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一场前无古人的恋爱

来源:lihexiwork    发布时间:2019-05-05 11:50:44

一场

前无古人的

恋爱

他们就这样进驻彼此的内心,互相妥协消耗,又互相给予成全。

当龟龟把她的姓一笔一画写在纸上给我看的时候,我立刻化身文盲:“这个字儿怎么读?”
爨。
“cuan。四声。”她微微笑说。她笑起来的眼睛,像弯弯的月牙,蜜糖色的肌肤带着点异域的风情。

这么一个可儿人,竟然叫龟龟。对她的姓名,我实在是太好奇了。

“其实是闺女的闺。我妈喜欢喊我闺闺。”
“啊,对不起啊,我以为是乌龟的龟。”
“不过我男朋友就喊我乌龟的龟。”她又笑,月牙换了弧度,还是弯弯。
“闺闺是你妈妈的专用吧,我也叫你龟龟。”
“行啊。”她笑,看起来特别甜蜜。

龟龟说她的故事很短,但又很长,是刹那烟火,又是似水流年。他们的爱情,可谓前无古人。

初见与初心

龟龟刚上大学那一年,遇见了鳌鳌。当然,鳌鳌也是小名儿。龟龟对他专属的称呼。

第一次见面,是在图书馆的楼下。她自告奋勇地参加了一个主题是“成功是否要一直坚守诚信”的辩论赛。和几个同系的其他辩友,约在了图书馆楼下见面。

加上她,一共4个人。两个男孩,两个女孩。

简单的打了招呼后,龟龟悄悄地站在了鳌鳌的旁边,偷偷比了下个子,弱弱地问他:“你有2米吗?”

鳌鳌哈哈笑:“你猜。”

之后的很多天,几个人都混在一起,查资料,写论据。开赛那天,为了能胜在先声夺人,他们临时为自己量身制作了与著名主持人相关的开场白。

我姓赵,赵忠祥的赵。
我姓倪,倪萍的倪。
我姓蔡,蔡康永的蔡。

到龟龟这里了,她有些懵,好像没有著名的爨姓主持人啊,只好咬牙切齿:我姓爨,前无古人的爨。
大家哄堂大笑。

那次辩论赛,他们毫无悬念的输了。但那时年轻,得失心不盛,只是觉得好玩。输了也一起开开心心地去撸串儿,为多日来大家的合作和默契庆祝一番。

男生干了啤酒,女生干了养乐多,就有了小小的狂欢。乱七八糟地聊,开玩笑,变成了最初的好朋友。

一起玩了一段时间,另外两人成功陷入热恋,开始走小情侣单独跑路线。龟龟很郁闷地对鳌鳌说:“他们谈了一场恋爱,我们失了两个密友。”
鳌鳌安慰她:“没关系啊,哥带你玩儿,走着,一起去打羽毛球。”

两人在宿舍后面的空地上打羽毛球,日光正好,清风拂面。就这么打了很多天。后来,那片空地成了他们的专属地盘,取名龟鳌岛。

在龟鳌岛,他们没少瞎掰。我喜欢看球赛,我喜欢读历史。我的梦中情人是XXX。我幼儿园就有了女神……

有时兴致来了,还要弹个吉他唱首歌。或者拿着手机外放音乐,一板一眼地打太极拳。

龟龟想起那段就嘴角上扬,穿着白色长裙打太极拳,这么中二也没sei了。

鳌鳌开始送龟龟足球周刊的时候,有个男生正追求她。每天早上一个电话说早安。龟龟没同意。但那男生战斗力满格,早安不够还有晚安。电话不行,就在楼下等。

每次见了那男孩,龟龟就翻着鳌鳌送的足球周刊心烦意乱。不知道鳌鳌为啥要送自己这报纸。啥意思?还源源不断,每期必送。

送了两个月了,她实在没忍住问他。
他说:“你不是爱看球赛吗?”
“我爱看的是篮球。”

两个人默默无语了一会儿,然后龟龟大笑,就看见鳌鳌的脸上欲哭无泪的表情。

后来,龟龟才明白那报纸的意义。那报纸其实是胆怯的,羞涩的,游离的,弱弱的表白。

有个男生每天要跟龟龟打电话说一个早,鳌鳌开始不知道,后来知道了,如临大敌。跟那男孩像比赛似的,起得更早。有时龟龟还在睡着,就听见宿舍后面的龟鳌岛传来朗朗的背单词声。偶尔还会喊一声:龟鳌岛专属,禁止入内。

龟龟爬起来往楼下看,就看见鳌鳌推走了勤工打扫的人,自己拿起扫把扫着落叶。

就这么谁也没有捅开玻璃纸。都端着。后来有一次去网吧包夜打游戏,打一半,网吧停电了,两个人一起从网吧出来,无处可去。宿舍大楼已经锁上了,去哪儿呢。他们就跟着月色在大街上溜达,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看到一个24小时营业的避风塘,就进去了。

那天可真冷啊。龟龟捧着热咖啡暖手,和鳌鳌面面相觑。整个店里,就他们两个客人,虽然还有两个值班的服务员,但多少有些尴尬。

总得聊点什么吧。聊星星月亮还是诗词歌赋?聊音乐还是电影?聊理想还是人生?

鳌鳌问她:“你累不累,要不要睡觉?你躺在这沙发上眯一会儿吧,我把大衣给你披上。”

龟龟眨眨眼睛,一点也不困。她和鳌鳌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困过,也没有累过,更没有无聊过。

她先说话了:“你说,人死了是不是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
“当然不是,人死了,空气是他呼吸过的空气,风是他挡过的风,星光日头都照晒过他,四处都会留下印迹,怎么可能像没存在过一样?”
“我爷爷去世了很多年了。奶奶搬去了和叔叔同住,之前的老房子也卖了。我们家人,都再也没提起过爷爷。家里没有爷爷的拖鞋,拉过的二胡,甚至他的遗照也收起来了。我每次见到奶奶,就会想,爷爷是不是被忘记了,像没有活过一样。”

“他们应该是把他放在心里了。不说,不等于忘记,也不等于…..没有。”鳌鳌盯住了龟龟的眼睛。

“说出来不是更好吗?”
“有顾虑吧。怕伤心破坏气氛。或者…..”
“或者什么?”
“或者把内心很珍贵的东西破坏掉了。”

龟龟喝一口咖啡,鳌鳌喝一口啤酒。感觉似乎很多话,就在唇边,却滞在了舌尖。

无比清醒又怅然若失的那个夜晚过去,第一抹晨光初现的时候,龟龟才开始乏累。而鳌鳌倒像是被那光赋予了勇气。在早餐小铺上,最后一口糊辣汤下肚,他擦擦嘴,对龟龟说:“我喜欢你。”

龟龟吃饭慢,半根油条还没有吃完,另外半根掉进了汤里。

作为两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人,他们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太窘了,龟龟抹抹嘴,抓起包就跑。鳌鳌在后面追:“给我个答复啊?”

龟龟跳上一辆公交车,心像从来没有如此剧烈的蹦跳过。乏累一扫而空,活力变得无限。

考虑了10天,龟龟同意做鳌鳌的女朋友。但加了个条件:试用期。

毕竟,她的梦中情人不是他这一款,他幼儿园就暗恋的女神也不是她这一型。他们谁也没想过,这试用期,一走就是N+1年。

怎么形容热恋呢?

用龟龟的话说,每天都是晕晕的。看见什么都觉得与他们有关。别的情侣的身影,空中飞过的双燕,并蒂盛开的两朵小花,甚至是一手拍死的两只蚊子。总是会傻傻笑起来。世界变得鲜艳,耳聪目明,身轻如燕,四肢发达,机智爆棚。

第一次接吻的时候,也是在龟鳌岛。打完了羽毛球的两个人,坐下来休息。夕阳像是一个披着嫁衣的新娘含羞带怯,他朝她坐得近了些问:“我可以吻你吗?”

她先是害羞,又是傻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糖来,让他选一颗吃。自己也吃了一颗。然后他们接了一个荔枝味和葡萄味混合在一起的吻。

那是一段“在一起”比“活下去”更重要的日子。感觉对方的一切都是特别的,Ta在自己的世界里颠倒了众生。


于是有了无数的纪念日。恋爱3天要纪念,恋爱30天要纪念,恋爱300天也要纪念,恋爱3000天也会纪念。

纪念日要送给对方3个礼物。

“为什么要送3个礼物呢?”

“哈哈哈,为了多要些礼物嘛。”龟龟脸红了下跟宿舍的好姐妹解释说,“3代表那三个字儿嘛。”

其实就是一些小玩意儿,多啦A梦的情侣T恤,屁桃儿,喜欢的球星的A货球衣。为对方写一首情诗,写很多日记。唱一首歌,踩对方的影子。也可以是漫天烟火,或一场淋漓的雨。

除了送对方的3个礼物,他们还会去做陶瓷小人儿。在某个泥塑店里,挑好情侣的造型,然后涂上颜色,一起珍藏。

“没见过你们这样谈恋爱这么认真的。”室友很羡慕。

确实是认真呢。龟龟想,考大学时也没这么认真过。

甜蜜时认真,吵架时也认真。

在龟鳌岛上,吵了架的两个人背过身去。生了好一会儿闷气的龟龟听见鳌鳌喊自己,一回头,看到他用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粉笔头在地面上画好了8个大格子。

格子像是两个人之间那小小的暂时没有达成的协议。鳌鳌把龟龟抱在顶头的那个大格子里,自己站在另外的顶头格子里。然后一步一步地朝龟龟走来。每一步,就是一个格子,就是一句道歉,也是一句讨好。才走两步,龟龟就没脾气了。当他快要走到了她的面前,她朝他也跨近了一个格子。

于是吵架的时候完全不用再背对背,你朝我走来,我向你走去,一个鬼脸一个笑,一个拥抱一个吻,就和好了。似乎比之前更好了一些。他们就这样进驻彼此的内心,互相妥协消耗,又互相给予成全。

后来,他们在爱情的滋润下都胖了。

“我要减肥!”龟龟信誓旦旦。

于是,他吃她的剩饭,吃得肚子摸上去软软的。然后去为她跑3站路去买减肥的无糖燕麦面包。

早上起来陪她跑步,操场旁边是食堂。饭菜的香味从里面飘出来,她就跑不动了。经常跑着跑着跑去了食堂。

后来他们给那食堂取名闻香阁。也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减肥是一条自我催眠又忽然警醒的路,所以反复,所以艰难。不过她还是瘦了点儿。多亏了一首梁静茹的《瘦瘦的》,从鳌鳌的嘴巴里唱出来,她的动力似乎足了一些。

她的小小成就,哪怕就是掉了3两肥肉,也让他替她开心。她会嘟嘴撒娇:“伦家胖了,你就不喜欢了吗?”其实自己也清楚,他开心,只是因为她雀跃了。

龟龟曾经觉得自己小鼻子有些塌。于是在网上买了个夹鼻器,据说每晚睡觉夹上,过一段时间,鼻子就高挺了。鳌鳌听说了,就是不同意。干脆以身试法,自己先用。然后他鼻子受伤了,紫色的淤青触目惊心。

也许他的鼻子太大了。龟龟想,摸一下他的鼻子,他就啊一声。她的眼泪下来了,他又啊一声。

两个人都笑了。

她的QQ里,只为他一人单独分组:岂曰无衣与子偕行。

他们还在人人网注册了个共同账号,起了个名字,叫赵小荷。他们曾说,以后有了女儿,就叫赵小荷。所有的纪念日,都是赵小荷的生日。人人网上的赵小荷,不知过了多少次生日。

他们渐渐地靠近彼此,有了越来越深的连接。不止一次说过永远。也不止一次,希望一夕忽老,不经手疲惫与胆怯的碎片,就这样到了白头。

有别的男生再在她的生命里出现,也无法再多看一眼。比他帅的,没他聪明。比他聪明的,没他可爱。比他身材好的,性格不如他。

他依赖上她的品味。她贪恋上他的包容。

他们是彼此的十全十美。

异地了。

那时候太穷,为了一张五月天的演唱会门票,龟龟见天儿疯狂转微博,半夜不眠。鳌鳌心疼啊,就强迫她早点睡觉。她说,这是我毕业前最后的心愿啊。微博的转发并没有给龟龟带来幸运。但演唱会前3天,鳌鳌变戏法的拿出了两张门票出来。

永远都记得那种狂喜与感动的感觉,龟龟说。就像自己的梦想正在被爱的人支持,那种不再求它的幸福感。还记得是在宿舍的楼下,清洁阿姨正在打扫卫生,不远处扬起的灰尘在阳光下跳跃,她捂着鼻子,也帮他捂住了鼻子。月牙的眼睛慢慢下弯,她又被感动地哭了。

他就是不告诉她,哪来的钱买了票。后来才从共同的朋友那知道,他把存了很久换新手机的钱买了门票。

可是到了演唱会的当天,龟龟却忽然家里有事,坐车回了老家。

还记得她坐在火车上,拿着手机,接听鳌鳌的电话,就那么听完了演唱会的全程。阿信唱《有些事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想象你的白发皱纹,紧贴你的轮廓。你最终的朋友,就是此刻,那些最疯最爱,和最痛……就是那些,让你不同……”

龟龟听得泪流满面。

大四上半年,龟龟去台湾的静宜大学做了一个学期的交换生。算是和鳌鳌要异地了。

在台湾,她终于去听了一场五月天的演唱会。上次是他一个人,这次是她一个人。只是没办法打电话给鳌鳌,让他也听个全程。(电话费太贵了)

听阿信唱:“假装若无其事,穿过半个城市,只为看你样子。”

心里觉得分外苦,思念也牵扯不断。恨不得立刻飞到鳌鳌的身边。

然后跟他唱:这一路走来,说不上多辛苦。庆幸心里很清楚,是因为还有那么一点在乎,才执着者短旅途。

一个学期过去了,龟龟回到母校,带回来给鳌鳌的无数礼物。票根了,明信片了,小纪念品了,那些想他的时候录下的声音了。

鳌鳌也给了龟龟很多的惊喜。她在想他的时候,他都能听见。

已经毕业了两年,他们依然在一起。
为什么他们的爱情,像童话一样美好?难道没有想分手的时候吗?

有啊,龟龟说,可是看一圈儿,还是他最好。
没有,鳌鳌说,不用看一圈儿,也是她最好。

我想,也许是因为他们更懂得如何把喜欢改写成爱。
喜欢是一阵风,而爱是流泉,源源不断。

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爱情故事,没有激烈片段,没有狗血插足,没有约炮堕胎,没有要死要活,可它依然动人,且真的是前无古人。

愿你的爱情,也是泉流。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