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三国为啥是华夏对外战绩最好的时期之一(下)

来源:Astrophl__W    发布时间:2019-04-27 17:37:49

 
 


  平南匈奴


  南匈奴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根本不能称为国家。其建立始于东汉初年,是匈奴分裂的产物。汉朝出于以夷制夷的考虑,利用南匈奴作为屏障,抵御北匈奴的入侵。终汉一朝,南匈奴不断为朝廷提供优质的骑兵,为保卫国家的边疆做出了重要贡献。然而凡事均有两面性,随着东汉统治能力的下降,南匈奴的野心也随之不断显现。贪婪的南匈奴像一只喂不熟的狼,他们垂涎于汉朝内地的富庶,不断地发动叛变。他们甚至还吃里扒外,勾结鲜卑、乌桓等外敌,入寇中华。


  东汉大乱之后,南匈奴成了逐鹿中原的一支军阀。南匈奴单于於夫罗带领自己的部众,出于对于抢掠的共同爱好,与黄巾军的一支--“白波贼”形成合流,攻掠河内以及并州地区。但是当地的豪强早已筑起坞堡自守,於夫罗打了半天也没抢到什么东西,反而自己还损兵折将。其后董卓篡政,於夫罗又与袁绍组成同盟共同讨董,但不久后因为缺乏共同利益,又叛离同盟。此后於夫罗积极参与中原混战,希望能够在乱世中站稳脚跟。但怎奈汉人军阀过于能打,导致自己的南匈奴屡战屡败,多次败在袁绍、曹操手中。但即便如此,南匈奴仍然占据了黄河流域的多个郡县,蔡邕之女蔡文姬大约也是在此时,被匈奴人掠走的。


  於夫罗死后,其弟呼厨泉即位。当时关中大乱,被凉州军阀劫持的汉献帝趁机向东逃往洛阳。在逃亡途中,呼厨泉的南匈奴军队是天子的护卫之一。汉献帝被南匈奴等势力送到洛阳后,又转由曹操接到许昌。呼厨泉因此功坐稳了南匈奴单于的位置,并顺利回到了自己的封国。


  以曹操如此多疑的性格,又如何能对南匈奴这个反复无常的军事势力放心呢?在《世说新语》中,曾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


  魏武将见匈奴使,自以形陋,不足雄远国,使崔季珪代,帝自捉刀立床头。既毕,令间谍问曰:“魏王何如?”匈奴使答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魏武闻之,追杀此使。


  曹操为何会杀这个南匈奴使节?难道只是因为这个使节戳穿了自己的把戏,让自己很没面子?答案是否定的。原因是曹操非常忌讳这个南匈奴使者的才能,唯恐他回去辅佐自己的单于作乱,所以不得已而杀之。虽然这个故事有戏说的成分,但是曹操对于南匈奴的忌讳是实实在在的,所以他采取了一系列手段削弱南匈奴。


  曹操任命梁习为并州刺史,专门处理南匈奴事务。梁习在任的时候,南匈奴仍形同独立王国:“胡狄在界,张雄跋扈,吏民亡叛,入其部落;兵家拥众,作为寇害,更相扇动,往往棋跱”。由此可见,南匈奴随时有变成分裂割据势力的危险。


  但在梁习的治理下,南匈奴的状况得到了根本改善。他所采用的手段较为怀柔,简单说就是,分化上层,让他们到朝廷做官,脱离与自己部众的联系;同化下层,征集匈奴壮丁作为士兵。让匈奴平民种植农桑,从畜牧业转向种植业。在诸如此类政策的影响喜爱,南匈奴已经是“单于恭顺,名王稽颡,部曲服事供职,同於编户”。南匈奴问题,在此时得到了暂时性的解决。


  公元216年,曹操仍对南匈奴不放心,他趁呼厨泉入朝之机,将其软禁在邺城。此后,他将群龙无首的匈奴分为五部,分散其力。因此,终三国一世,南匈奴问题一直没有造成过大的祸患。


  然而,曹操还是低估了南匈奴作乱的潜力,南匈奴的实力并没有像乌桓那样,从军事上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其政权实体仍然保存,有死灰复燃的可能。到了西晋,匈奴贵族刘渊作乱,重新统一五部匈奴,最终酿成了五胡乱华,恐怕这也是聪明一世的曹操所始料未及的。



  残高句丽


  笔者7月22日的文章《隋唐和高句丽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曾简略讲述了高句丽七百年的发展史。而曹魏时期,可谓是高句丽崛起的一个节点。但在这个时期,处于上升期的高句丽,却遭到了曹魏军队毁灭性的打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缓不过劲来。


  东汉末年,位于东北的高句丽也趁机作乱,希望能够夺取他们垂涎已久的汉四郡和辽东。但是位于辽东的公孙氏军阀,却轻而易举地击退了高句丽的进攻。公元209年,公孙康还带兵深入高句丽境内,焚毁了其都城。此外,公孙康还带兵向汉四郡南部扩张,将现在韩国人的先祖韩濊杀得打败,并设置带方郡。高句丽深恨公孙氏军阀对自己扩张的阻碍,遂与讨伐辽东的司马懿组成同盟,共同击灭了这个顽固而善战的势力。公孙氏灭亡后,高句丽人弹冠相庆,以为称霸辽东、朝鲜只是时间问题,于是频繁带兵骚扰魏国边境。


  幽州刺史、度辽将军毌丘俭意识到高句丽的威胁,于是带上一万多人马,发动了对高句丽的进攻。高句丽首领东川王自恃兵多将广,摆开阵势与毌丘俭决战。然而连公孙氏军阀都打不过的高句丽,又如何是身经百战的魏军的对手,很快就被打败,损兵一万八千余人。


  损兵折将的东川王慌忙带兵困守都城--丸都城。丸都城建立在群山之中,可谓是易守难攻,是善于建筑学的高句丽人的杰作。此外,高句丽人善于山地作战,可谓占尽主场之利。


  毌丘俭观看了丸都城地形后,发现山的西北部虽然非常陡峭,但是那里的守军并不多,于是决定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他命一部分部队伪装成主力,对丸都城正门进行佯攻。虽然毌丘俭又遴选精壮士卒,轻装爬上西北面的山壁,将少数守军屠杀一空。随后,魏军“束马悬车”,用绳索将主力部队吊上了山壁,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高句丽人后方。高句丽人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坏了,号称坚不可摧的丸都城就这样被攻破,高句丽主力被彻底摧毁。


  随后,毌丘俭分兵乘胜追击,兵锋直达今天俄罗斯的远东地区,创造了汉人武装向东北方向进攻的最远记录。从此战开始,高句丽人要蛰伏一段时间,舔舐他们的伤口。而魏国呢?通过此战收获颇丰,不仅抓获了大量高句丽奴隶,还将其东北方向的领土大大扩展。



  镇南中


  魏国对于外敌的征战非常成功,而偏距于西南的蜀汉政权同样如此。汉丞相诸葛亮对于南中的平定,可谓是攻心战的典范。


  夷陵之战后,蜀汉实力大减,东吴趁机派人到蜀汉的南中地区,号召当地少数民族作乱。与我们的印象不同,南中叛乱的祸首并不是孟获,而是当地的大姓雍闿。刘备在时,此人就经常作乱;刘备败后,他更是肆无忌惮。雍闿将益州太守张裔绑架去了吴国,还鼓动牂牁太守朱褒、越嶲的夷人首领高定以及在夷人、汉人中声望颇高的孟获同时发动叛乱。一时间,蜀汉的南庭摇动,有三面被围之危,正如诸葛亮所说:“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但诸葛亮临危不惧,分步骤、沉着冷静地解决问题。首先他派使节与东吴修好,断绝南中叛匪的外援。其后又秣马厉兵,决定亲征南中。


  在征南中之前,诸葛亮很少有独领一军的机会,此战正是他在军队中建立威望的好机会。此外,诸葛亮还可以通过此战进行练兵,掠夺南中的军资以支撑未来的北伐。


  从汉朝开始,南中就是个蛮汉混居、叛乱频仍的区域,要稳定这里的局势,光军事手段不能解决问题,必须要有大智慧。所以诸葛亮采纳了马谡“攻心为上”的战略。


  诸葛亮此战带了大约2万兵力,赵云、魏延等名将均未参与此战,马忠、李恢这些名声不显的将领,在此战中有相当活跃的表现。诸葛亮亲自带主力进攻高定,马忠带兵攻击朱褒,李恢带兵打击孟获。在战斗中,诸葛亮迅速铲除了高定,而马忠也进展迅速,唯独李恢在昆明受阻,被叛军围攻。李恢遂利用自己南中人的身份,向叛军诈降,然后趁敌人松懈之际,出其不意地给他们以重击。三路大军成功地在滇池会师,剩下的敌人不过只有孟获而已。


  诸葛亮为贯彻攻心战略,对孟获“七擒七纵”,最终获得了他的臣服。孟获嵇首于诸葛亮面前:“公,天威也,南人不复反矣!”“七擒七纵”故事的真实性虽然待考,但是诸葛亮的攻心战术无疑是成功的。


  南中平定后,诸葛亮采取了不留兵镇守的战略,依靠当地的豪强、土司进行治理。同时,还选派懂得当地境况的能吏进行治理,马忠、李恢就是其中的翘楚。在前代,南中之所以会经常造反,与官员的横暴有直接的关系。而马忠、李恢讲究恩威并施,注重发展了当地生产,将先进的农耕、织布技术传播到南中。在不扰民的情况下,仍征得大量贡赋,如金银、耕牛等,是诸葛亮北伐中相当重要的军资。


  直到今天,南中地区少数民族仍对诸葛亮十分崇拜,如同神明。景颇族最为夸张,他们认为诸葛亮是世界的造物主,称他为“孔明老爹”;德昂族和佤族认为自己是诸葛亮的后人,称其为“孔明阿公”。诸葛亮在三国时留下的一些规矩,更成了这些民族万古不变的习俗。最令人动容的,是一个西南少数民族,阻挡英国殖民探险队的故事。这些少数民族用弓箭等原始武器,阻止荷枪实弹的英国人入侵边疆,谱写了一首不屈不挠的爱国之歌。当人们问他们为何会与英国人奋战,这些淳朴的山民说:“这是诸葛亮教导我们的,要我们一直为中国镇守边疆。”


  现代有很多人质疑诸葛亮,认为他真实的形象,并没有千百年来传得那么伟大,他的传说不过是小说家言。但从诸葛亮对西南人民的影响来看,这样的质疑真的合理吗?



  掠山越


  相比于蜀汉诸葛亮对少数民族的怀柔,东吴可就要强硬很多。在东吴国内,散居着大量名为山越的民族。山越民族源于秦汉时的百越族,秦朝征服岭南后,汉人逐步占据了平原,将越民赶上了群山。山越人口众多,分布甚广,遍及荆、扬、交、广四州,其中以交、广最多。


  山越人远离汉人,仍保持着勇猛善战的习性,他们“俗好武习战,高尚气力”,因长期聚居山地,“其升山赴险,抵突丛棘,若鱼之走渊,猿狖之腾木也。”在东汉时,他们就以山地为根据地,时常发动叛乱,掠夺山下汉民。到了吴国时期,山越人依然故我。


  吴国统治者贪婪于山越居民的财富、人口,于是经常纠集兵力,上山剿杀山越人。由于吴国实行特殊的领兵复客制度,即允许江东豪强领有私兵、部曲。豪强们为了占有更多人口,对于山越的作战非常积极。其中,以大将贺齐的战绩最为显著。


  贺齐在《三国演义》中虽然没有出场,名声不显,但在正史中却是一个独当一面的大将,他是一个有意识收编山越的人,并致力于此长达二十多年,足迹遍布所有山越人居住的地方。贺齐足智多谋,善于用兵,动辄斩俘数万。在平定江东方面,贺齐可谓是功不可没,不在丁奉、徐盛、陆逊等将领之下。除贺齐外,吕蒙、陆逊、诸葛恪都是抓捕山越的好手。在东吴名将们的努力下,大量山越人走出大山,“壮者充军,羸者编户”,大大扩充了东吴的实力。除了山越外,东吴的大将军吕岱还平定了交趾郡,斩杀了当地的军阀,让越南的独立大大推后。


  在东吴时,还第一次有意识地探索台湾地区。卫温带领万人船队,到达台湾,本想在此建立根据地,但怎奈当地气候恶劣,士卒病死大半,不得不退走。于是卫温抓走了当地的三千男女,作为这次不成功的行动,聊以慰藉的战利品。(当然,卫温最后还是因为这次劳而无功的探险,而被处死)



  三国时代的对外战绩为何如此耀眼


  从东汉末年到三国时代,华夏民族本面临着巨大危机。因为瘟疫、暴乱、战争以及饥饿,当时人口、财富的减少程度令人触目惊心。当时的名臣陈群认为,当时全国的人口甚至不如汉朝的一个大郡。而汉朝时的匈奴人口,大概也相当于汉朝的一个大郡。和以前相比,华夏政权对蛮夷的人口优势,已经非常不明显。


  人口少了,饭还不够吃。汉末绝大多数军阀,都因缺粮而面临饥饿的威胁,很多时候都要以人肉作为军粮。比如统一北方的曹操,其军需中就包含了大量人肉干。可以说,中原政权对于蛮夷的财富优势,几乎也没了。


  除此以外,政治上的分裂,更加剧了华夏面对蛮夷的危机。在春秋战国时期,虽然也面临政治分裂,但是诸侯国们还会联合起来,共同抵御夷狄的进攻。但在三国时期,汉人的军阀们可没有这种共同抵御夷狄的想法。当自己的同族对手受到蛮夷的侵袭,他们不仅不会相救,还会幸灾乐祸,巴不得夷狄对自己对手的打击更猛烈一点,这样就方便他们坐收渔利。他们还会施展驱虎吞狼之计,扶植夷狄,客观上为他们对中原的入侵推波助澜。


  在这种种不利的情况下,华夏英豪们不仅没有在野蛮的入侵下沦亡,反而越打越强,势力范围甚至超过了东汉时期。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现象的发生呢?


  首先笔者认为,人口的减少反而激发了汉人统治者的侵略欲,激发了他们的战争本能。汉人之所以能占据东亚最膏腴的土地,与他们的好战、善战是分不开的。虽然在和平时代,这样的特性会有所削减,但在末世这种特性会向火山喷发般奔涌出来。


  在封建社会,国家以人口为财富。东汉时期,中国人口众多,统治者只需要从每位编户手中征点税,就足以集腋成裘而致富。在大乱前,统治者们为了致富就必须保持稳定,须将对外征伐限制在最低限度。在这种情况下,统治者们会将外族视为“不牧之民”。因为在他们眼中,掠夺这些凶悍的蛮夷成本颇高,很不划算。


  但在大乱后,统治者手中的人口减少,以前的经济模式就出现了崩溃。为了获取更多财富,统治者们会去掠夺人口,不仅从同族对手那里夺取,还要从之前不屑一顾的蛮夷那里夺取。当掠夺外族变得有利可图,这就大大激发了汉人军阀们对外征战的欲望,他们纷纷将鲜卑、乌桓、山越等民族,视为补充自己人口、财富的对象。所以东汉末年的大小军阀,乃至于三国时代的三个政权,都十分热衷于对外征战。这种征战热情,也就成了三国彪炳武功的起点。


  其次,汉末到三国,中国经历了一次人才的爆发。虽然汉朝的察举制乃至于魏晋的九品中正制,因其相对“不公平”的特性,曾饱受后人的诟病。但在当时,这种通过品评人物,遴选官吏的制度的确选出了不少人才。人才俯拾皆是,但是识人才的“伯乐”却不常在。但在那个时期,善于识别的人才伯乐却到处都是,通过乡里的“月旦评”,出类拔萃的人才不断从地方被推举出。这些人才又相互交接,形成互相推举的人才网,最终导致了汉末人才大爆发的现象。当然,曹操、刘备这样善于识人的君主,也为这样的人才井喷增添了色彩。


  人才的爆发,也涌现了一大批能征惯战的将领,一大批善于处理夷狄事务的人才。曹操、诸葛亮、张辽、张郃、田豫、梁习……在他们的努力下,华夏终于克服万难,实现了国家的稳定。


  最后,汉人相对异族,仍有不可比拟的军事优势。在军事科技以及军事思想、军事组织方面,异族们还并没有达到汉人的水准,导致他们经常被汉人军阀所击败。即使在他们最擅长的骑兵方面,也不是汉人的对手。曹操、公孙瓒等军阀的骑兵,都要远远胜过蛮夷。


  同时,蛮夷们并没有像辽金那样实现封建化,导致他们十分容易被汉人所分化。例如轲比能一死,统一的鲜卑就立即陷入分裂。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