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易财行—观察|G20后 人民币汇率下半年怎么走?

来源:ecaibank    发布时间:2019-03-24 09:06:39

2016行至年中,市场正在习惯一个更为弹性的人民币汇率定价机制。经历了人民币对美元的一轮又一轮的下跌之后,人民币总体上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那么,下半年,人民币汇率怎么走?


2016年第三次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成都闭幕,关于金融市场的消息,有三点值得注意。第一个是,G20承诺将使用所有政策工具,包括货币、财政和结构性改革政策保证经济增长;第二个方面,强调了单凭货币政策无法实现平衡增长,需要在结构性改革的同时,积极采取财政政策。第三,G20重申此前的汇率承诺,包括将避免竞争性贬值和不以竞争性目的来盯住汇率。


G20提到的,关于结构性改革政策,基本上可以忽略,另外一个需要忽略的,是避免竞争性贬值和不以竞争性目的来盯住汇率。这两个问题没有任何详细的行动纲领和约束性协议,并且是老生常谈,听听就罢了。但其中有两点是绝对不能忽略的,即“使用所有政策工具”、“积极采取财政政策”。


结论就是,货币还得超发、利率还得下降、各国财政赤字会进一步扩大,负债率会进一步提升。下半年实际上不要指望说负利率趋势有所缓解,以及汇率停止竞争性贬值。

 

首先,我们为什么要关心人民币汇率?


人民币汇率实际上就是人民币相对于其他货币,尤其是指对美元的购买力变化,人民币汇率还关系到国内资产价格的波动,以及存款利率、各类理财产品收益等市场,是跟大多数投资者利益密切相关的。


中国民众对人民币汇率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是储蓄大国,国内市场大部分投资者手上都有人民币现金存款,不像欧美发达国家,负债率较高,储蓄率较低,民众持有的现金并不多。


汇率直接影响到货币资产的价值变化,而发达国家民众实际上对汇率并不是非常敏感,因为这些国家民众手上更多的是各类资产,资产价格往往因汇率的贬值而上涨。这就是为什么近两年来人民币汇率相比澳元日元、欧元、英镑等波动要小得多,但整个民众对其的担忧程度却非常高的原因。


其次,应该关注人民币汇率科学性的影响因素


金融市场是一个看上去变幻无穷,充满不确定性的市场,但也是一个非常严肃专业的市场,你可以把一些问题用非常简单的逻辑说清楚,说的一目了然,但不可以背弃基本的依据来推断市场。


汇改的实质是什么呢?就是让人民币汇率更广泛的反应市场的供需关系,在总需求旺盛的时候能够上涨,总需求疲软的时候能够下跌。但原来这种需求和供给,主要参考的是美元,有意忽略了人民币跟其他一篮子货币之间的供需状况,改革之后,更多的开始参考一篮子货币供需变化。


由于美国经济风险系数较小,美元处在加息周期当中,而日元、英镑、欧元等都处在降息周期,经济层面的不确定性大于美国,非美货币对美元汇率的走低,同时也就拉低了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这也是为什么近两个月来,我国跨境资本流出规模正在收窄,而同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压力却在上升的主要原因,实际上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了相对的稳定。

 

第三,当前人民币汇率最大的风险是美联储加息


人民币汇率实际上最直接的风险就是美元升息问题,就算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已经企稳,美联储加息对人民币汇率的冲击也不可小觑。这个问题几十年来全球都在抱怨,甚至很多投资者将其称为“剪羊毛”,只要美联储启动加息周期,全球诸多货币和金融市场都会出现动荡。


去年末美联储启动十年来首次加息,今年一季度中国市场结售汇逆差迅速升高至1248亿美元,1月份逆差更是高达544亿美元。到了二季度随着美联储加息预期降低,逆差也大幅收窄至490亿美元,到5、6月份的时候逆差已收窄至125亿和128亿美元。也就是说美联储加息会直接触动国内市场在人民币和美元之间的流动性选择,对汇率的影响十分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本轮美联储加息周期的不确定性非常大,自去年末加息之后,至今已接近八个月按兵不动,这在所有的美联储加息周期当中,几乎没有过(间隔时间太长)。去年末美联储加息后的一个多月里,全球股市市值蒸发了超过10万亿美元,美国股市也出现了明显的下跌。


实际上美联储启动此次加息周期的依据,除了就业率还算可以之外,通胀水平和经济增长,以及外围环境均不符合以往的加息逻辑,美联储在加息问题上的慎重态度也是空前的,从这个角度讲,未来美联储加息对人民币汇率的冲击虽然会非常明显,但也是渐进式的。

 

第四,外汇储备的作用被市场低估了


截止6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2052亿美元,较5月末增加134亿美元,比排名第二的日本高出接近2万亿美元,占全球外汇储备总量的30%。正是由于中国有如此巨量的外汇储备,才扛得住诸如去年一样的,整个外汇资产的剧烈波动。


去年我国外汇储备减少5127亿美元(比俄罗斯外汇总储备还多20%),同期经常账户顺差2932亿美元,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逆差5044亿美元,直接投资净流入771亿美元,较2014年下降63%。自去年至今,中国市场国际收支格局出现了新的变化,从长期以来的基本“双顺差”转为“一顺一逆”。随着中国市场对外投资需求的逐步攀升,要持续应对这样一个挑战,没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是不行的。


不管用什么形式,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是大势所趋,人民币国际化是战略方向,靠进一步限制资本流动稳定人民币汇率副作用太大,在进一步开放中做好“预期管理”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进入下半年后,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可能升温,人民币汇率的不确定性增大,资本外流压力依然存在。在目前状况下,除了经济层面的向好预期,真正能够稳定人民币汇率的,依然是可以随时调用的外汇储备。


巨额外汇储备一度备受争议,但目前看市场低估了外汇储备的作用,“钱到用时方恨少”,因此再别指责说中国外汇储备太多了,至少在人民币没有完成国际化,成为全球储备货币之前,美元等外汇储备的作用比你想象的要重要得多


第五,下半年人民币汇率怎么走?


无疑,人民币汇率走势受到多方面因素叠加影响,中国经济基本面是关键基础,全球市场动态是重要因素。特别是当前,美联储是否加息仍是全球货币和金融市场的一个关键变量。不过,上述条件并非短期发力或中国单方面努力就可立即改变的,下半年要实现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关键是做好“预期管理”,打好“心理战”。


下半年,随着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以及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在杭州开幕,汇率基本稳定显得尤为重要。一旦恶意投机行为导致人民币出现大幅度贬值,“央行将出手更快,更重。”


“表面上看,是央行出手干预市场,实际上是心理搏斗。”胡玉玮告诉记者,今年1月份,人民币汇率曾遭遇做空势力,中国央行果断出手,“敲响了警钟,让做空的人知道央行的底线。”


在昆仑银行战略投资与发展部总经理助理李建军看来,包括美国、日本等各大经济体,一旦本国货币出现问题,干预是常规手段。因此,中国央行对汇率的干预无须“羞涩”。


“市场化允许波动,但不是非常规的恶性波动。”李建军表示,央行干预市场并非是扭转市场,而是起引导作用,给投机分子打上“预防针”。


此外,设计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亦是“心理战”的手段。胡玉玮认为,人民币与美元挂钩深入人心,但现在中国已是一个全球化贸易国家,中国政府希望以此给市场、媒体发出一个信号,“不要光盯着美元”。


李建军进一步指出,美元在外汇市场中“很重要”,但不是“唯一”。通过设计人民币一篮子指数的概念,跟市场沟通对话,一旦触碰该指数区间,就会进行强力干预。“人民币指数有了底,市场心理也就有了底。”


对于人民币下半年走势,同样看重“预期管理”的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高玉伟表示,中国经济基本面长期向好,外汇占款降幅收窄,债券和股票市场开放进程提速,有助于促进国际资本流入,改善外汇市场供求状况,这都有助于人民币在下半年保持“基本稳定”。


6月份,中国央行连续通过微博和有关负责人声明的方式,向外传递“坚定不移地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和“人民币汇率将继续按照既有的形成机制有序运行”的信息。官方态度非常明确: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将继续在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的机制下呈现双向浮动的特征,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仍将保持基本稳定。


第六,如何对冲人民币贬值风险


人民币贬值,是不可避免的汇率周期性波动,任何一种主权信用货币,难以避免的会进入到购买力逐步下滑的大周期。就人民币汇率来讲,波动虽然幅度可控,但对各类资产形成的冲击难以预测。


目前看全球已进入到了负利率时代,海外资产配置对投资者的要求很高,国际市场负利率国债规模已超过13万亿美元,而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还能够保持在2.8%左右,如果要将现金留在国内,将其一部分转化为国债持有,对于储蓄额较高的投资者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汇率风险往往是因为交叉波动引起的差价损失,最近半年,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一路升值,如果将部分现金资产兑换美元或者日元,同样也会起到对冲人民币贬值的作用。不过时下的情况是,国际主要储备货币的利率都非常低,比如日元,基本上是零利率,而人民币至少还有每年接近2%(上浮后)的收益。因此,如果要选择持有外币,也要选择一些抗风险能力比较强,且处在相对强势周期的货币,英镑和欧元如果出现触底回升的迹象,投资者也可以选择持有。


来源:新浪财经、中国新闻网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