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悟空随记13则

来源:sun1sheng    发布时间:2019-03-26 06:42:56
悟空随记13则
孙一圣



1、锯木头

2016-02-04 22:34:30


今天我爸在鸡群旁边锯木头。那根木头太长了,他要锯短一些。锯完之后他拿着木头走了。我拿起剩下的木头继续锯木头。我把剩下的木头锯成8个小圆片。象棋那么大小,那么厚薄。我一上一下锯木头的时候,鸡群躲在一个角落里,不吭声,只是头点地似的啄食吃。之前他们还在唧唧咕咕的叫着。这时候我觉着我的时间和鸡的时间是不一样的了。鸡们的时间是一个点一个点的,一只鸡是一个点的时间。而我的时间却被我锯得一截一截的。到了晚上,要煮饭炒菜了,我要找柴火烧锅,我找了一大堆。我起了火。后来我把那八截木头也给烧了。今天做的饭菜是小鸡炖蘑菇。


2、集会

2016-02-06 12:05:49


今天是集会的日子,人山人海。他被埋在一堆衣服里,我看不见他,只能看到一个大喇叭在叫卖衣服。一个条案上,整齐地搁着一条条秋衣秋裤,男女式纯棉秋衣秋裤,像是一条条大腿挂在条案上售卖。另一个条案上,堆满了内裤,加肥加大加厚,像是一堆屁股在售卖。喇叭一整天分明是在叫卖:清仓处理,男女式纯肉大腿,15元两个;加肥加大加厚屁股,5块钱两个。

3、罗汉

2016-02-07 13:26:35


记得是小时候,时候是正月十五,这天是给姥爷做寿。我大约有7岁8岁的样子。去姥爷家。跟表弟表妹没玩炮仗,还有烟花。有一个大大的烟花筒,是点燃过的,里头是空的。我把一挂鞭炮一个个剥开,炮捻子扔掉,火药一个个都倒进烟花筒里。后来是火药有好多。一根火柴点燃了,轰一下,爆掉了,我来不及躲开,眉毛和睫毛全给燎没了。就此,成了罗汉。


4、昨夜在下雨

2016-02-29 21:55:32


昨夜在下雨
雨声滴答滴答
全都挂了屋檐

我坐在椅子上写诗
我坐在椅子上吃饭

大地深埋雨滴
来年长出大雨
椅子传给椅子
去年叔叔刚走

看见一个鬼魂呢
新神尚未请到

亲亲我的疼疼啊
搞不好我就挂了


5、土行孙

2016-03-03 18:03:37


一九六某年,他姓孙。每次回家都磨磨蹭蹭,不得已才开门进屋。妻子正在家里等待,侧头蹙眉。他走上去,每一步都蹭着地,恨不能把地撅个坑。妻子不理他。他说,方圆十里跑了遍也没找到吃食,只能将就一晚,勉强吃些麦糠咸菜了。“你就不能走得再远一些吗?”妻子分明怨恨道。他答应妻子明天一定再多走三五里,赌咒发了誓。掌灯时分,他吃得少,却劝妻子多吃。妻子哼一声,吃了半碗便放下了,声声如牛嚼干草饭后,他跟在妻子后头,看着妻子更加消瘦的背影,叹一口气,愈加伤心,妻子仿佛比往常要高些,许是愈加黄瘦的错觉,真怕她倒地了呢。翌日,天还未亮,妻子尚在熟睡,他早早起床出门去了。他果是多走了三五里,脚下蹭蹭,举目四望,乌鸦的叫声遍地,荒草萋萋,一颗人也望不见,半颗粮食也寻不到。直到天色见暗,他才掉身回家。妻子又是一阵埋怨。到了第三天他走得比前一天更远了,一无斩获。但他毫不懈怠,每天都比前一天多走三五里,每次回来妻子也都比前日高些。家里的麦糠和咸菜日见缸底,早已断粮好些日子了,他早没力气走路了,直到半夜,才拖着残存的最后一口气回到家里。他喊着妻子。妻子远远听见,急慌慌地点了蜡烛,披衣出门,却咋地也找不见他。他说我在这里啊,我快要死了。妻子打着烛火循声望去,还是找不到他。这时他已经已经仅剩半个头颅了,只有眼睛瞧得见,话却说不出了,但他还在往家里遁去,他看见妻子了,她又高了许多,真是飞升也似的高呀。“我要有那么高就好了。”剩下的半个脑子想。终于还是没到家门口,他便整个人儿都不见了。妻子晓得再也找不到他了,因为这几日来,他一天天矮下去,每出门一天他便矮一截,开始她还意识到,因为她太饿了,直到他被大地磨掉半个身子她才知晓。她不知道他是被一天天磨掉身子的,还是一天天被大地埋掉身子的。直到这最后一天,他连一根毛也不剩了。她却顾不上这些,因为她已经好日子没吃东西,她太饿了,饿得近乎要飞升了。“哪的黄土不埋人呢。”她想着想着,几乎不会走路了,便抹了一把眼泪,回屋去了。


6、名字

2016-03-22 21:01:21


因为疾病烦扰,今天又去医院。排队拿号的时候,这些名字在屏幕上一闪一闪亮晶晶。屏幕上每消失一个名字就会有一个人站到窗口上去,就像是那些个名字从屏幕里跳下来,变成一个人。因为我写小说的时候总不会起名字,每次都是跑医院去记下一堆名字留着以后随取随用,我再次一一记下了这些人的名字,揣进兜里。我的那些小说里的人名是一堆病人的名字,不是这病便是那病,甚至是死之将至的名字。


7、四月

2016-04-11 23:33:15


走过春天,趟过河流
从一种颜色,跳进另一种颜色
让麦子有别于麦子
让黑夜有别于黑夜

你不再看见
我把白天归还大地
我把大地归于埋葬


8、夜临江渚

2016-06-06 11:11:42


清风滟滟潋千里,
春江落啼濯星辉。
明月无声潜江底,
不为横波随流水。


9、动机

2016-07-14 19:57:55


注:应杂志之遥写的关于小说《花娘》的创作谈,乱写一通。小说就不贴了,如这个文章之说写的不好。

写小说不是讲故事,也不是叙述,我将之归结在捕捉,看你能动性的强与弱,捉得到不是气运,捉不到可能是努力不够。

《花娘》这个故事是我听父亲讲的。人物们也是我从小见惯、熟悉的,开始写了个小说叫《因父之名》,以男性视角写就,当时之成立归功于细节的到位和事件的安排。时隔两年,现实人物有了后来的发展,也就因势利导,遂又以女性视角想了《花娘》的构思,故事是亲见了的,特别是那场大雨和那副泡涨的棺材,便重新找个视点又把这材料写一遍。

写完不太放心,就搁置了。如今看来,《花娘》是一个不太成功的尝试。不是因为短促。七千多字对于短篇来讲也已不短。我的不满意是在内容的处理和细节建构,甚至结尾的过分讨巧上。这样的小说结构处理是对小说经典模式的套用,马尔克斯的《圣徒》,菊池宽的《投河救助业》等,无非某某执着于某事而不成,到后来他的这份过分执着反倒成就了他。这样把不同的题材套进这样一个体系,只要写得不算太坏就能把人物和事件写得令人印象深刻。短篇小说的经典性写法有很多种,这是最讨巧省事的一种,这也许是我开初不太放心的缘由吧。

每个小说都会有它本身最初的触发点,无论是触发给作家本人的,比如福克纳《喧哗与骚动》的最开始一个小女孩的意象,还是作家安排给小说的动机。

最近读鲁迅,无可避免惊异于他的好。我不想说他有多好,也不想论及,尽管我不太喜欢他有些过度解构的诸如《故事新编》,不管细节、叙事以及种种点点,我最喜欢的是《铸剑》和《奔月》。《奔月》的幽默、解构不再论及。总体看看《故事新编》的调调语气均是轻松、谐趣、解构的,读来如赏玩古物,没有肃穆感,只有兴味儿。所以,独独《铸剑》是《故事新编》里最悲剧气氛的一篇,是的,无论表面还是内核这篇的悲剧意味是太过强烈。这是最为可疑的一点。仔细读读,我看到了鲁迅玩的小花招——这篇小说的动机是鲁迅给我们开的一个大玩笑。

小说所有的触发点都来源于眉间尺他爹铸了把好剑招的祸,剑是哪来的,铁铸的,铁又是哪来的,且看原文:

“二十年前,王妃生下了一块铁,听说是抱了一回铁柱之后受孕的,是一块纯青透明的铁。大王知道是异宝,便决计用来铸一把剑,想用它保国,用它杀敌,用它防身。”

我们读小说,即使是《故事新编》这类魔幻或神话小说不能按魔幻或神话读,一定要按现实状态读,不能有奇异的份,王妃抱铁柱受孕生铁,这是奇事,细细想来,神话之事向来是不可言说之事的障眼法,这王妃哪里是抱铁柱受孕,分明是出轨受孕,此事明明是宫廷绯闻嘛,与宫廷狸猫换太子一个回事。

鲁迅的这个花招每每想及均令我捧腹,印象深刻。这是鲁迅鲜有人论及的东西。我还想说说沈从文鲜有人论及的一个小说。

在沈从文的一篇短篇小说《都市一妇人》中最鲜明,这小说讲的是一个气质绝佳的美丽妇人历经外交官、富家公子,还做过一段上海的交际花,时年三十以后,知晓自己即将容颜尽失,急急寻了一个极爱她的二十岁的年轻军官,牢守后半生,不幸,军官的眼睛却被嫉妒军官得到妇人的歹人毒瞎了,妇人领了军官整日介的求医问药,却没得救。最后双双死在求医的渡轮上。最后,给沈从文讲这个故事的上校透底说,他怀疑是妇人投毒瞎了军官的眼睛,为的不仅仅是要在后半生拴住军官,更是为了不让军官在后半生里看见她日渐老去的容颜。

这小说是沈从文最不出名的小说,却是给我留了最深的印象。读后我即刻想到了福克纳的名篇《献给艾米丽的一朵玫瑰花》,后来我给一个朋友讲述了这个小说,他脱口说这不就是福克纳的艾米丽嘛。你看,无论作家们和人物们的国籍、身份、背景、故事有多大的不同,他们留给我们的东西却永恒不变。


10、一张字条

2016-07-15 11:00:14


有一张字条到现在大概我保存了大概有十一年了。是高中的时候,准确的说是我倒数第二个复读班的时候。我曾经高考五次,复读四回,可见我之愚钝。

班上有四五个同学一帮的,其中一个是头头,跟学校里的流氓痞子很熟,大概也是个头头。他原本坐在我后面,后来他赶走了我第一个同桌,非要跟我同桌。于是我们成了好朋友。

此前,我是班上最努力最不爱说话也从不逃课的努力学习的好学生,却从来都学习不好,每回都是班级的倒数几名,是班里最不起眼的学生。可能也是班上最让人遗忘的同学,如果,能够让同学们记住的只有我的名字,那便是我的名字孙一圣了。他总是奇怪我的名字,却遗忘了我。但不知道为何,这人,却很喜欢与我一块。常常怂恿我逃课,去游戏厅,去打台球,去打架,即使打架的时候他也总把我放在最后一个,打架前跟我说:甭管我们,势头不对就转身跑开,跑得越快越好。于是,我也成了一个会逃课会打游戏会打台球可以参与打架的坏学生了。

我们班还有一个女生,两个男生跟他关系也好,后来我知道,他们原来应届班的时候是同学。后来他带我与他的伙伴吃饭玩耍的时候,我认识了他所有的十来个同伴,他们也都很乐意接纳我这个后来者,有几个女生,更多的是男生。我们班的这个女生,我喜欢叫她红,其实一次也没这么叫过,只是我自己想叫她红。我很喜欢红,只是暗自喜欢,直到我们都上大学离开以后他们谁都也不知道。可是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红喜欢我这个同桌,只是我这个同桌对女生似乎从来油盐不进,他可以开玩笑,耍流氓,却从不对身边的这些女生朋友有丝毫不敬,看得出,他喜欢的是与他们做朋友,即使开黄色玩笑,也是点到而止,他很是尊重女生。

有一天,我们聚会喝酒,他突然晓得我住的红住的地方相近,于是就说,晚自习后,我可以送红,一个女生晚上回去还是要注意安全。于是,我便堂而皇之的假借他的名头,每日送红回家了。我送红回家的路上,我们几乎不说话,都是静静地走着,到了她楼下,她说:“我进去了。”然后我说:“我走了。”每晚都是,从未变更。有时上课或自习无聊,我会写字条给红借她的MP3听歌,她便拿一个小布包包,自习包好,传过来,因为她是好学生,在教室很靠前的位置(她当年的高考分数是600多分,而我只有400多分),所以,每次我们的字条和MP3都会穿越了整个教室的来回。

后来一个晚上我没送她,那天,我跟着同桌他们打了架,他们很兴奋,于是把他的所有同伴都叫来,晚上喝酒庆祝,当晚我也喝了酒,还吐了,那是我第一次喝酒。当时红也在。喝完酒,我们继续回校上晚自习。晚自习中途,同桌先回去睡了。其他喝了酒的同学也是。我一个人趴在桌子上装睡。没多久,我收到红的字条,字条的全文如下:

孙一圣:


你今天喝了许多酒,应该不好受,早些回去休息吧。晚上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回去没事,放心。小傻瓜!!!^_^

某某红


 我也实在未能硬撑了,便只好提前回去了。接着,我继续送她。再后来,我们便高考过后,谁也不曾相见了。

从去年开始,我便开始把这段经历,写作一篇小说,原本想写三万字,现在已经写作五万字,差不多六万字的时候能够结尾。我把这张字条原封未动地誊给了这个小说,也把我的这个青春的我从未开口的她也从未开口的爱情故事一字不留地交给了这个小说。在小说里,我这个同桌叫耶稣,红叫安娜,孙一圣叫孙一圣。这个小说的名字叫做《必见辽阔之地》。

11、半杯干涸

2016-07-27 23:49:22


我那天去出版社签书,是给当当网的签名本,有几百本吧,我没数,搁在桌子上很多,大概占去了半个桌面。签一半的时候,手腕有点用不上劲道,我便休息一会,就倚那儿,什么也不做,看桌子上的一杯子,陶瓷的,不透明。这杯子的设计很一般,上一半是瓷白色,下一半是黑蓝色,一看到我就迷上了。最使我着迷的是杯子把儿也一分为二,一半白一半蓝,如果给杯子续上一半水,与杯把儿再相通的话,杯把儿的水也会与杯子里的水水平。可现在这杯子里没有水,是干涸的。有那么一瞬我实在认为这是个天才设计了,尽管设计者本人未必这么想。

我爸打电话过来,说家里的田地又遭了旱,太阳毒辣辣,老天不下雨,河里没有水,井里头都是砖头和石子。今年是个旱年,他担心秋收的时候会颗粒无收,这真不是个好事情。

挂了电话,我有些呼吸困难,以为是被水淹过头,我张开嘴,大口大口偷了空气进嘴里,没用。我坐上桌子,尽力伸长了脖子喘息,许是好了点。看到椅子高不过桌子,几乎泡脆了,一触即碎。我想了想,这地儿到底有多久没下雨了,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我记不得。可我知道大太阳每天都打东面蹦出来,你看看窗外,毒辣辣的阳光打在玻璃上,打在公路上,打在汽车上,打在人脸上,无一幸免。你以为这屋里就安全了,这里那里,没一处不被光线照到,尽管不那么明亮,是阴影,可这些阴影只是湿透的光线,任你跑哪儿都够得着。我找到饮水机给这个杯子接水,出了一点故障,只接了半杯水。我找来工作人员修好,继续接水。这当口问题冒出来,因为杯子里开始有水,我才真的意识到干旱的存在。这杯子有了水,杯子外头的世界也开始有了干旱,有多少?半杯干旱。而我们、桌子、椅子、世界都漂在干旱里下不来,也给泡脆了。杯子里有多深的水,这干旱便淹我们有多深。不大会,杯子里的水便满了,甚至溢出来,这世界的干旱也水涨船高,大起来,可水大漫不过鸭子,这干旱也只能有杯子这么深。我一口喝掉半杯水,剩下半杯搁回桌上,转身出门。一开门我遇到半杯干涸截去了我的胸膛。


12、701公交车将开往哪里?

2016-07-29 01:34:41


突然有些迷惘,若问生活在哪里,那是矫情,还过了分。我只是不知道不知道在哪里。有时候,我觉着我是在追逐特质,或是等待不同,然而没有不同,都是平庸。关于这一点,我在一个小说开篇的6000字里写了一个片段,足以说明。如下:

这时节的耶稣乱蹿,带我坐701公车。人呢哪个不上班,谁人不回家,不赶早便赶晚,自顾自的上下,自顾自的来往。耶稣直管坐后头,既不吭气也不匆忙,只静静地等,等啥呢?天晓得。头几回我新鲜,看车外风景流速,发出嘶嘶的声响,窗外与车速一样快的风景像突然伸进来的一条条胳膊扼住我的颈子,我大口大口地呼吸这速景。时候一长,多没劲,到底跟教室窗外那块永封不动的院场一样死板、固执了。我曾不止一次地问耶稣,“来这做甚?”他从不回答。哪个黄昏时候,他突然扳住前座的肩膀说:“What's your name?”因为这人有瘦瘦的肩膀、银灰的头发,像个稻草人,正背诵《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真个好青年。待他转头,我立马接住耶稣的手说:“My name is 孙一圣。”耶稣握住我的手说:“My name is 耶稣。”我说:“Nice to meet you。”耶稣说:“Nice to meet you too。”这青年惊诧莫名,我们哈哈大笑。耶稣告诉我,他坐这车不下百回,只是等,等啥呢?他接着讲,这辆公交车每天都照预设的路线准时行驶,风雨无阻,从无越轨。只一回,它没走既定路线,而是一路开进另条生猛、陌生的路。那一回耶稣兴奋莫名,直到公车停到司机的家门口,大伙才晓得司机家里着了火,纷纷下车围观。那时这辆公交车还没熄火,像一匹走失的老马在喷息,而我们则像它一路横冲直撞的坏脾气那样惊恐。

经过漫长的五万字,主人公甚至是作者我都有了不少的变化,当初的设定和想法也慢慢出线,也改变了我的尚未成型的思想。

现在这个小说即将结尾,我又想到了这辆701,把它收尾填坑最恰当不过了。怎么写却没想好,到时候,却知道了,我并非耶稣,我也不应该去等待701的出轨,那样固然精彩,然而我也不是故事里我的“我”,按部就班的跟着701起早贪黑,我是被“我”发现的那个背诵《滕王阁序》的瘦子,尽管我背诵的不是《滕王阁序》,而是《陶然亭集序》。这样说于我已是很甚明了了。

如果我说的再明白些,那就是耶稣的生活在彼岸,“我”的生活在此岸,但我们的生活在哪呢?你理解了吧,我已经给了答案。这个情节的设置已经影响了文本之外的读者,甚至作者我,可能影响更甚。

还有一万字才能结尾,才能写到这里,我怕自己忘了,先留个底存着。

是此。


这张字条,我保存至今,夹在一本书里。随着我的书越买越多,大概有几千本,我却再也找不到我夹在哪本书里了。我希望我永远找不到它。


13、写作的进化

2016-07-29 01:54:14


从《蚂蚁,在你消失前》我开始写东西的时候,我自己的感受是,那时候我的写是描摹,像是在临摹,一切都是在尽力妥帖的写下每一个字,让这个字去印证生活里的哪个碎片。到如今,写东西已经不再是临摹了,也不是去发现真理,揭露生活的圣典。而是开始改变我的思维,改变我的生活习惯,这么说还是不准确。我想想,有个过程是发现自我,这个阶段一旦过后,便是怀疑自我,处处不安了。好像我说不清楚了,真抱歉,我现在处在不稳定状态,你现在我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吧。不知道。


14、游泳

2015-11-01 22:46:59


我问一个身在美国的朋友
你现在几点了
她说,下午3:10
我说,我的下午已经过完了
她说,你马上就会有一个上午
时间的水位就这样
把我们淹透,又晾干

2015年11月1日凌晨3:10于苏州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