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线性资本 · 张川:决定企业成败的不是战略规划,而是思维认知

来源:dreamspacex    发布时间:2019-02-20 12:47:16





今年已经52岁的张川先生。并不像大多数经历过商战血雨腥风的人物,也不像大多数知天命之年倚老卖老的行家,他反倒像个中学生,有着非常多的爱好,每天都在积极探索着人生的新边疆。张川先生有着非常漂亮的履历,他曾是京东商城VP、天猫高级总监,也曾在埃森哲咨询、麦德龙、沃尔玛供职。


相比于很多投资人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接触到风险投资,张川先生在48岁时才偶得机会进入这个行业,但如今他已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投资的案例包括同盾科技、地平线机器人、神策、Ping++、酷家乐等优秀企业。


1时代的战车



1999年我去了欧洲读MBA,学的是战略。


回国后我加入了麦德龙,之后又服务于埃森哲做管理咨询,再之后移民到加拿大。在加拿大期间,我有很多时间开始研究未来哪些行业会有很大的发展机会,研究的结果是电子商务将有非常大的机会。


2014年9月,我和Harry(王准)成立了线性资本。到目前为止我们在中国、美国、东南亚已经投了28家企业,主要集中在人工智能、泛金融、大数据等领域的项目。对于一个46岁才进入互联网,48岁才接触到风险投资的人来说做早期投资我最大的感悟,就是决策的速度要非常快。


在我做风险投资之前,我见了很多好玩的项目,结识了很多有趣的牛人,我感到未来栩栩如生……似乎我以往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让我成为一个投资人而做准备的。


我有时也会感叹,我们所共同生活的这个星球,它正在快速的向前演进当中,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世界终将变成另一个样子。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深知,也许自己并不能做出百分百正确的预测,可如果有一天,世界的样貌幡然改变,自己却错过了参与建设它的过程,那么一定非常遗憾。


于是他们纵身一跃,跳上了时代的战车。也许沿途注定喧嚣劳顿,但从此前路万千风景,便与自己息息相关。


而如今我已跳上这辆时代的战车,我感到幸福极了。


2战略之上



因为我以前是学战略的,以往很多时候我都会将战略规划的重要性放在首位,一切都围绕着战略规划和变革进行,它几乎成为我从事管理工作的指南针了但当我进入到风险投资行业之后,我觉得战略依然很重要,但我发现还有比它更重要的,也就是说在战略之上还有更为重要的要素——思维认知。


这是我自己画的一张图:




我将这张图分成了三个层面。第一层为认知创新层面,只有思维认知这1个要素;第二层为战略创新层面,有3个要素;第三个层为管理创新层面,也有3个要素。


从哲学层面来讲,思维是我们对客观事物的概括和间接的反映过程,它有很多种技巧。错误的或者不完整的思维会导致不正确的结果,但正确的思维肯定会产生正确的行为。


但正确的思维认知从何而来?


这个话题还真的很难回答。但至少有两点是可以确定的,一是要符合当时的大环境,二是有更远更创新的认知并超远大多数人。由此产生出了不同与绝大部分人并且远高于绝大部分人的愿景、远见、格局、心胸等。


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思维, 即使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也会有不同的思维认知。举互联网和科技投资领域的例子,发展很成功的企业,他们的leader的思维认知与其他人都很不一样。如国内的互联网企业的马云、马化腾、刘强东,国外的如Facebook的小扎、Tesla的Elon Musk等。


我认为具有更高的远见、更宽的心胸、更大的格局的人能够做出比即使具有远见但缺乏心胸和格局的人更伟大的事业。思维不是一成不变的,有可能昨天和今天的思维是领先的,但明天和后天就开始落后了人最难做到的就是不断地重新认识你自己,并不断的否定自己,进而产生更新更合适的认知,不要让以往的成功经验成为未来成功的障碍。


3不断地否定自己



企业的leader如果能够具有正确的思维,那他也会找到正确的人才(不是指最牛的人才,而是当时最适合的人才)和与正确的人才一起同行。


理念和志向不同的人很难长期一起合作,但经验和技能等互补性很强的团队却很容易。企业在早期的创业伙伴可能都不是最牛的,但可能却要是最合适的。


正确的思维认知+合适的团队建设是制定正确战略的基础。


战略规划通常要体现出企业的愿景、使命、组织架构、发展方向、定位、努力的目标、行动方案、执行力等要素。理论上讲这样的战略规划不是很难,难得是如何验证它可以work。好的战略规划需要多方面的人才、内部资源和外部资源、很多的数据和预测、竞争分析、头脑风暴、管理工具融合在一起才行。


而一旦正确的战略产生了,企业的总体方向和管理也就容易确立和进行了。无法想象错误一群不合适的人才聚集在一起可以产生正确的战略。


随着企业的发展,用人的观念也是需要不管迭代升级的,一成不变也将导致灾难性的损失。企业leader在企业发展的不同阶段需要找寻到更适合当时环境的人加入才能保证企业的顺利和快速前行即使战略也是对的,但大的政治环境和经济环境,甚至相关市场的竞争格局发生了变化都将导致以往正确的战略都有可能不再适合了。


这个时候就需要进行变革管理。


变革,听起来很容易,但真正能够做的的少之又少,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曾经很牛的企业倒闭了、卖地卖楼了、被收购了、破产了……. 不少曾经很牛的公司在当时都具有超前的远见也招揽了很多的牛人,还设计了很棒的战略。这在当时看来都是非常正确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往适合的环境没有了,但远见和战略等却还停留在以往的时空中。曾经的战略等穿越到了现在,很明显已经不再适合了变革管理应该伴随着企业发展的全过程,只有开始但没有结束。不能等到发生大的问题了才想起要做变革管理。真到那个时候可能就于事无补。


唯一不变的是每天都在变,不断地否定自己才能更好的前行。无论过去、还是今天、或者未来。


4你永远无法一次性满足用户



有的企业喜欢找只做事情不太关心为什么这样而不是那样做的事的员工,有的企业做喜欢让员工多些思考和建议。


我个人觉得后者更好,即使再正确的思维认知、管理团队、战略规划在实际的管理运营中都需要不断地需要被调整,而执行层的员工很具有发言权。多听听他们的想法和建议肯定是件好事。


无论是商业导向型的公司,还是技术导向型的公司,都离不开满足用户的需求。技术架构变得越来越重要了,各种基础数据的存储、收集、清洗、分析和预测正变得越来越有益于企业的日常运营和发展规划。


产品也不断地快速地在迭代,用户的消费心理和行为也呈现出强烈的个性化和动态不确定性的趋势,而且是永远无法一次性满足的。通过不断地迭代,才有可能不断地最大限度地满足用户不断变化的需求。


5我的投资逻辑



就像我前面所说的,对于目前自己能做风险投资,我是感到非常幸福的。在做投资的过程中,我自己也总结了一些经验。


通常我看项目先看创始人,但这之前我还要先分析趋势和时机。我们有时会碰到一些牛人,所做的事情不错,但时机却不对,甚至趋势也不对。只有趋势是向上的,我才会多看。


即使是趋势,我也会判断时机。看一个行业一定要尽早关注,而不是在最火的时候去凑热闹。我们可能会比一些投资人多设计很多不同的指标来决定我们什么时候来投资,我们也会花很多的时间在研判这个行业是不是有很好的趋势和时机。


第二是看团队。如果这个团队背景很好,都是阿里、京东出来的,互补性非常好、协同性非常好,还有他们对未来的认知也要是合适的(这一点没有对错,只是想了解创业者如何认知他们不知道的心态)。具体来说就是看团队是否怀有一颗开放、拥抱的胸怀,并且积极面对未来的挑战,这一点非常重要。


第三是看产品(服务)的切入点。无论做实物的还是做虚拟的,无论做硬件的或者做2B的,关键是要找到一个切入点。我觉得早期项目的切入点一定是比针尖还小,如果你可以把一件小事情做精,那对于一家早期公司而言也算是很成功的。


最后我才是看风险和回报。风险和回报就是四种组合。风险低,回报高投不投?肯定投,但这种好事可遇不可求。风险高,回报高,投不投?先打个问号。第三,风险高,回报低,投不投?我肯定不投。第四,风险低,回报低,投不投?我不投。


所以这四种里面有两种不投,一种是一定投,一是打问号的风险高,回报高的项目,遇到这样的项目需要做多些功课才能决定,但通常我是要投的。




文章来源:微链江湖、微头条、 Xtecher

合作请加梦小创微信:18588241630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