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为什么星座总是灵验的?人的命运是否注定?

来源:nvshengyaodongde    发布时间:2019-04-20 13:10:29

一、娱乐化的星座论和严肃的占星学


对迷恋星座者的一个批评之声,即是星座把人分成12种,而且这12种人还是按时序月份排列,多么愚蠢的想法,任何对世界的复杂性和偶然性有所认识的人,都不会相信星座对人的划分。实际上这是由于娱乐化的浅薄的星座论太过盛行的结果,占星学从来没有把人仅仅分成12种。然而即便如此,它还是比九型人格之类牵强的实用心理学多了那么几种,从而满足着心理学所不能满足的现代人了解自身的需要。




现代心理学各派,虽然都对人有着各种各样的理解,但它们的基本认识几乎都是一概而论的,或者认为人都有病,或者认为人都是环境所造就,或者试图更精细地划分人的心理需求层次,然而这些层次又变成每个人都需经验的。对现象的诊断,让我们获得了诸多心理症状的命名,却不甘认定为什么我和那个人有同样的问题,各自的原因又是什么?这样的诊断和分类,对于强调个体意识、生活日趋精致的当代人,无异于重又置身中世纪的疯人院。现代心理学不能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你作为独一无二的个体是什么样的,你跟别人有什么不同。而现代占星学正是回答这一问题的。




我们通常所说的12星座,指的是占星学上的12太阳星座,也就是在我们出生时,太阳在星盘上的位置。每个人还有月亮星座等,行星之间有角度的关系,所有行星会在这个地球自转的时刻,投射到地球剖面上,从而有了12个宫位。所有这些的集合,就是每个人出生时的星盘。同日不同年出生的人星盘是不同的,同一天不同时刻出生的人星盘也有很大差别;即便双胞胎,前后相隔十几到数十分钟出生,星盘上的差异也足以体现他们个体的差异。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不同于别人的星盘。占星学研究星盘,绝不会依据任何一个局部的信息,对一个人的性格下断言。


二、星座不是心理暗示,也不是概率问题


因此那些认为星座不过是心理暗示的人,是只听说了流行的娱乐化的星座论,而不了解占星学,所作出的推测。即便通常对太阳星座娱乐性的描述,总是包含着正反两种情形,使人认为它具有一种普适的含混与迷惑性,这些描述也往往是针对一些特定面向和特征而言,并不像持此论者认为得那样普适。何况这种辩证方式,正是现代心理占星的一种方法论性质的特征。另一些怀着宽容心态的科学主义者,则会接受占星是概率问题。实际上这也是一种基于猜测的错判。这两种认识,大抵都出于对星座的了解仅限12太阳星座,而并不了解星盘的概念。占星学不是概率问题,占星学追求的是针对个体的具体与精确。




三、不同文化之下的同一个规律


占星是文化的产物,但占星的本质不是文化。占星与科学的那些学科一样,是研究某种客观规律的学术。目前为止,科学还没有介入占星的领域,占星体系仍是一种前科学的表述。但不能认为一种认识,不是科学所得出的,就是迷信,就否认它也像科学一样在一定程度上向着客观规律靠近。




一个证明是这样的。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文明,都产生了各自的占星学。即便认为埃及占星、巴比伦占星、印度占星和欧洲中世纪的占星,有过相互沟通和借鉴,而中国元明时期也受西方影响,出现了类似星盘的占星体系,那么用周易话语描述的八字四柱,显然是与西方占星毫无联系。但中国的八字四柱与西方占星本质上是一回事。都是以出生时、地为条件,得出人的性格与命运,不但如此,考察对象也几乎相同。四柱中的月柱,其周期既不是一个公历年,也不是一个农历年,相当于24节气的年周期,而每个的星座起始日几乎吻合于中国的节气,月柱的周期与12太阳星座的周期是相同的;四柱中的日柱,周期是27-28天,相当于月亮的公转周期,即月亮星座的周期;四柱中的时柱,周期24小时即地球的自转周期,与占星中的12宫周期相同。因而可以看出,八字和占星所描述的是同一个规律,只不过用以描述的象征体系不同。在不同文化中的人类,在未有彼此沟通的情况下,发现了同一个规律,那么对这个规律的描述仅是一种文化现象,还是更有可能是一种客观的存在呢?


四、占星研究的是人与时间的关系


那么这个规律是什么?占星所研究的性格、命运一类问题,概括来看,就是人与时间的关系。人对自身的度量,包括科学对人的界定,通常是限于三维空间的。比如身高、质量、身体结构、运动机能等等。而对于时间,通常认为它承载着我们,在它的河上流动,但它既不在我们的身体中,也不介入我们。实际上或许并非如此,我们跟时间同样有着极其深刻的联系。占星撷取时间的刻度,研究时间对我们有何种意义,如何冲洗并塑造了我们。




由此可以理解,为什么以出生时刻,作为研究我们性格乃至生命过程的依据。每个人出生的时刻,即是出现在时间这个维度的坐标轴上的起始点,即代表他生命的一点。因此,星盘不是按受孕时间,而是按出生时间,既不考虑早产或晚产,也不考虑以自然还是手术的方式出生。唯一重要的是你在那个时刻出现,成为人的存在。


五、难道遥远星体能够影响到我们?


但仍然有一些疑问。最明显一点即是,难道我们这些微小的生命——我们的性格、我们的生命境遇,真的受到那些遥远星体的影响?太阳带给我们光和热,月亮带来潮汐,这些星体的影响显而易见,但十分遥远的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我们真的能感受到它们引力或什么力量的影响吗?它们所到达地球的引力与太阳、月亮相比几乎为零,但在星盘上,它们却发出了重要的讯息。




对于这个问题,有人提到蝴蝶效应,我无法否定或确认。但另一个更合理的设想则不是出于测度这种直接施予的影响。有一种古代思想,在某些科学领域也得到认同,即认为大尺度下的事物与小尺度下的事物,在结构上有某种对应。照此看来,占星所依据的是太阳系结构,与我们生命结构的对应。我们想了解自己、看到自己与时间的关系,但我们自身太微观了,时间是看不见的,而我们出生的那个时刻又已经逝去。因而我们仰观天象,研究太阳系星体之间的关系,是为了重构那个已经逝去的出生的时间点;研究那个时刻星体的关系,就是研究那个刻度的时间和在那时诞生的我们自己。


六、占星学与遗传学的矛盾


另一个让占星学难以被接受的问题,在于其与遗传学的矛盾。在现代科学观念下,我们大抵都是相信遗传的,认为每个人的特质在很大程度上得自遗传,另一部分得自环境的影响。那么星盘又标识了人的性格。占星学表面上和遗传学毫不相干,相信遗传就不能相信星盘,相信星盘就不能相信遗传。对于这个矛盾,我已做了一些初步的调查。我所得出的假设是,星盘中包含遗传的内容,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星座是遗传的。




在父母是同一太阳星座的案例中,我发现有相当大比例的孩子仍然是这一星座,而其中又有相当大比例的孩子,其个人行星(占星学上将太阳、月亮、水星、金星和火星称为个人行星)中有四颗都在这一星座。我想这是星座和遗传的复杂关系中的特殊情况,就像一个复杂函数代入合适的数值,得到整数的解。在不同太阳星座的父母所生子女中,其星盘仍然与父母的星座有某种内在和复杂的联系,如果拿子女星盘与父母的星盘做比照,可以看到的联系就更多。由此可见,星盘的理论与遗传学是不矛盾的。如果科学有意介入占星研究,遗传问题将是一个有价值的切入点。


我们可以假设,将父母的星盘作为条件构造一个关于孩子出生时间的函数。当有父母一方是确定的,孩子的出生时间存在无限的可能性;而当父母的另一方也确定,孩子的出生时间就可能被限定在一个值域中。尽管在这个值域中,出生时间的解仍然可能是无穷多个,但可能性却被限制在了一些区间中。偶然性被缩小了,而某种必然性被看出。


我们的生命到底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当科学证实,每个人的出生不过是无数精子与卵子在极其偶然中的结合,我们被迫地承认了自己的偶然与渺小,又多么心有不甘。为什么我们是偶然的,却感觉到自己那样重要?难道我们真的只是偶然的产物吗?占星学再次让我们心中的古老观念呼之欲出:每一个生命的存在包含着必然性的庄严。


七、主观的知识与天赋的学习


科学是否可以研究占星,或者当代的占星学是否需要科学的介入?多数前科学的领域,都已被科学占领,那些象征性的语言,都被数学的精确语言所代替。那么占星呢?我认为科学介入占星是值得期待的,但同时,科学必须对自身做些改变才可能进入这一领域。为什么这样说,涉及到科学和占星在世界观与方法论上的本质区别。数学语言还是象征性语言,并不是科学与占星学最本质的区别。




最本质的区别在于:科学是排除主观性的,而占星学是以主观为中心的。科学研究的基本手段,观测与实验,都须尽量排除观测者或实验者之于考察对象的影响,而占星则更近似于中医或文学,首先要做的是体察自己,自我的经验构成了占星专业经验的重要部分。天文学早已废黜了地心说,而占星学仍然依据地心说的太阳系模型,就是因为占星学的世界不是那个客观的真实世界,而是主观所见到的世界。譬如在天文学上,我们知道太阳和月亮是极其不同的,它们的性质、构成完全不同,体积和质量相差甚远,但在占星学上,太阳星座和月亮星座是同等重要的,其理由是:在我们肉眼看起来,太阳和月亮的大小相近。这个听起来幼稚的理由,包含着一个朴素的道理,即尽管太阳和月亮实际大小相差甚远,它们与地球的距离也在反比上相差甚远,而以主观为中心的观察结论,融合它们的实际大小和与我们距离的关系。排除自我,科学的真理显而易见,包含自我,哪一种看法更真实,对我们更有意义,就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判定了。


同样地,科学与占星的学习方式是不同的。科学的客观性带来了一种可复制的、标准化的、大众的学习,每个人都可以学习并获得科学的知识和研究方法;而在这方面,占星亦与中医或文学相似,它的主观性基础无法实现一种大众的学习,占星是需要天赋的学习。


八、存在先于星盘


对于个人星盘,占星学上强调一种整体的看法。因此,一个占星师读解个人星盘,与在网上查出星盘看到的解释,效果是完全不同的。后者只是计算机的排列组合,每个行星、宫位的释义很可能发生矛盾。因而占星师不能做一个星盘查询的网页,他拿到一个人的星盘,要看到这个人性格与人生的要点所在。




在越来越多的咨商中我发现,一个人星盘上的许多信息都同时说明了相互关联的一两件事。这一现象可以由另一情形侧面证明:古典占星与现代占星相比,是没有天王星、海王星和冥王星的,尽管古典占星和现代占星的阐释体系相差很多,但无论用哪一种,所得出对这个人的基本判断是一致的;同样习惯使用几颗小行星和不用小行星的占星师,所得出的结论也不会有原则不同。是否使用更少的元素排盘,只在于你对元素内涵所挖掘的程度。


像小说家虚构人物那样凭空设想一个不存在的人的星盘,是不成立的。你不可能用星座、行星和宫位的元素任意组合出一个星盘,那个时间是不存在的,你也不可能任意选取一个地球位置上的时间点,认为那是一个存在的人的星盘。并不是任何一地的每时都有人出生,如果你并不确知那时那地有人出生,你排出的星盘就很难说是一个成立的人的星盘。在那张盘上的各个部分,很可能找不到作为一个人的整体、有机的联系。因此,人的存在先于星盘。


九、预测是否可能


预测是否可能,这是了解占星后绕不开的问题。但谈论这个问题,又牵涉到对宿命论与人的能动性的看法。对于现在的多数人而言,这个问题似乎是不存在的,因为我们大都接受了理性的励志看法,即人的未来是靠自己的思想和行动创造的,视宿命论为荒谬。在生活中,如果检视我们做事的成与败、得与失,往往一半对一半,但人们依旧期待着增进理性的能力,以求万无一失。实际上,这只是我们时代的看法。中国古人向来重视时机的概念,所谓天时地利、相时而动;埃斯库罗斯则借泰坦普罗米修斯之口说,人的技艺终究胜不过定数。




占星学认为,预测是可能的。占星中有一项技能叫生时校正,即如果你不知道出生的确切时间,则可根据生命中发生过的一些重要事件时刻,反推出生时间。这是预测的反向应用。但对于人的能动性,古典和现代占星的看法不同。古典占星学基于宿命论,认为人的命运是注定的,自己不可能有所改变。现代占星否定了古典占星的凶吉观和宿命论,认为人的经验、觉知可以促成某种转化。但这个能动性和转化,是在一个范围里的。《当代占星研究》的作者汤普金斯女士曾经在一次讲座中谈到,占星师可以预测什么?星盘里构成一个人命运的社会性因素是可以预测,越是个人的部分越不必预测。这是现代的一种看法。


然而当我们认为可以改变自己,我们是否真的能摆脱那些让我们一次次置身的熟悉的境遇?当我们一次次告诉自己要吸取教训,我们是否真的能克服自己的天性,不去重复那些犯过的错误?因而,人的能动性到底能发挥到多大程度?我以为唯一可以确定的改变是人对自身认知的增进,而非事实发生的那些事情。


很多人关心,预测是否可以规避未来的灾祸?而这个猜想又陷入一种悖论,假使因为预测导致避免了什么,又怎能验证这一预测,预测之事没有发生,即等于对预测的否定。从宿命论的角度考量,假使你寻求预测,并做了什么以求改变,这一切难道不是命运的一部分吗?难道我们每时想什么、说什么,就真的仅仅是自己要这样想的,而不是被我们身处的环境和时间累积经验所促动的吗?由此,预测的意义又仅限于认知。因而真正懂得占星的人是不去靠预测生活的。古人言,尽人事,知天命,我以为从语法上理解,并非并列地说了两件事,而是一个因果,即只有尽人事,才可能知天命。


名人的星座运势




明星的星座运势




你想知道自己的命运及运势吗?下方二维码可以告诉你!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