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不眠之夜(32)唇上,还滋生着刚刚被男人允吸过的浅疼,一缕缕的,不似很疼,却缭人心弦。

来源:ycgjwxml    发布时间:2019-04-14 21:55:56

 吻毕,唇分;雪落逃似的下了车,连头也不敢回的朝亮着灯的封家客厅跑去。

    自己要疯了,真的要疯了!竟然会如此贪恋他的吻!他可是自己的……

    雪落不敢去深想深究,她真的快崩溃了。自己怎么能这样?刚刚车门已经打开了,自己明明可以避开的,可却默认了男人亲吻自己的行为!

    自己一定是疯了!被那个男人蛊惑得边自己姓什么恐怕都快忘记了吧?

    雪落很鄙视这样的自己!分明这就是一种自甘堕落的行为,可自己竟然沉沦于其中不能自拔。更恐怖的是,自己好像……好像还有那么点儿小小的期待?

    自己真的要疯了!被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一点儿一点儿的给逼疯了!

    “太太,二少爷呢?”安婶端出一碗滋补血气的红枣莲子羹出来,想让太太睡觉之前喝了暖身。

    “哦,他,他有急事儿要去办。”雪落用双手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不敢抬头看安婶,生怕安婶从她红彤彤的脸上读出什么异样的端倪来。

    雪落哪会知道:她跟封行朗能相亲相爱,一直是安婶希冀恳求的。大少爷封立昕急急火火的给封行朗成了这门亲事,目的也正是让封行朗和雪落在最快的时间里能够爱上彼此。

    唇上,还滋生着刚刚被男人允吸过的浅疼,一缕缕的,不似很疼,却缭人心弦。将雪落的一颗心,悸动得七上八下的,就像丢了n头小鹿,扑通扑通的蹦哒个没完没了。

    看到太太雪落脸颊上那羞中带媚的神情,安婶会意的一笑:爱上了就好,爱上了就好啊!要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怀上小少爷,那就更好了!安婶总是会操心劳肺的想得这么深远!好像相亲相爱的目的,就是为了延绵子嗣一样。

    好直白,也好直接!

    “太太,你身上的客人走了没?要不要我再给您去买点儿女人用品?”安婶试探的问道。她口中的‘客人’,指的便是‘大姨妈’。文明一点儿讲,那叫例假。

    “不用了。我量不多,也就三四天。大概明后天就好了。行朗他给我买了很多……”

    一提及封行朗,雪落刚刚才平静下来的心绪又澎湃了起来,净美的小脸上又增一抹俏红,“够,够用了。”

    “够用了就好。”安婶转过身去,已经开始在掰指头计算着时间了。雪落不知道她在算什么,只看到安婶满脸的严实和认真,好像是在计算着某件重中之重的大事儿。

    在安婶看来,绵延子嗣当然是重中之重的大事儿。常言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安婶计算的,便是雪落下一回的排卵期。她要给二少爷和雪落算好日子。这也是封立昕的意思。

    “安婶,立昕晚饭吃过了没有?”雪落淡染着歉意询问道。她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是封立昕的‘妻子’。直到现在她还不知情,自己并不是封立昕的妻子,而是封立昕的弟媳。

    “吃过了,吃过了。二少爷在出门之前喂过了。”安婶回应着太太的问话。

    “那我再端点儿夜宵进去给他吧。”总之,雪落就是想看看封立昕。只有见到封立昕后,面对她早已是别人人妻的事实,才好让自己被封行朗扰乱的心绪得以平静。

    雪落努力的隐忍着自己的感情世界。道德将她束缚成了一个有着传统封建思想的女人。

    “不用……估计大少爷现在已经休息下了。”安婶说道。

    “没关系的。”雪落端起那碗安婶盛给她的红枣莲子羹便匆匆忙忙上楼去了。

    在二楼的医疗室前,雪落最终还是被莫管家给拦了下来。但抓着那扇门的门把手,雪落心头被封行朗撩起的悸动,便得以慢慢的平静,然后掩藏在了灵魂的深处。

    雪落清楚的告诫自己:不能再跟封行朗如此的纠缠不清下去了!他是封立昕的弟弟,是封立昕能为他舍弃自己生命的宝贝弟弟。她不能继续纵容着自己的感情无拘无束的发展下去了!那不仅仅会害了她自己,也会害了封行朗,更会伤到封立昕原本就残疾的身心。

    看到太太雪落默默的在医疗室的门前掉着眼泪,莫管家是心疼不已。多好的好孩子啊,却要在封家承受着恩恩怨怨带来的困惑和苦楚。这心该得多坚韧,才能挺过去啊!

    “太太,怎么了?是不是二少爷又欺负你了?”莫管家压低声音柔声询问。

    雪落摇了摇头,“没有,我挺好了。莫管家,什么时候立昕想见我了,请您一定要及时通知我。您放心,我是立昕的妻子,我没有恶意,更不会伤害立昕的。”

    雪落极力的想跟莫管家表达:自己嫁来封家真的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请求他们不要再排斥她。不被人待见的滋味,真的好难受。

    “我知道了太太。时候不早了,您早些回房休息去吧。”莫管家委婉的劝说着雪落。

    今晚,雪落选择了睡在二楼的婚房里。房间里的装饰依旧延续着喜庆的气息,雪落深呼吸着,想嗅到一些属于‘丈夫’封立昕的味道。

    雪落疑惑过:每次封立昕跟她见面时,虽说面目被大火烧得狰狞,但还是身强体壮的。无论是呼吸还是心跳,都强而有力。并没有严重到要靠呼吸机来维持生命的地步。甚至于那天晚上,他抱着她小憩时,她还能感觉到他蓬勃的男人象征。

    可为什么安婶和莫管家都将封立昕的病情描绘得那么严重呢?究竟是为了向外界,向封一明他们隐瞒什么,还是故意针对她林雪落?是怕她泄露什么吗?

    雪落满满的困惑。她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宁思这一切。为什么封家的人不让她随意能见到封立昕呢?还是在顾忌她嫁进封家来有图谋不轨之心?

    真够累心的!

    ****

    夜莊,申城最大的娱乐王国。

    太子爷白默这回没有置身一片花花草草之中,而是静立在一扇门前等候着某个人。

    一身白衣,映得他温润如玉又云淡风清。一派脱俗秀逸,不染风尘。

    他所等之人,便是封行朗。

    “查到蓝悠悠的行踪了?”封行朗疾步而至,丰神俊朗的面容冷峻又清冽。

    白默没有接声儿,而是用手指了指那扇钻石级vip包间的门,示意封行朗进去。

  这个钻石级的vip豪华包间,封行朗是熟识的。这是他跟白默和严邦三人经常聚集在一起谈人生、谈理想的地方。只是时过境迁,原本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的三兄弟,现在俨然出现了隔阂。

    “朗哥,你想见的人在里面。”白默的神情很严肃,甚至于还有那么点儿不易察觉的小紧张。

    能让太子爷白默紧张的事不多,甚至于面对百来号人在他面前打架斗殴,他都能淡定的左拥右抱,葡萄美酒。

    封行朗知道:里面的人绝对不会是蓝悠悠。或许他是知道是谁的。

    豪包的门被他推了开来,他稳健着步伐走了进去。

    沙发上坐着个男人:遒劲的胸肌几乎要透衣而出,有着斯瓦辛格般健壮如牛的体魄;那两条随意搁置在吧台上的劲腿,隐匿着无穷的爆发力;一身黑的他给人以毁天灭地的气势!不算英俊,却突显出男人的刚毅与坚实。

    这个男人叫严邦!

    看到严邦之后,封行朗转身便要离开。

    “朗,我也很想平安的救出你们兄弟俩!可当时的情形,容不得我那么做!”严邦站起身来,高大的身躯,如实一堵厚实的铜墙铁壁。甚至于要比一米八五的封行朗还要高出半个头。

    严邦,就是三个月前从火海里救出封行朗的人。

    从情理上来讲,封行朗是应该感谢严邦的,毕竟严邦冒着生命危险将他从快爆炸的地下仓库里把他救了出来。

    可事实是:封行朗痛恨将自己救出,却将大哥封立昕留下的严邦!

    严邦是理智的。因为当时的情况,如果是他严邦留下去手动打开逃生的闸门,那已经受伤的封家俩兄弟最终还是逃不出去。因为那扇沉重的库门同样会拖累死他们两兄弟。

    所以当时严邦做出的选择,无疑是最科学最理智的。

    可封行朗却接受不了!他宁可自己死,也不愿看到现在的大哥封立昕活得生不如死。

    “为什么当时选择救出我,而不是我大哥?你明知道这样的选择只会让我憎恨你!”封行朗转过身,对着严邦声嘶力竭的咆哮。

    严邦默了。

    该解释的话,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对封行朗解释过了。他能理解封行朗的心情,也知道封行朗并不是真正的憎恨他。只是痛苦在堆积之下,便需要一个发泄口。而自己就是封行朗的发泄对象!

    一重拳砸在了豪包的大理石墙壁上,拳头表层的皮肤被沾粘在了墙壁上,有鲜血溢出。

    严邦静静的看着发泄着怨恨的封行朗,却并没有上前来制止。而是任由封行朗伤害着他自己。

    良久,觉得封行朗的情绪平稳一些后,他才缓声一句:“朗,我查到蓝悠悠的下落了。”

    ***

    封行朗抽烟向来随性。他本就大爷,自然也就不受时间地点的约束。

    自从雪落嫁进封家之后,他却潜意识的收敛了一些,至少会在雪落在的场合中询问她的意见。

    而现在,他的心情实在是糟糕透了。劲指点去烟灰,周而复始的送至唇间深吸,虽说开了空气净化器,可来不及散去的烟雾,还是会缭绕在他的周身。那张俊脸阴森森的,毁天灭地似的玄寒着。

    封行朗坐在离喜庆婚床不远的沙发上,急切的用抽烟的方式来平稳自己的情绪;他的目光紧锁在床上的雪落身上,娇小的身姿不仔细看,会错当船上根本没睡着人。

    烟在指间燃尽,炙烫到指间的表层皮肤,封行朗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盯着这个睡熟的女人看了好久。在烟灰缸里掐灭,封行朗微微轻吁出一个带着愠怒的气息,随后又点上了下一支烟。

    真想揪起睡得没心没肺的女人,跟他一起排解这样的苦闷和压抑。只是那张恬静的脸庞,似乎圣洁得让他不忍心去动粗。于是,在周而复始的愠怒中,封行朗只是重复着抽烟的动作。

    黎明的晨,空气更为清新。原本是应该让人睡意更浓的。可雪落还是醒了过来。不知道是因为男人的吸烟,还是因为男人的存在,总之,她就这么醒了。算不得自然醒,也谈不上被扰醒。

    雪落寻看着自己的身侧:还好,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她便微微吁了一个紧张的气息。小脸上泛着刚刚睡醒的迷糊,格外的惹人怜爱。

    “扰醒你了?”

    一声微带沙哑的沉沉男声。应该是吸烟过多的缘故,封行朗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乏力。

    “啊……你在啊?”雪落本能的惊慌一声。这一声微带惊愕,或许还有其它隐约的深意。

    是因为封行朗不在,可他却在?还是因为封行朗会在,而他真的在?

    “嗯。”封行朗沉声哼应。似乎今早的他,很清肃很凛然,丝毫没有要戏耍雪落的意思。跟正常人无疑。

    男人并不有跟她同睡一张床,而是乖乖的坐离在一旁的沙发上,所以雪落还是微微轻松的。难道封行朗也意识到他自己的行为很不靠谱,所以下定决心改邪归正了?这回,雪落真的想多了。其实封行朗只是没那个心境罢了。

    同时雪落也看到,封行朗跟前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蒂,从数量上来看,他吸烟的时间应该有一两个小时之久。天呢,他坐在这里吸了一两个小时的烟,自己竟然毫无感觉,还睡得这么踏实酣然?指不定自己被他给卖了还醒不来呢。

    封行朗吸了那么多的烟,要不是因为开了空气净化器,估计雪落早被熏醒了。雪落记得自己睡前并没有打开空气净化器,应该是男人自己后来打开的。看来还挺有素养的。

    素养是么?要是这个男人真有素养,他就不会跑来她这个‘嫂子’的房间了!不过今天的表现,总比之前好过很多。

    “雪落,我要出国几天。”封行朗因吸烟过多,嗓子沙哑而低沉。

    “出国几天?你一个人去吗?不带你大哥一起去做植皮手术么?”

    雪落紧声问道。因为她知道封行朗最近一直在筹备封立昕出国去做植皮手术的事宜。

    “对,我一个人。”

    良久,封行朗又沉声似在自语:“一个连求生意识都丧失了的心,即便他人强行挽救,也终将是一具行尸走肉!与其客死他乡,倒不如让他身留故里。”

点击阅读原文有惊喜哦!注册并成功激活398,可得价值15元的驱蚊液一瓶,激活3118,可得396元的纳通胶囊一瓶,激活3118+7600可得价值398的纳通胶囊三瓶,加微信:ycgj3369,领豪礼,送哦!特别提示,v号为:5个8,5个9,5个6的,更有神秘大礼相送!!!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