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许纪霖 | 我改变不了世界,却能改变我的课堂

来源:xujilin57    发布时间:2019-04-15 21:50:28



 编者按 


许纪霖老师有一句名言:“我改变不了世界,却能改变我的课堂。”


去年年底他在上海季风人文讲堂开设了一门 《中国文化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系列课程,共12讲,学员来自社会各个行业,有退休老总、公司白领、律师、医生、创业者、居家女性、老师和学生。对学员来说,那四个月的每周五晚上,都是令人期待的智慧享受。有一位名叫大健的学员,写了一篇听课感,现获得他的授权,在这里发布,让读者领略一下许纪霖老师“改变课堂”的风采。



文 | 大健



▲ 许老师与学生围坐而谈


许纪霖老师的课我因为有事并没有听完,但是每一次上课都有所收获,这一点相信和其他学员的感受是一样的。许老师一直提倡大家要写“小书”,这意味着强调专家学者要在公共领域对大众做知识的普及和传播工作,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这与许老师对知识分子的定义和理解是相关的,所以从去年11月到今年4月,经冬复又历春,在季风书院由仓库改造的教室里,许老师坐而论道,或追本溯源,或归纳评断,对于中国文化侃侃而谈,课后速记稿不加整理,即成为详细完整的读物资料,这功力深厚的大家讲课事后想来确实难得。


大家讲课,会占用其宝贵的研究和休息时间,但每当我看到早早坐在教室里许老师的身影,除了有种不可思议的超现实感外,久之便能体会到这份严谨后面,有着一个学者大家对于中国文化命运的关切和担当。中国文化这门课程许老师一直在给自己学校专业的学生上,这次对象发生了变化,学员来自五湖四海,少长咸集,职业分殊,可以说每个人对中国文化所谓的前理解都不一样,况且纵横数千年的宏大主题,涉及到中国经济,哲学、社会结构等的架构性的问题,但是许老师说得浅白明了,注意到了课程的难易程度,引经据典却不掉书袋,专业术语和研究数据尽量控制少用,在一个口语化的讲述过程让诸位学员对熟知而非直知的东西重新认识。如同说书者有赖于一个精彩的话本,才能造就每章每回的精彩丰富,说小史需胸有全史,才能“择焉虽精而语焉犹详”,透过许老师的漫谈,我们隐约窥见到了一个学者精深广大的学术身影,以至于不知不觉中每个人都为之吸引,成了学术追星族。



▲ 许老师在课堂上的风采


许老师此番曾说自己只是对中国文化作基础性的介绍,而我感触至深的是:虽然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回顾,但是许老师是将之放在两个维度上进行切入的。第一个维度是从中国文化自身的丰富性和多样性方面来介绍梳理传统文化,不仅仅是中国传统文化主体类型的儒家思想,还包括了墨家、法家,甚至是边缘社会的思想类型。通过比对介绍,让我们大致摸清了各种思想的产生与流变、冲突和交融、以及它们在不同时期与社会生活之间的关系,同时更为注重各种思想观念与权力结构的关系,揭示出这些思想或被抬升或被贬抑的深层原因。通过这种对于思想问题复杂性的认识,使我们重新界定校准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第二个维度是以现代性的框架为基准,从普遍性共识性的原则出发,以中国的当代状况为背景来对传统文化进行剖析评断。这种将传统与现实、问题与学问相连接的考察方式,不仅使论道不离日用常行,更使我们受益的是能够关照到自身所处时代的现实问题。而这个现实凸显的核心问题就是的人类对于自身处境和终极命运的揭示和关切,这也是一切研究的最终旨归。记得许老师强调要在一种关系状态中介绍传统,而不是训诂式的咬文嚼字。如果只是死扣字句的理解,许老师称之为死的传统文化,而不是活的传统文化研究。这里我把它比附为调焦校准的问题,这本是个摄影术语,意思是通过改变镜头中心到底片的进光距离,获得拍摄对象清晰图像的过程。传统的内涵在不断变化丰富,同时它原有的定义需要依据当下的语境重新阐释和厘清,所以,一方面要理清各个时期,不同的人附加在原有定义上的意思,把他们释义的立场搞清楚,然后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层的去掉。反之、另一方面这种剥洋葱的方式不是要剥出一个原教旨核心本义来,而是知道我们也是这洋葱上最外面的一片,传统文化一定是要放置与时代变迁的进程里去考查。这个过程就像相机调焦一样,永远在校正它与当下显现的焦距。传统文化作为一种资源的有效性是紧密关涉到当代社会的,很多关于传统文化的讲习最后都成为了一锅心灵鸡汤,之所以这样,就是对现实问题视而不见,失去了聚焦现实的能力。 



▲ 许老师与学生的课下交流


心灵鸡汤固然甘之若饴,但在一片模糊之中,对历史文化采取的是审美化的回望姿态。用审美化的方法去看待历史,使得茗茶,琴棋、汉服,乃至焚香读经都成为消费社会快节奏的压迫下释放焦虑情绪的审美符号,传统一旦固化为符号,那么它就不再和真实的承载物发生关联,符号独立后消解掉原本的指代物,开始发挥出它的经济价值,成为当代文化消费的景观物。更为担心的是,因为人生苦短,对于青春往事常恋恋难舍,不免会产生逝去的都是美好的的感叹,产生许多审美化的想象。历史因此变得扁平,从而被抽干成为无关痛痒的符号文化,这样的例子越来越多,包括对于那个十年的反思,也会成为关于某种激情岁月的回忆。


在种种审美化的认识中,反思和辩护融为一体,形成无效的循环论证。循环论证的典型句式就是:我是中国人,所以我就是这种活法;反过来,我是这种活法,所以我是中国人。这种在内部兜圈子的论证方法已经成为为传统文化辩护的主要逻辑,这样的表现并不只集中在个体身上,而且可以通过权力层面的推崇使之意识形态化,随之成为不可争辩的真理。对于这样的众口烁金的局面,确实需要接续批判和理性的“五四”启蒙“绝学”,就像许老师提到王元化老人的蝙蝠譬喻,这让人联想到了苏格拉底的牛虻之喻,他们皆以令人生畏和讨厌的生物自比,就是希望能点醒大家,把世人从惰性的思维方式中拉出来,反观自身的文化心理结构,把我们认为是常识的东西拿出来检查一番。许老师曾言自己是教师不是教主,授我们以渔而不是鱼,我理解通过对于传统文化的祛魅,许老师希望给予学员们一个认知传统文化的清晰视野,具备一种能够质疑常识的判断能力。


文化的传承积淀形成了我们自身的基因密码,然而这个基因图谱是复杂混合式的,儒、法、墨、道、释、神相互交织形成中国社会的现实信仰体系。许老师老师曾在一个采访里谈到自己是有家国天下情怀的儒家知识分子,虽然我不从事专业工作,也不了解相关的背景语境,但早年我曾经粗读过《中国知识分子十论》这本书,我也会想既然许老师和其它学者都已意识到“老内圣开不出新外王”,那么使用这样的儒家知识分子称谓又意在何处?在这个课堂上,我或许找到了一些答案或线索。这就是以儒家对终极真理追求的勇气,对利益与权势的拒斥的传统,来重张在现实政治面前知识分子所必须具备的独立人格,以此形成一种彼岸世界式的精神力量,观照当代知识分子的心灵世界。这几年流行民国范,我们常在黑白世界里叹慨旗袍的风韵或摩登的洋装,却忘了民国柔弱文人的铁骨铮铮,这种悲壮的人格力量正是千年以来儒家知识分子世代相传的道德操守,是他们安身立命共同价值。这种价值认同成为了今天知识阶层自我确立的最为现实的一个问题,也可能是导致许多学者对于儒家思想研判越来越“心有分寸”的原因之一。在今天这个解构和泛娱乐的混合时代,带有点精英意识或者使用一些大词是容易被误解的,但是,我们也能发现这么一些人用“不可为而为之”的倔强完成对于时代的超越。



▲ 许老师与学生的合影


季风伴地铁而生,学员们课后可迅疾星散,这里没有象牙塔里的林荫道留供漫步遐思,然而也许方便思想能随阡陌交通延伸到城市每一个角落,我欲仁,斯仁至矣。一个老师可能真的只能改变自己的课堂,但在这个春天润物无声的雨夜里,也许未来一切都有可能,这又有谁知道呢。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