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冬天这样吃最上海

来源:DX517517    发布时间:2019-07-10 20:53:43

买一纸袋糖炒栗子,在深夜黄暗的路灯下,且走且吃。身边既不是车水马龙霓虹灯来回变色的闹腾,也没有刚看完夜场电影后散出来的人群汹涌。一个人走在路上是安全的,心里是安慰的,即使是在夜半时分。糖炒栗子吃到一半,一抬头,看到巷口卖红薯的大哥在一盏孤灯下抽着烟,满意且知足。有栗子有烤红薯,这个冬天,不白冷啊。大衣挡不住冬天的寒气,却晓得再紧走两步,就能回到温暖的室内。屋里出乎意外的并不是黑灯瞎火,而是氤氲着熟食的暖气,里面仿佛夹杂着冰糖的香味,然后,就是炖猪脚的香味朝你迎接过来,厨房里正小火慢炖着蹄髈。

我想象中的上海,总是有这么一个画面,每一个冬天夜晚都会上演。

炖蹄髈

炖蹄膀,不论是浓油酱赤的本帮菜还是清炖,只要是炖蹄髈,就让我想起上海的冬天。王安忆老师们的小说里散文中,只要提到上海弄堂生活的,就必定会有一次炖蹄髈的描写,大多是在冬天,在不同的历史环境下,或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一只炖得烂而不化的蹄髈,或是在特殊时期,炖着一只蹄髈,向外宣称是自己吃的,其实自己是吃不到的,炖到差不多了,盛起在一个小盆里,装到网兜里,趁夜送到另一条弄堂里给正在长身体的孙儿孙女吃。炖蹄膀,爱用黄豆,同样的炖法,上海人还拿来炖猪肚。

炖蹄髈是我想到上海冬天的第一个味道,另一个味道,就是腌笃鲜。

腌笃鲜

听到名字就能把色香味想象俱全的汤菜,里面有鲜肉、有咸肉,有鲜笋,有火腿。这是到底是谁想出来的搭配?光是把这几个主料想到一块儿,就有咸香扑鼻,别说还有小火大火轮番的煨制,想到冬天的汤,就想到腌笃鲜。

下沙烧卖

名为烧卖,又有小笼包的多汁。笋和肉的搭配,在上海人的餐桌上没有最多只有更多。一年只卖几个月的下沙烧卖在浦东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其实吃下沙烧卖还是要等到春天,更早一点,冬末春初,就可以排队吃上第一笼下沙烧卖了。

咸肉蒸毛蟹

离秋风起蟹脚痒的季节已经算是很远了,但是上海人吃蟹的热情依然不减,冬天来了,老上海人家知道,咸肉毛蟹,已经等不及上桌了!

蛋饺

用肥猪肉、猪油渣润一下锅,将蛋液倒入锅中,转着锅烘起皮,放上多好的肉馅,来回那么一折,橙黄的蛋饺就做成了,蛋饺可以单吃,也可以煮到白菜火锅里,更是年夜饭上上海人家少不了的一道菜。

砂锅、什锦暖锅

锅里再放点肉皮,肉皮汤和暖锅一起齐活了。

汤圆

八宝鸭、猪油八宝饭

一味偏甜、重油、浓油酱赤是本帮菜广受诟病的一条,上海的年轻人,也越来越不爱吃正宗的本帮菜了,但是每年总有一个时候,饭桌上会上一道填满馅料甜腻甜腻的八宝鸭和八宝饭,一年至少会吃上一顿,这甜甜蜜蜜,带着对新一年的盼头,八宝鸭和八宝饭始终在上海人的餐桌上,占着一席之地。

炒年糕

糟田螺

白斩鸡

爆鱼

“爆”指的是制作手法,油锅热爆,鱼一般用青鱼。先用酱油把鱼腌制一段时间,下锅炸过以后,再用糖醋卤汁浸入味,冷热吃皆可,又是一道上海年夜菜。

四喜烤麸

烤麸是生面筋的一种,四喜烤麸是取的就是四喜丸子同样的意头。

吃不惯上海菜的北方人,可以试试上海人家的冬天菜,如果还有安静的弄堂,去找一条吧,看看能不能在里面找到一家家常小菜馆。

欢迎关注

一点资讯:大雄简单菜

今日头条:美食家大雄

网易:美食家大雄

搜狐:大雄简单菜

微信公众号:美食家大雄

秒拍:美食家大雄

淘宝达人:美食家大雄

言味:美食家大雄

YHOUSE生活大师号:美食家大雄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