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一本好书《巨流河》

来源:peterandjoy    发布时间:2017-10-06 22:28:19

最近阅读了一本给我巨大震撼的书,是台湾学者齐邦媛的《巨流河》,作者以80岁的高龄,以坚强的毅力花费四年时间写下这本壮阔的个人回忆录,也是近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以及国家坎坷命运的缩影。自家乡东北辽宁铁岭开始,后到南京,再到北京,抗日战争期间流落到陪都重庆,在战时考入当时的国立武汉大学,后去台湾大学任教,从此他乡变故乡,而东北则成为永远回不去的“歌声中的故乡”。


 
(大陆版)

书中的一条关键线索是齐邦媛的父亲齐世英先生,因想了解更多,我后又看了《齐世英口述自传》。齐世英先生是国民党资深党务干部,自轻时留学日本和德国,在当时的东北,他所受的教育是顶尖的,可谓凤毛麟角,在国外的教育经历,使得齐世英先生具备了的独立思考的正气,对旧势力,对军阀有着极大的反感,因此他回国就参与了郭松龄反张作霖事件,后失败,逃亡后经过观察以及思考,加入了国民党着手党务工作。齐世英先生坚定地相信“只有真正的知识和合理的教育才能潜移默化拯救积弱的中国,而不是激动热情的群众运动”。齐世英先生极具抱负,对三民主义有着坚定不移的信仰。值得钦佩的是,虽与日本和德国有着极深的渊源,但齐世英先生有着中华民族的气节,憎恶日本侵略,也并没有任职汪伪政权。抗日期间,凭借人脉,通过党组织暗中联络沦陷的东北地区的义勇军的抗日工作,是东北地区地下抗日的背后推手;办教育,创建国立中山中学,为中国储备人才,真正做到“弦歌不辍”。国民党败走台湾后,先生依然怀有远大理想,为台湾的民主播种,是新党(现民进党)的创始人之一。他的一生,是为理想奋斗但又理想破灭的一生,在时代和命运的潮流中,个人纵有钢铁般的意志,也难以舒展抱负。这一代人的一生,大起大落,后人读来,不胜感慨。

 

在读《巨流河》这本书的过程中,我多次落泪,为家国命运的心痛,为那如此宝贵的在漫漫黑夜中坚韧守候的信念,也为那铁骨铮铮的国人气概


摘录印象颇深的几段:


抗日时期,作者随同中山中学的学生们从汉口逃往湘乡的途中,当时车辆稀缺,大多数学生走路,作者的哥哥也在步行的队伍中,当时作者舅舅让哥哥上车,在司机旁边挤出一个位置来,齐世英先生赶到后看到说“我们带出来的这些学生,很多都是独子,他们家里把独子交给我们,要保留一个种,为什么他们走路,我的独子就该坐车?”

 

1945年战事失利时,日军可能进军四川,教育部下令各校在紧急时撤退到大凉山地区的“雷马屏峨”。作者写道:在大学很少见到校长,更少听他训话。我记得那天在初春的寒风中,中国早期的化学学者,武大创校人之一的王校长(王星拱)穿着它的旧长袍,面容清癯,语调悲戚,简短地结语说:“我们已经艰辛地撑了八年,绝没有放弃的一天,大家都要尽个人的力,教育部命令各校,不到最后一日,弦歌不辍。”…人生没有绝路,任何情况之下,“弦歌不辍”是我活着的最大依靠。

 

作者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如果重庆失守,如何从“雷马屏峨”找到回家的路。父亲回信:“国内战线太广,目前确实费力,但盟军在太平洋及欧洲局势日渐好转。吾儿随学校行动可保安全,无论战局如何变化,我在有生之年必能找到你。”


这是我看过的最有力也是最感动的父亲对子女的话。

 

还有让我最痛心不已的是第48页“国破家亡”一节,写逃亡过程中,作者母亲病危,一岁半的小妹妹静媛患急性肠炎病死的情形。如此哀痛,作者极尽克制,虽寥寥数笔,但给人久久的撕心裂肺之痛。从此,我再也忘不掉这个70多年前失去生命的可爱的小女婴。我怀中也有一个差不多年龄的小女孩,也一样可爱,也一样刚会跌跌撞撞走路,也一样牙牙学语……愿悲伤不再降临。

 

这本书的内容很丰富,除了作者个人的经历、父亲的影响、其他的人物也栩栩如生,作者的母亲、老师朱光潜、义兄张大飞很多篇幅也讲述了作者后来在台湾的艰辛奋斗史。当然最吸引我的还是1949年之前作者在大陆的经历。我对历史的了解,如刘瑜所说,是从负数到零的过程,先清零后再补充,这些类似的书,是回归常识,也是真正认清我们所在国家的命运的途径。


P.S. 虽然台湾版和大陆版有一些差距,但个人认为大陆版已经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原文的意图,已相当不易。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