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世界艾滋病日】家暴X艾滋,双重困难,如何应对?

来源:unwomenchina    发布时间:2019-06-19 10:09:48

“谁叫我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呢?”来自中部农村的女性感染者小王,发出了一声叹息。

 

小王家住在农村,生有一儿一女。以前小王在家什么都是她说了算,就像“女王”一样。但自从发现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之后,小王的地位就从“女王”变成了“女仆”。

 

小王刚查出感染HIV的时候,丈夫经常跑到外边不回家,家里什么事情都丢给她。后来丈夫回家后就三天两头生气,她经常得小心翼翼地说话,一句话说不对就遭到丈夫的打骂。


再后来,丈夫直接领了外边的女人回家,住到家里边,小王还得给那女人做饭吃。小王气不过,和丈夫吵两句,丈夫竟然理直气壮地说,“谁知道你还能活几天?你死了,我好有个预备的。”

在中国,女性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遭受着污名和歧视,也更容易遭受家庭暴力。家庭暴力阻碍了女性感染者获得必要的信息和治疗,严重影响了她们的健康和生命,也影响了她们本人和家庭的生活质量。


女性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状如何?她们的需求是什么?2016年3月1日,中国正式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依照《反家暴法》,如何能更好地促进女性感染者的权利?


基于这些问题,女性抗艾网络-中国组织了一次针对全国7省18个地区的女性感染者遭遇家庭暴力调研。共有457名女性感染者参与问卷调研,其中19名女性感染者参与了深入访谈。本次调研由联合国消除对妇女的暴力信托基金支持,女性抗艾网络-中国负责具体执行。

调查结果显示:

  • 高达47.7%的受访者遭遇过至少一种形式的家暴

  • 34%的受访者过去经常遭遇家暴,所受家暴或持续至最近一年

  • 其中,10%的受访者在最近一年中遭遇了家暴

  • 感染后遭遇各种类型家暴的比例普遍高于感染前

家暴多由伴侣实施,而也有一定比例的加害者为伴侣的父母或长辈


调研还发现:

  • 辱骂精神打击是最常遭遇的家庭暴力类型

  • 身体暴力性暴力经济控制都是较常遭遇的类型

家庭暴力为受访者造成了身体、精神、经济等诸多方面的伤害,并带来了严重的后果,如致使受访者考虑或实施过自杀、杀人、对老人孩子撒气或报复等。

一些真实案例

中原某地的张姐是一名参与调研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她的丈夫总是怀疑她有外遇。每次张姐出去稍微晚点回家,或者和哪个男的说句话,打个招呼,丈夫就怀疑她在外面有人了。

 

“他打我,老是在晚上,关着门,扒了衣服打,我没穿衣服,也没办法跑,他有时候用绳子打,有时候用皮带打,皮带扣挂的我身上、腿上都是血印子,皮带都打坏了。那天正好我妹妹来,我提起裤腿让她看,她刚看了一眼,我老公进来了,我赶紧把裤腿放下,不让他看见,因为他不让我给娘家人说。说,你要是说了,我杀你全家。我妹妹当时气不过,说他两句,他就威胁要杀了我妹妹。”

 

“最后一次,他一巴掌把我打晕了,后来他把我抱回家,我半夜离家出走,因为再不跑就没命了。


离家出走一年多,帮别人做衣服、打扫卫生等,我能维持生活。一直没敢给家里打电话,家里人还以为我被他打死了。


后来,张姐还是回到了家中,丈夫也承诺不再打她。但是直到现在,张姐心里还是有阴影:她尽量不出门,如果出门尽量和丈夫一起出去,偶尔有自己出去的时候,尽量不和男的在一起,不和男的说话。

文姐发现感染艾滋病病毒那年才35多岁,万幸的是,丈夫没有感染。但是,丈夫对她的态度完全变了,经常讥讽挖苦她,她说要去参加感染者聚会,丈夫会说“你们感染了,怪光荣啊,还在一起聚会”。有时候夫妻拌嘴,丈夫也会对她动粗,有一次甚至用凳子把她打昏了过去。

 

这些遭遇文姐还可以向他人倾诉,让她无法启齿的是,从她发现感染那一刻起的十年来,夫妻之间再也没有过性生活了。无论文姐如何给丈夫说,使用安全套可以预防艾滋病病毒在夫妻间传播,但是,丈夫就是不愿意和她在一起,还美其名曰,为了我们家庭的健康。

 

文姐忍受了十年,她对访谈员说:“人家看着是夫妻,谁知道我在守活寡”。

来自中部地区的徐姐面临着另一种折磨:她本人不喜欢和丈夫在一起,但丈夫仿佛在用性生活来证明对徐姐的控制和占有。不分白天、黑夜都要发生关系,而且每次徐姐都感觉像在被强奸。徐姐如果不同意,丈夫就摔盆打碗,弄出各种声音来表示不满,有时候半夜会把熟睡的孙子吵醒。为了不想吵醒四周邻居,徐姐不得不委曲顺从。

 

现在徐姐一到晚上就害怕,“我宁可坐牢,也不愿意和他在一起。”徐姐看电视,知道有婚内强奸的说法,但丈夫根本不理“你是我老婆,我想怎样就怎样。”有时候徐姐实在受不了了,宁可让丈夫去外面找小姐,但丈夫说“我自己有老婆,为什么要到外面找?”

面对家暴,她们为什么默默忍受?

本次调研的组织方——女性抗艾网络-中国的理事长王秋云在工作中接触到不少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感染者。她注意到,家庭暴力给女性感染者带来了身心伤害,但是女性感染者在遭受家庭暴力之后,往往选择默默忍受,很少对外求助。


在本次调研发现,仅有约22%的妇女求助过正式机构,约20%的受暴妇女曾经向警察求助,17%曾经向村居委会求助。

 

之所以选择隐忍,除了“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观念、“找了也没用”的顾虑外,还因为女性感染者担心暴露了感染者身份,而造成更大的歧视和污名。还有部分感染者认为“我得这病就够丢人的,他不和我离婚就行了,有时发泄一下也没什么”。

 

通过调研发现,遭遇家暴后,大部分的女性感染者会向亲友倾诉,其中家庭和朋友圈是首选;其次是同学同事圈,但向此圈披露的可能性相对较低;第三选择是上司/村居委会。

也有部分女性感染者会选择向社区组织或其他的女性感染者求助,相同的身份可以促进相互的理解和包容,如上文提到的文姐,就经常借着到疾控拿药的机会和当地的社区组织交流,缓解一下心理压力。


然而,女性感染者周边的女性社区组织太少,对女性感染者也只能是同情和劝慰,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反家暴法》能为女性感染者带来什么?

组织本次调研的女性抗艾网络-中国理事长王秋云表示,《反家暴法》的出台,为女性感染者应对家庭暴力提供了新的支持。希望通过本次调研,能全面了解女性感染者遭遇家庭暴力的现状和需求,并期待在未来反家暴法实施细则的制定和实践中,有更加强有力的措施惠及女性感染者这个特殊群体,使她们免于家庭暴力的伤害,使她们得到及时有效的帮助;希望在未来的艾滋病防治政策和措施中,更加具有性别平等和女性权益视角亦涵盖反家暴的内容。

那么,在本次调研结果中,对于《反家暴法》,女性感染者又了解多少呢?她们持有怎样的观点?

  • 70%的受访者知道《反家暴法》

  • 约80%的受访者认为,《反家暴法》会起到积极作用

  • 80%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加强宣传,让更多的人知道《反家暴法》

  • 50.8%认为应该将加强妇联作用

  • 48%认为要让警察更重视

  • 40%左右认为要村居委会和法官更重视

妇女问题专家冯媛表示:女性感染者遭遇的家庭暴力普遍比普通女性更严重,而且,对女性感染者造成的危害更大。女性感染者遭受的家庭暴力是全方位的,除身体和精神暴力之外,性暴力、经济剥削和控制的表现也非常突出,后果也十分严重,需要反家暴方方面面的力量,拓展社会对家暴行为及其危害的认识,开发全面的、更有针对性的预防和支持方案。妇女社群组织是重要的反家暴力量,国家政策和法律需要切实鼓励和支持妇女组织的反家暴工作。


联合国妇女署国别项目主任汤竹丽表示:“2016年12月1日是第29个世界艾滋病日。联合国妇女署密切关注艾滋病给女性带来的影响。艾滋病对女性健康的影响不仅直接降低了女性的寿命,而且间接地影响到女性教育、就业及政治地位等多个方面。“关注女性, 消除歧视”是我们长期以来与政府和女性抗艾网络一起争取努力实现的目标。”


联合国妇女署国家项目协调员郭瑞香指出:“伴随着性传播成为中国HIV传播的最主要途径,女性病毒感染者数量也在攀升。女性感染者遭受家庭暴力的现象十分普遍。暴力对女性的生理、心理、性与生殖健康等方面产生了非常消极影响。联合国妇女署呼吁,反家暴法的执行应特别关注女性感染者的家庭暴力问题,有效制止和维护她们的人身权益。每位女性感染者都应获得更多的尊重和保护,人人享有积极健康的生活。”

“联合国倡导性别平等:男女平等、以及性少数群权益的平等。我们在世界艾滋病日倡导对艾滋病感染者要去污名化的同时,更要倡导要对性少数人群(大家说的同性恋)去污名化,因为看到很多报道把同性恋和艾滋病联系起来。病就是病,无关乎道德,也无关乎性取向。目前,中国性别教育的缺失,使性少数人群在自我身份认同不高,加上性教育(安全性行为教育宣传)的缺失,使高危性行为的比例比较高。要认识到这些根源,才能真正地减少艾滋病的传播。”联合国妇女署项目官员马雷军强调。  

携手抗艾 重在预防

来和联合国妇女署一起

合力抗艾 共担责任 共享未来

关爱女性 为她我能

“16日行动”正在进行中!

今天,你也用橙色装点你的社区了吗?


让我们联合起来,共同创造一个没有针对妇女与女童暴力行为的世界


“原文链接”了解“UNiTE联合起来”运动


如果你也想加入“他为她”倡议,请登录www.heforshe.org/en进入“他为她”主页。点击“Count Me In (我同意)",填写您的姓名、国籍、性别以及邮箱,点击“I am HeForShe (参加)”便可加入倡议,支持性别平等。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