的外国学者的名人名言包括人名都是我瞎编杜撰的。

都瓦西姆、尼米尔、肖思科·罗恩三个名字首字连起来:逗!你!笑!

我叫狸小猫,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本文文字为「好报」经授权转载,图片来自网络。欢迎分享至朋友圈、微信群及你的朋友,无须获得授权。其他公众号转载请直接联系作者。



狸小猫

微博读书、简书签约作者,意大利传媒硕士 新浪微博:@狸小猫,黑夜中坚持苏醒的人


狸小猫更多作品




一生那么短,

为何要平庸度过?


这是你拒绝平庸的开始

长按二维码关注

↓↓↓↓↓↓


 好报

做自己的生活大师!



↓↓↓↓↓↓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