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马云:什么样的人能当Leader?(下)

来源:idesign123    发布时间:2019-08-12 21:16:42


2

再长的废话也阻止不了我求知若渴的心。



@zchening说:这是篇2万字的长文,是2013年马云在亚布力会议上和主持人的对话,但文章真心精彩。马云对阿里的文化、价值观、管理做了很详细的分享。文章中穿插了我的一些思考。马云在这篇文章中提到的所有观点,可能有一些无法考证的东西或者夸张甚至和事实存在出入的地方,而且他成功的经验未必适合所有人所有阶段所有公司,马老师也讲了要善于从别人失败中学习,这个比学习别人成功的经验更有效。我分享此文的目的,更多的是和大家看看马云的思考过程。因为微信限制,文章不得超过2万字,只能拆成上、下两篇发。此为下篇。


道德品质是我们文化价值体系的核心


马云:所以我现在认为我们的祖先里面有很多好东西,但是我们绝不能排斥西方的法术,他们比我们先进,他们的术成为世界管理宝典里面的一部分,我马云做不到。但是我可以做到一点启蒙的作用,如果这一点做到了,我就觉得我们这辈子没有白活。这也是我退休以后想干的事,我希望为中国像我们今天这样的企业,做一些有价值的事。国有企业都在说制度问题,比如不能开除员工。你最多不当这个董事长,就给他开除掉了,又会怎么样?有的时候我们请人来讲课,比如教大家怎么营销。如果有人在教怎么把梳子卖给和尚,我就会说以后这个人就别来了,他在教我们当骗子,因为和尚根本不需要梳子,你要让他们用梳子那不是骗子吗?除了创造客户价值,你们还在教他怎么把梳子卖给和尚还说这是经典案例,就是胡扯。


陈晓萍:价值观有问题。


马云:对。我还开除过另外一个。这个人沟通能力很强,逻辑也好、管理也好,什么都好,我们决定要他。但在面试最后他讲了一句,我手上还有很多客户,来上班的时候可以把客户带过来,以加速这个部门的成功。我一听立刻改变主意,就说,谢谢,我们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因为我觉得像这种人有一天他离开公司的时候也会带走一批客户的。


陈晓萍:这是个道德问题。


马云:是啊。我说我要的是你这个人,我不要你的客户,客户有什么用?你这是道德问题。所以我们公司这两年越来越稳定的原因,不仅是业绩好。我说我不鼓励在我们公司创业,加入我们这个公司是要帮助别人创业,我们有700万的卖家在我们这个平台上创业,如果愿意帮别人创业就加入我们,如果你要自己创业,最好别来。如果你一定要来我不反对你,但是原则上我不喜欢那样的人。你要来,我有700万的卖家在很辛苦地创业,你的工作是帮他们创业,我也会帮你创业,你要创业,千万别来,你可以成为那700万中的一员,我支持你。所以,我所说的开放、透明、分享责任的文化,只有这样说到做到人家觉得有道理,才能实现。


陈晓萍:我非常认同。你特别强调核心价值观对公司管理的重要。如果我没记错,你们公司的主要价值观有六条,也叫“六脉神剑”:“客户第一、团结合作、拥抱变化、诚信、激情、敬业”。我想问的是这个核心价值观是怎么形成的?它在阿里巴巴成长过程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对于员工的具体影响又是怎么体现的?


马云:其实我们的核心价值观不是马云提出来的,我们认真讨论过好多次。第一年就把所有的创始人圈起来,大家一起思考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这帮人从95年中国黄页开始干起,经历过痛苦,我们仍旧没有放弃。94年底,我们讨论,究竟是什么东西让我们团结在一起?我们的生意没做好,这帮人却还在一起,到底是为什么?


陈晓萍:是不是因为你?


马云:不是的,如果是我,那又是我的什么东西让大家不愿意离开的?我们一起写,开始写了20多条,合并了之后就是九条,后来我们就把这九条定为为什么我们坚持的理由。从此以后我们就把这九条告诉所有加入进来的人,你们必须这么做,而且考核,我们基本不考核业绩,但价值观是要考核的,要把它传承下去的。再后来我们觉得九条太多了,就精炼总结了六条,所谓六脉神剑。六条里面最重要的就是要影响你的50%的业绩,因为价值观占了50%的比重。价值观不行了就必须离开。关于业绩,我最近有一个新发现,那就是小公司最怕的是野狗。小公司喜欢业绩非常好价值观很差的人。


陈晓萍:因为这样的人能够赚来业务。


马云:他能够赚来钱不假,但小公司从第一天埋下的病根,就是因为他们是靠野路拉来的生意,这样他们就永远会走野路,而当这帮人成为公司的领导者,因为他们是从野路打出来,就永远会走野路,就不可能做大做强,这就是小公司怕野狗的道理。而大公司最怕小白兔,就是那些业绩很差,文化很好的人。大部分的公司是白兔成群,公司里面的人都很好关系都不错,结果大家混日子。所以小公司就怕野狗,我记得当年自己杀掉过两条野狗。2002年我提出盈利1块钱,那时候公司亏得差不多了,我们就在年初的时候开了一次会,被我称为遵义会议…


@zchening说:最近史玉柱在马云的建议下,重回巨人后要赶走小白兔。这是马云对小白兔的认知。


陈晓萍:就是专门杀野狗的。


马云:在会上,我问大家一个问题,阿里巴巴怎么才能发展下去?现在社会上不给回扣你做不到生意,那时候做互联网要给回扣,没有回扣你做不下去,给回扣又违背我们的基本原则,怎么办?从早上8点钟一直到下午4点半,大家说,我们不想这么活着。4点半我做了总结发言,我说作为公司创始人我今天讲这句话,大家都要记住,那就是这个公司可以关了,但绝不允许给回扣,因为这是我们厌恶的行为。我们做互联网是要挣钱,但是要是给互联网增加了这个东西的风险,那么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像以前的公司那样倒下去。我不愿意做这个事,所有今天支持回扣的人,你现在就可以选择离开我。这是我的原则,然后半年过去了,我们公司作总结,业绩收入大概是80多万,其中两个员工的业绩占了总收入的将近50%,但是他们都给了回扣。


陈晓萍:所以你劝他们走了?


马云:我把他们开除了。咔咔把两个人裁掉,就是真的把他们给办了。这样这个公司一路到2005年2006年,才形成了这个公司的价值体系。


陈晓萍:就是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马云:什么可以做我不知道,什么不可以做我是很清楚的,所以这形成了阿里巴巴文化的重要根基、基源。第二个客户第一,我在华尔街跟他们讲,在我眼里客户永远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股东第一是资本主义巨大的错误,因为股东其实是没有长线眼光的。因为股东大家去做假账,谁付你钱?客户付你钱!员工第一是社会主义大锅饭,胡扯,我们在一起为了什么吗?聚在一起不是为了你好、我好、客户好我们才会好,所以我们很清楚,那天说客户第一,在分析会上200多人啊。


@zchening说:资本主义只注重短期利益,短视。大锅饭平均分配,又难以调动劳动者的积极性。把两个中和一下,客户第一。对于企业而言,客户就是价值观。


有个投资者说要是早知道你是客户第一股东第三我就不投资了,我说你现在卖还来得及,赶紧卖。他就傻站着。我就不相信全世界那么多人找不到相信客户第一的人。


陈晓萍:就是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


马云: 我是有自己的principle(原则)的对不对?可能我私下难看一点,但是我的业绩好,我就不相信这个世界找不到客户第一的人,这么多人、这么多投资者你找我,我找你是一样的,我要找钱难,你有钱想挣钱也难…我们是公平的,这形成了后来阿里文化系列的很多东西。我们就是要传递清晰的信息:回扣的时候,杀;前来应聘要带客户来的,杀;我们从小事干,不能做假账,员工去拜访我们的客户,如果只拜访了三个的,开除。


陈晓萍:拜访三个是什么意思?


马云:你每天出去要拜访五个客户,结果你拜访了三个,回来却写了五个,我就开除他。你连五个客户三个客户的拜访都要骗我,我还有什么事情可以相信你?多大点事?你如实写三个难道我会开除你吗,三个说五个的时候,我以后怎么再相信你?我把什么工作交给你我会放心呢?你给我说说看,你说五个或三个客户你都要骗我,你还有什么东西不可以骗我呢?你说我怎么相信你?我们怎么work together(在一起工作)?这些制度、这些细节,就是阿里最早建立的文化。


廉正要小事大做


陈晓萍:非常好。我记得在公司的规章里关于诚信这一条,定义都写得很清楚。据说公司为了确保诚信还专门设立了廉正部。


马云:这个廉正是正义的正,不是政府的政的政啊,所以我们是廉正部。


陈晓萍:还有就是有专人担任“闻味官”,味道不对就能闻出来,但是尽管如此2011年的时候还出了事,就是B2B的那些出口通的客户,2012年聚划算中店小二也出事,所以我在这里想请你分享一下,你个人对这些事件的解读和反思。


马云:我围绕这些事件做的事,今天我可以很自信地讲,中国还没有一家在我这个规模,或者比我低的规模的公司中,有我这样做到廉正的。我今天可以到中纪委去说我是怎么做的。所有这些事,无论是2011年、还是2012年的事,都是我点燃的。我点燃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你就想一个明白,什么事是小事大做、什么是大事小做,廉正是要小事大做的,业绩是要大事小做的。因为廉正涉及到你的文化根基的,我们建的这个eco system(生态系统),我们建的这个平台,是给成千上万老百姓使用的,跟政府运营是很像的,如何建立?但是2011年的阿里巴巴客户供应商的事不是我们的错。2009年,卫哲团队管理B2B时,压力非常大,特别是出现了整个福建地区的诈骗团伙,他们到我们这里来成为中国供应商骗老外的钱,我们报警了没人抓,报了多少次警啊。


陈晓萍:你们向哪里报警?


马云:我们报给警察,警察说找工商局,工商局让找当地政府,当地政府让找纳税企业,但是在当地你根本就不知道,因为你抓不了这帮人,明知道他们是骗子也拿他们没办法,因为谁都不管。


陈晓萍:就是大家都推来推去。


马云:几乎就是我们没有权利。阿里巴巴的系统上面有三点五亿多人,3400多万家企业,我在运营6亿多人口这样一个生态系统,其中如果1%是混蛋,我就有600万混蛋。我说我没有你们的政治权利和法律,你可以要警察去,而我知道这个人是骗子都拿他没办法。


后来我发现这帮骗子到处流串,福建的骗子就到上海、到广州,浙江,当时还有派出年轻人上我们公司应聘员工,整整三个月的员工培训期过了以后,在我们公司工作一两个月很好,第三个月签了一堆单就跑了。


陈晓萍:啊?太绝了。


马云:就跟间谍一样,常常在电影、小说里面才有。后来我就警告管理层,这事严重了,应该立刻进行清剿,但是他们以种种理由为借口就是没去做这个事情。


陈晓萍:所以你当时已经跟他们说了?


马云:对,然后半年以后我们发现发展到近千家企业。我觉得这个事情严重了。


张维迎:这些企业占你所有客户的比重有多少?

马云:百分之一点几吧,问题很严重。所以后面事情是做给全公司、全社会看的,从此以后阿里巴巴员工谁再敢这样,“杀”立决。


陈晓萍:绝对不敢这样了。


马云:这件事情办完之后把他们全部拉出,你们想象有这种事情把CEO给办掉?一个团队全干掉,别以为共产党员能蒙过去就蒙过去,我就是要小事大做。


陈晓萍:你这件事处理得非常好。


马云:但是社会上认为这个事情肯定是搞得太大了。但这是癌症,必须把它的根给挖了。你不挖癌细胞很快就扩散了。虽然当时很痛,但是痛和苦是不一样的。我说今天我们不痛,明天我们就要受苦,苦比痛更可怕,到痛苦不堪的时候,我们就完了。所以这些事是做给所有的人看的,就是让他们看见我没被别人骗了,因为我发现了。我们不是对恶行的仇恨,更是对看见恶行冷漠的仇恨。


陈晓萍:对。


马云:这是对我们严峻的考验,你看到问题不下手,那我就给你下手,你不下手我下你的手,我不会来你不下这个手,我去下这个手,我把你给下了,我再找一个会下手的人来。当年邓小平那句话我非常有体会,就是1976年恢复高考,当时主管教育的说这个也不行、那个也行,邓小平就说那我找一个行的人来,你不行我找别人来…。


@zchening说:看到问题下不了手,CEO不替对方下手。下不了手就找能下手的人。CEO的职责是断事用人,董事长的职责也是断事用人,只不过用的人是CEO而已,你做CEO不合适做不了CEO应该做的决策,我不替你做决策,我找能决策的人来替换你。我董事长不应该替CEO做你应该做的决策,否则马云当董事长还要替CEO做决策和对方竞争,和之前当CEO就没有区别了。每个领导层就会去做比自己低一个级别的职位做的事,恶性循环。


陈晓萍:非常棒,就是当时你这个事情做了以后我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就是叫《公司的品德》。但后来淘宝又怎么出事了呢?


马云:淘宝的事我做得更漂亮。当时我正要把淘宝的事进行处理,刚想宣布,结果阴错阳差广州那份杂志就把它登出来了。当然里面夸张了很多内容。


陈晓萍:你怎么办的?


马云:我分析了整个情况,发现真正的问题其实出在整个淘宝系的高层上。因为互联网发展太快,我们在招聘人、训练人的基础过程中缺乏了阿里当时这个严谨的培训体系。我当时觉得小企业实在太辛苦了,所以就免费,其实我做了3次免费的,第一次免费的目的不是为了打败别人,免费的原因是我们不知道商业模式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我的东西对你有用没用,所以我们共同来探讨,来做一个模式,这是我们的出发点,因此免费。


zchening说:马云说第一次免费不是为了打击ebay,但有同学恰好刚看完一个阿里上市的软性视频,当时免费对ebay打击成功后马云的言行。所以说,不能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得有自己的辨别能力。


后来我说到五年的时候我们肯定要收费,但是金融危机来了,那么就接着免费吧。几次免费以后,这个产业那一年就到了7000亿,7000亿的免费市场啊,这里面确实是什么样的人都有。那时候公司急需招聘,结果就有各种各样的员工关系介绍进来,或者以实习生名义进来干的,也有提着现金来的……


陈晓萍: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


有核心价值观才能有免疫能力


马云:你就是吓也吓死了,那怎么办?我跟所有的同事讲,对这种事情一定要严肃对待,但是,没有一个人身上是没有病菌的,这是一个社会问题,不是我们出了问题,我们最重要的是要怎么样培养自己的有免疫能力。免疫的核心是价值体系、制度体系和利的选择,所以我们成立了一个廉正部,总共6个人,…可能中国还没有一个公司设廉正部的。


陈晓萍:没错,没有公司有的吧。


马云:没有公司有的,这个廉正部他们的工作效率很高。我们要的不是救火队而是消防局,从根上了解决这个问题,技术问题解决、制度问题解决,制度问题很简单,我们用“连坐”政策,在招人的过程中把老板和下属绑在一起,就是今天我是你老板,你办事我承担,我和你连坐,你出了问题我和你一起承担责任。我最讨厌市长出了问题市委书记一点没问题,那是在胡扯。所以向我报告的人,我就让他们一起如实报告,如果你不报告,我眼睛看不到,到时出了问题我也得牵连进去。


@zchening说:连坐都用上了,把大家利益关系绑在一起。这样让领导犯错被惩罚的几率大大提升。最喜欢这句:我最讨厌市长出了问题市委书记一点问题都没有,哈哈哈。


平时我跟你讨论问题的时候,我还在观察你,如果我发现你这个手里面有东西,就肯定有什么事不对,这就是闻味官的角色。如果你看我眼睛没正视,要么你对我有意见,要么你有什么东西瞒着我,咱们谈谈,一起喝个酒什么的。如果我没发现问题那是我的问题,是我用人失职,我的老板也要承担责任,所以这是第一套连坐。否则大家都说不知道…都是别人的责任,我要你先给我承担这个责任。


第二就是客户举报,只要举报我必查,客户与客户之间竞争很厉害的。如果我们大家都是卖茶叶的,你收了钱了,别的卖茶叶的就会举报。我学李光耀,告诉他谁只要查到,我就先把送钱的人办了,这个很容易抓,只要送钱的人一经确认,你们家的店就永远关掉,永远进不去淘宝阿里系列,这样他的声誉就赔了。这对很多人来说是很可怕的事情,因为他从此别想做生意。所以今天不是工商来检查可怕,而是今天进入了淘宝很可怕,淘宝的生意被关掉比坐监狱还可怕。


再说举报,若你下面的员工收到一封举报信,查实了也一样关掉。所以送钱的那个人很害怕的,他发现有很多的人可以举报。如果是你的员工干了,别的员工可以举报;如果你自己送钱了,你的员工肯定要知道,一旦你的员工举报,你也要被关掉。所以我把源头给切掉。自己公司的连坐制度,整个的体系文化,加上技术系统。我在程序上全部加上暗纹,这样就等于走过雪地,你的每一步脚印都留下了。等我闻出你的味道,一定追杀三万米把你查出来,然后拉你回来进监狱。所以这样一来,我告诉员工你就是拿了这个钱,我也让你不敢花,你会担心被发现…,就这样,6个人,采用实名举报制,举报了一定查,实名举报是一个承诺。


所以我今天觉得这套体系运作得还不错,当然现在还在完善。与此同时,我们还在重新开始招人,把实习生全部推出,为什么?因为实习生是社会责任不是廉价劳动力。我们公司现在的能力可以培养100个实习生,进来就让他们好好学习而不是来工作。去年开始我做的最得意的一件事情就是招人预算的改变。我们在年初做预算,我问今年你们的业绩要翻一翻,你们现在多少人?他们说7800个人,但再减也不能少于6000人。我说我不同意。他们说那你说应该多少人?我说200个人。他说200个人怎么可能?我说就200个人,如果超过一个人,所有干部年终奖为零。三个人干五个人的工作拿四个人的工资,五年来我们都听大家的,我们招了多少人?有多少人是未来发展需要的?他就说200人不行…。


但是去年我们减了600人业绩却翻了一翻!190亿所有的数据就在于精简了600人。他们现在挑人的时候特别认真,不会都招小白兔了。小白兔太多,狼也吃白兔了。所以我们现在就只有200个人…,公司管理出现了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本来三个人对不对,现在业绩超过一倍。以后效率越来越高,然后我给他们加了,淘宝上增加一个人就得增加1亿销售额,包括保安和清洁工一样,所以你可以给我多招人,增加一个人增加一个亿吗。今年我还要增加,多招一个人我要他们增加1.4亿。

所以我们公司,你看我们每年的人头不用预算的,根据销售多少就知道了。人均前年是1个亿、去年是1.2亿、今年是1.4个亿,你要增加一个人那增加1.4个亿,不用找我自己解决。我太希望你多招1千人了,不是我的事。现在正气起来了,邪恶的东西也散发出去拉掉,问题就解决了。


从管理的角度,有人就有问题、有组织就有问题、有人有问题,这些问题不一定是坏问题,主要看我们的企业精神怎么样。水至清则无鱼,这个社会环境是这样,所以等把这些事情处理完以后我才明白很多事,是你愿不愿意去挑战,你愿不愿意去承担,你愿不愿意为了未来而牺牲自己。我从来没觉得丢脸…。我自己把自己的伤口给大家看一看,我不是给你看的,我是给员工看的,让他们在阿里历史上记住我曾经干过这些事,N年以后的CEO,也许我的员工也会问他,马云当年可以干这个事,你为什么不能干。


张维迎:你说的retire就是5月10号离职当任集团董事长?


马云:对。集团董事长是做什么的?我做三件事。第一件,今天阿里巴巴已经影响了人们的消费方式、生产制造方式、和生活方式,她对零售业的打击对制造业的影响和对未来整个体制和生态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大。我如果只是一个CEO,我一定是按照公司的思路去运作,而做董事长我必须按更大的眼光去看待这家公司,因为我必须确保公司和这个社会的进步是同行的。像张维迎这样的经济学家手上没有改变世界的工具,所以你只能用讲话和思想来影响世界,而我手上有工具,但却不能像你这样站出来讲话。


第二件事是人才培养基地建设,文化建设。第三件事是公益。对阿里人来说什么是公益?唤醒善良的心。你的心是善良的,你的产品就会是善良的,你善良的心就会影响别人。阿里人做的事情是公益的,因为我们的存在影响了1千万中国人的就业,1千多万家企业的生存。我们如何做会影响到无数老百姓家里买到的东西,所以产品和服务必须来源有善心。我跟同事讲,好好做,千万别在让我再回来啊!


因为我有我的生活,我生活越舒服,你们越高兴,我的心就会越来越舒服。我越浮躁,你们会浮躁得更厉害。你们应该让公司自第一代创业者开始就有一个好的生活,这样你的员工将来才不会抱怨。


陈晓萍:那你在这么多年经营公司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人际感情与商业理性发生冲突的事件?现在回过头来看,你认为应该如何处理感情、义气与商业理性之间的冲突?


马云: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如果我们这些人没有感情就是机器,任何人之间总有一天会靠近;如果说我们太讲人情,那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组织,就不可能形成规模和形成对社会有巨大影响的公司,你只能对自己发生影响。所以我自己觉得在这方面做得总体还可以,包括当年一些创业伙伴的离开,包括我太太的离开,她是阿里巴巴第二号员工,但没办法。


但是离开不等于就摧毁了感情。她可以生我气,我不会生她气,因为我知道今天她不是为我工作,而是为我们当年承诺的那个事情工作。我作为CEO我是坚守当年的承诺,以一个CEO应该做的方式去实现那个承诺。所以我跟大家讲,你们可以恨我,但我绝不会因为你们恨我而让我放弃做这件事情。


陈晓萍:你觉得大家恨你吗?


马云:没有,不可能恨我,他们只是心理难过、有失落感,就是…在变化过程中你可能不适应变化的时候,我不会像其他企业一样,为了安慰你就把你弄到另外一个部门,到另外一个公司去管管。


疑人要用、用人断事


陈晓萍:最后你能不能总结一下你最想与别人分享的创业和管理经验?


马云:创业的经验就是,做自己开心的事,做最容易的,从最容易的事情做起,别从最重要的事情做起,从随着最容易最快乐的事情做起。管理的经验是在用人上要从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上升到用人要疑、疑人要用。从管理的层面说,要从断事用人上升到用人断事。


@zchening说:做自己开心的事更有动力,至于是否所有的人都需要从最容易的事个人觉得因人而异。不能把马老师的话当做圣经,很多时候还是要看情况的,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马老师的结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思考过程和思维方式。


陈晓萍:用人断事是什么意思?


马云:就是我们做判断。刚才我说的创业就是断事用人,就是你觉得张维迎的东西很好,就赶紧让张维迎去干;上升到用人断事,就是你觉得张维迎比我强,就让他来做判断;这是两个境界。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是低档,用人要疑的思想不是关于一个人的人品,而是对能力的怀疑。信和任是两个概念,我信张维迎,但我不会让他去当跨国公司的总裁。所以我在公司就想,用人要疑、疑人要用,就是不一样的人,试试他,说不定成了呢,很多人就是被疑人用出来了。


陈晓萍:一个是能力吗,品行是完全不可以的。


马云:讲话的逻辑怎么不对呢这个人,但是他摇摇晃晃又成了。


人就是螺旋管理,断事用人到用人断事是完全不同的管理经验,我们很多人到70岁还在断事用人,他喜欢做决定,他喜欢去谈判,他喜欢觉得自己有成就感,他把别人想要的都给剥夺了。你手上拿着这个权人家要你的命才能拿到这个权吗?把权给别人你才有生活,生活是重要的,快乐是重要的。我就想有一天中国企业做好了,我们也可以有更多的人关注慈善。


文章转载自虎嗅网,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05274/1.html。


哇塞,上万字你都看完了,棒棒哒!


?
脑洞不太大的
周小晨
明明拼才华就能赢,可他却偏要靠脸(所以他快饿死了⊙﹏⊙)!在这寒冷的冬天,他就是想吃根棒棒糖。诺,看到下面那个很「屌」而且会动的二维码了吗,长按识别就可以挽救一个如此善良可爱的男孩纸,您忍心拒绝吗~(啥?说再多也没用,你就是一毛不拔。。。)据说这个很屌的二维码教会我们一个人生哲理:不要只顾着打炮,看好自己的鸟......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