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怪奏鸣曲 by张所思

来源:UQINcoffee    发布时间:2018-11-07 20:40:16




#五月


先是一串笑声 

接着是一阵香气 

最后才是大雨 

淅沥沥的落下来 

我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下雨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

我在客厅里蹲着

面前是一把椅子

椅子上的电脑里

正在播放James blake的新歌

要下雨了

朋友悠悠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这才回过神来

是啊

要下雨了

外面的雷声足够响

我差点没听见





#给母亲的诗


一直以来

很想给母亲写一首诗

可写些什么呢

仅仅一首简单的诗

又怎能装下那么多的感情

那么多的感情

时常让我从梦中哭着醒来

是啊那么多的感情

也只能装进这首诗里





#给小李紫


天气真好

我们躺在草地上

看阳光从树叶的间隙里照下来

亲爱的,这多么难得

所以

天气不怎么好

我们也要躺在草地上

我们可以多躺一会儿

安静的看着对方

然后等风把我们吹起来

你说好不好








#怪奏鸣曲I


Op I


像突然吹来的一阵风

像风中的那片树叶

像落进去的一条河

像流入的那片山谷

像游在深深海底

没有眼睛的水怪

像刺进尾翼的一把刀

像个受了伤的刺客

像依靠的那棵树

像夹在手上沾有血迹的香烟

像被枝叶剪碎的阳光

像烟雾缭绕的黑白胶片

像银幕外某个更加孤独的男人

像顶在脑袋上的一把枪

像颗无处可逃的子弹

像炸裂夜空的花火

像每一张仰起的脸

像每一对拥抱的情人

像每一只伸出又缩回的手

像一个逆着人流奔跑的小女孩

像个四处游荡神情紧张的贼

像刚逃脱的一场恶斗

像隐藏身体的这片荒草

像抬头注视的那块天空

像天空下的地球

像自转的声音

像某种引力

像游离于这之外

任何一个可以像的物体

像夜空中最黑的那颗星

像看不见的那个洞

像你想到的

像你感觉到的

像无限接近

却不可抵达的

像无可名状

无限坍缩成的一首

怪奏鸣曲

那么像

像什么都不像



#雨之外


可是又挣扎些什么呢

一碗面而已 

外面在下雨你依然可以多吃 

没有人会因此失控




# 随挂钟摇摆


有那么一个时刻

他感到自己已经死了

他看到一些无法描述的事物


当椅子越来越往后靠

身体就因此完全

悬了空

当穿堂风

从空楼道穿过

推开门(动了一下)

它就那么

来到了他的面前



确信这样的环绕

并置身其中

缓慢晃动

眼前的那坨绿影

让无数色彩斑斓的光

冲出眼睛


(S

他已经完全学会

如何跟它和平共处了)


来到这里

或去任何一个地方

(多么神奇)

在这种时刻

真的可以随便飘起来

可以在人群中

随意流动

可以和自己说话

但最好唱歌

可以亲吻

跟自己深情舞蹈 


缓慢的(那么慢)

从流入到上升

看到一切都在摇摆

感到越来越轻

感到死亡

已无需依靠想象

顺从自己

在两个世界上空

并行滑翔





#父亲不说话


父亲去世了

母亲说,没有遗言

什么话都没有说


父亲低着头

扛把锄头走在田垄上

别人跟他打招呼

他笑着哈了一声

没说别的话


父亲驼着背

在爬村口那个

比自己的背还陡峭的坡

爬这样的坡

让父亲很沉默

他没有说话


父亲躺在床上

粗重的叹气

把痰吐在水泥地上

咳嗽的说不出话


母亲跪在十字架前祷告

叫他心里也跟着默念

父亲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天花板

好像什么都没念


父亲躺在铁皮车里

原本瘦小的身体

看起来显得更小了

在推进焚尸炉之前

父亲没有说话


父亲跟着送葬的轿夫

抬着自己的棺材爬坡

一大伙人

吵吵闹闹的上山

人群中听不到

父亲的说话


父亲进山了

坐在自己的坟头上抽烟

月光很亮

落山风吹过山谷

那呜咽声

仿佛父亲在和自己说话




#最后一次看见


你见过死人吗 

你看到过一个 

躺在冰柜里

身体缩水一半 

张开嘴,闭着眼睛

不说话的人吗

你看着他

被推进焚尸炉,最后 

变成一盘死灰

你见过 

这样的父亲吗



#父亲节


父亲节又到了

大家都在祝自己的父亲

节日快乐

我的父亲去世已有四年

去世的父亲

过不过父亲节呢

甭管过不过

我也祝他节日快乐吧




#夜半洗碗


饿了就煮一把米

熬成粥

再一口一口的喝掉

当我意识到

这是我第一次

在如此深的夜里

洗一个碗时

我捧起它快速走进洗手间

用水冲了一遍又一遍



#结束


结束了

美丽的朋友

结束了,我唯一的朋友

夜已经不能再深下去了

必须结束些什么


拔掉充电器

合上电脑

把烟头扔出窗外

拉上窗帘并

最后一次走到镜子前

伸手按掉

墙上的开关

彻底结束这一天




#在路旁


少女侧身

站在路中间

双手被遛狗绳绊住

无论她怎么拉扯

那只狗 就是不肯走

我很好奇

于是把眼光朝顺着狗头的方向送去

没啥特别的事情发生

没有人

也不见其他的狗




#往任何一个有路的方向走


雨后的早晨

他就这么来到这个公园

在新鲜空气里抽烟

在草地和树木间

匀速穿梭

爬山坡

逛庙宇

离开百鸟园

倘过石桥

最后来到一个荷花塘

因为恍惚

他俯身坐在地上

并躺了起来




#梦,4号



黑鸡(中学班主任)说我尺子又乱放,是个钝角的尺。我说我没有乱放,这个尺不是我的我已经十几年没有用过尺子了。

他用眼睛扫了一圈四周,不是你的?

文敏(他的女儿)在旁边说,这不是他的。她的手在桌子底下。

黑鸡狠狠瞪了她一眼,说你(我)还嘴硬,这个尺在这里,你的手在这里,这根线从这里到这里,很明显是个钝角,你还敢说你没有乱放





#低空飞行器


假如你喝不完眼前的

这瓶酒

你就会想到那个问题

它在轮回旋转

它那么牛逼

让你不知所措

让你完全

断片


我草,非得这样吗

我想到


亲下一你的眼睛

亲一下你的头

再亲一下你的嘴

想到一只老虎

想舔你

把你的眼睛抬上来

那里有我的

啤酒

我不要它的破碎


这并不只是一个可笑的

哲学问题

在我的诗里

每个人都需要这么来一下

问题是

颜色

如果你注意到了这个信息

你就知道,这不是

这不是一个悲伤的

可以说出口的

拥抱

我想回到那个世界

我希望我们都可以

就这样

柔软下去

在一个温暖的低空里 

持续飞行







怪奏鸣曲 II




OP 1


那么

在爱和自由之间

到底隔了些什么


比如我爱她

她不爱我

比如她爱我

我爱的却是她



OP 2


下午回家

摊开一切可以摊开的

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酒

启动放逐模式


那么

一个人

对另一个人的爱有多深

恶,是不是也有

相匹敌的那么深

要不

他既然爱这个人

为什么又要伤害她呢


在爱和伤害之间

又隔了些什么




OP 3



在梦中

我常常会想到自己的童年

梦中的下午

和小伙伴们在院子外的

田野里玩

我们仅仅 是

在草地上跑来跑去的

互相追逐


在梦中

我还长大了

我如愿以偿的

做了一个稻草人

有那么一条河

从身后流过

我呢,就光站在那里

在河边

看着那些孩子们

在草地上跑来跑去的

互相追逐



OP4


自由

说的是不是一种选择

像某个声音

在对生命中每一个

受过伤害过的人

说,我爱你





#7月18日上午的速写



洗米煮饭

在饭熟的过程中

把脏衣服丢进洗衣机

拿起扫把

打扫房间里的

每一个角落

捡起每一根头发

整理每一本书

把所有的东西

找一个合适的位置

重新摆放

坐在椅子上

再一次反对自己

或者

只是等待饭熟



——


Photo by乌青




-乌青咖啡馆-


UqinCoffee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