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只做怪乐队的主办方|跟朱老师听 161103

来源:doubanartist    发布时间:2019-08-26 17:37:12

也许你对豆瓣音乐首页的编辑推荐并不陌生,你总可以在这里发现有意思的独立音乐人和作品。但你很可能不知道,这些推荐内容绝大部分都是由豆瓣资深音乐编辑朱老师从海量的每日上传曲库里发现的。有的音乐人关注人数虽只有寥寥几个,但朱老师独具慧眼,他觉得有意思的,你一定不可以错过。要是觉得每周编辑推荐的几句推荐语还不够过瘾,就在每周四关注[跟朱老师听],每期他会给大家讲一位音乐人的故事。你怕国内的独立音乐鱼龙混杂水太深?跟朱老师听就对了。


点击上方 豆瓣音乐人订阅公众号




伍思婷是 Kristen Ng 的中文名字,她出生于新西兰的惠灵顿,现在住在成都。伍思婷有一个自己独立运作的博客 Kiwese(kiwese.co.nz),去年和今年,她带领两支惠灵顿的乐队Orchestra of Spheres 和 mr sterile Assembly 在中国进行了全国巡演。


策划外国乐队中国巡演的团体组织并不少,Kiwese 是其中一位异类,只因这两支奇怪的乐队。他们的现场都是怎样的?下文会提到。


Kristen Ng  伍思婷


伍思婷是新西兰的第三代华人了。他的祖父一辈从广东去了新西兰,到她的父母一辈已经只会说英语了(粤语只会说一些厨房用语,普通话则是根本没有机会学)。出于对汉字的好奇与华人的身份,伍思婷先后在新西兰与北京学习中文。在取得一份新西兰的奖学金后,她于2014年前往四川大学进修,后来留在了成都工作。她现在的正式工作是成都今年开张的新场地 Nu Space 的演出经理。


伍思婷曾在北京大学兼职做助教,介绍新西兰的商业与经济。好风光与好牛奶,这就是中国人对新西兰的认知,也是这门课所讲述的内容,这让她非常失望。于是她产生了做 Kiwese 的念头。Kiwi 是几维鸟,ese 是 Chinese 的后缀,她希望在这里介绍新西兰的另类文化,其中可能不是都是“好”的。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问题。在 Kiwese 你可以读到伍思婷写的关于音乐、艺术的文章与采访,还有她旅行时的小故事,都是英文的。


Orchestra of Spheres的主要成员之一是 Daniel Beban,他是惠灵顿的演出场地Fred’s的老板,在那里关张之前,伍思婷常常去看演出,两人因此结识。在去成都上学之前,伍思婷有天偶遇了 Dan,她说起了之前在中国生活的经历。Daniel 对中国很有兴趣,他希望能有机会可以到中国巡演。


Orchestra of Spheres是一个怎样的乐队呢?说起来真的很难找到一个和他们相似的乐队。他们听起来很适合跳舞,有着律动感很强的bassline;但又很容易跳错,因为节拍通常不是我们贯穿熟悉的那种;还有很多的合成器音色,不知哪里学来的各地民俗旋律,天马行空的乱跑,有点像是 Sun Ra 融合了Sun City Girls 和 disco。


对,Sun Ra,宇宙之神。Orchestra of Spheres 的现场演出打扮的像 Sun Ra 一样出位,更出位的是乐器,他们用很多花里胡哨的自制乐器。伍思婷第一次看他们的时候想:这是什么鬼!


Orchestra of Spheres在欧洲已经很有名了,参加过很多的音乐节,但是在惠灵顿他们依然很地下,经常在一些非livehouse的地方演出。


在成都,伍思婷结识了Nu Art Festival/Nu Cafe的组织者谭仲(Nu Space 是其后来的另一衍生物),他们在为 2015年的艺术节做准备。他们希望表演者有更多的多媒体/视觉元素组成,而不是单纯的器乐演奏。伍思婷给他们放了Orchestra of Spheres的MV,大家都震惊了。


于是Orchestra of Spheres获得了2015年Nu Art Festival的邀请,主办方为他们支付了惠灵顿往返中国的机票,以及一笔演出费,他们可以用这些钱做一次小型的中国巡演。刚好Lady Lazer Light那时也在北京的红门艺术空间做驻留,她是Orchestra of Spheres合作多年的VJ。所以最终乐队从惠灵顿飞到北京和她见面,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声影齐备的Orchestra of Spheres。伍思婷和他们一起上路,从一些现场观众的脸上,她看到了自己第一次看Orchestra of Spheres演出时露出的眼神。


Orchestra of Spheres成为 Kiwese 主办的第一个巡演活动。巡演的很多故事可以在后来剪辑的视频中一探究竟。



Orchestra of Spheres 中国巡演的北京记录,包括他们在费家村烧烤店做的一个合成器现场。


今年4月,伍思婷收到了mr sterile Assembly 的邮件。他们在Daniel那里看过了巡演的视频,于是问伍思婷是否愿意帮助他们做中国的巡演。他们要去欧洲巡演,于是可以顺道提前先来中国,甚至他们在发邮件以前,已经买好了抵达及立刻中国的机票。


mr sterile Assembly 也是一支惠灵顿的乐队,但他们更地下。即使是伍思婷,在收到邮件之前也只是听说过他们几次,并没有听过他们的音乐。这支乐队成立已经15年了,他们的成员变化莫测,如果有成员不能演出,立刻会有一名新的成员填补他的位置,连 Daniel 也曾是乐队成员之一,最多的时候台上可能有8个人。


mr sterile 广州


但是在最近的几年,他们的成员只有两个人,鼓手mr sterile 和贝斯手Chrissie Butler。夫妻档的组成让他们更灵活,跟适合巡演。和大多数贝斯+鼓的乐队一样,他们一边是朋克的态度,一边又是自由即兴/前卫摇滚的职业素养;也有些不同,他们使用很少的效果器(只有一块贝斯fuzz,可以制造很多很多的低频),声音很干很原始,音乐很紧凑。两个人都唱,歌词很长,腔调有点怪,二人的配合很精准。


而在现场,他们化着万圣节小丑般的浓妆,时常在演出中间旁若无人的聊天与打诨插科,幽默感十足——并没有刻意的彩排,一切都是随性所至与多年来的默契。


最终,他们用10天的时间,走过中国9个城市,演了9场。在上海他们阴错阳差的在同一天里演了两场,先是在 Space 631 的“闹上海”,由于那里没有架子鼓,他们做了一个极具戏剧感的特别演出;然后有朋友帮助他们临时加入了育音堂当晚的演出,于是他们在space 631演出后顶着一脸怪妆去打车。由于没能看完“闹上海”之后的演出他们觉得深感抱歉,在他们看来这特别的不礼貌。


mr sterile 贵阳


或许你已经发现了 Orchestra of Spheres 和 mr sterile Assembly 的共同点:他们的风格来源都很驳杂,很难有现成的可参照物与之相比较,同时还有浓烈的视觉元素与幽默感,让他们的现场比专辑更过瘾。“或许是因为他们来自一个共同的音乐圈子吧,那个圈子里很多的乐手、影像艺术家、设计师一起玩,大家都是怪人,特别友善的 freak。”


伍思婷说,虽然这种“视觉元素+怪乐队”的搭配并不是 Kiwese 的标准,但将在2017年来巡演的 The All Seeing Hand 却也是这样一个乐队。这是一个三人组,包括一个打的很快很重的金属鼓手,一个用唱盘的长头发DJ,还有一个唱呼麦的主唱(主唱 Jonny Marks 曾花了两三年的时间在内蒙学习呼麦)。金属+电子+呼麦是怎么回事?想想吧。




在现场,The All Seeing Hand 通常将一首首歌曲连成一个完整的表演,很暗黑,很骇人,中间没有停顿。伍思婷希望明年可以带他们去中国的北方,西安、兰州甚至内蒙,见见那里的重型乐迷。


两次巡演都没有盈利。Orchestra of Spheres 勉强持平,mr sterile Assembly 乐队自己支付了路费。伍思婷也支付了自己的旅费,她希望在未来可以为 Kiwese 找到一些文化基金的资助,但它不是一个盈利的项目。


最后,伍思婷为我们分享了她在两次巡演里学到的经验,她还不到26岁,可以学的还有很多。你也想带国际友人中国巡演,这些不妨留作参考:


——要提前到火车站。

——别忘记带乐队吃饭。

——要记账,记录所有的成本与每天的演出费。

——要提前定火车票,并快递送到手上,这样不用在火车站排队。

——要安排暖场乐队。有当地的音乐人一起演出会更好玩,也会有更多人来看。

——不要丢了护照。

——保持畅通的联系方式。在第一次巡演的时候,伍思婷的手机没有3G,只能等到有wifi的时候才能与各地主办方联络。

——对于票房,不要太着急;与当地音乐场景的联系以及巡演本身的经历,才是最重要的。


还有信任,这很重要。伍思婷很感激两支乐队可以相信她,她比乐队成员小很多岁;而现在她觉得自己长大了。


另注:

在新西兰,18岁以上的人才能进酒吧。伍思婷在中学时都是用姐姐的身份证通过酒吧的门禁制度看演出。

Daniel Beban 的Fred's是在一个老教堂里,像客厅一样,那个地方没有年龄限制。Fred's已经被拆掉了,Daniel现在有一个新的场地 Pyramid Club(金字塔俱乐部)。

Daniel Beban 今年又来中国,目前正在北京的红门艺术空间做驻留。11月他会在 fRUITYSPACE 有一系列演出:金字塔俱乐部的北京版本。


点击阅读原文,前往 Kiwses 豆瓣音乐小站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