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催眠与自我疗愈之路 | 武志红工作室咨询师梁红的独白

来源:nlp-lp    发布时间:2019-02-03 15:29:15

以下内容出自梁红老师《催眠与自我疗愈》微课堂

原创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真实的改变"公众号

文字编辑:Sherry


大家好,我是梁红,今天很高兴能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自己在学习催眠过程中的收获。


我从1998年开始进入身心灵成长,李中莹是我的启蒙老师,我参加了他第一届NLP合格执行师文凭班的学习,从此走上了成长的道路。


当我在咨询师的路上走了许多年之后,我发现自己在做咨询的时候,经常会感觉到内在枯竭、被耗尽的感觉。虽然我学习了这么多课程和知识,比如NLP、萨提亚、格式塔治疗、家庭治疗、呼吸治疗,我发现自己即使学习了这么多理论和技巧,但是在咨询的过程中仍然会被带到来访者的问题当中,被问题牵扯住。这个状态持续了很久,甚至我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都受到很大的影响,我感觉自己到了一个瓶颈的状态。


很庆幸我自己有坚持学习的能力,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我遇到了艾瑞克森催眠系列的导师——斯蒂芬·吉利根我接触到催眠以后发现,这个真的是我想要的,在那里我真正接触到了什么是催眠。


当你面对的来访者在诉说所谓的"问题"时,往常我们会在问题里去钻研,去回顾问题产生的根源,精神分析的弗洛伊德使用的就是回到过去年少时的创伤,一般都是年幼时我们与父母互动的过程中造成的问题。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做了心理咨询的朋友会有一个状态——这些我都知道,是我小时候的创伤造成的,但是即使有很多的"知道"、"看到",并没有对解决问题真正起到作用。


这个时候如果使用催眠,就可以很好的发挥作用。催眠可以让身体、潜意识的智慧很好地参与进来,我们头脑上的"知道",跟身体、潜意识的"知道",在我看来是完全不一样的效果。

那催眠到底是什么呢?

常人会觉得催眠就是一个钟摆在你眼前晃啊晃,一二三,啪,睡着了。这也是我在接触催眠前一些粗略的看法。实际上当我接触到催眠的时候,发现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

我们接触到的催眠经历了3个时代的演变。



第一代的催眠师,并不那么尊重意识状态。我接触过第一代的催眠师,他们会很强迫性地让意识状态丧失,他们对待无意识的态度就像两三岁的孩子,似乎催眠师就像神一样,可以指挥对方做很多事情。


第二代的催眠师,以艾瑞克森为主,他们做出了一些革新,认为潜意识充满智慧,请求潜意识带来一些解决方案,比如运用故事、体验、象征性的手法绕过意识,让潜意识的智慧出来。可当绕过意识后,谁又来主导潜意识的方向呢?往往还是把权利交给了所谓的大师、催眠师。我也曾经接触过第二代的催眠师,就是艾瑞克森的女儿贝蒂。我曾经上过她的课,她很完美清晰地把第二代催眠师的技术和手法呈现出来。


我现在接触学习的是第三代的催眠师是以斯蒂芬·吉利根为主,我们与来访者彼此尊重,相互影响,催眠师不是掌控,而是倾听、给予、相互成长的。个人都可以有能力学会与潜意识沟通,第三代催眠相信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的大师,呈现出生生不息的状态。我很庆幸自己学习到了第二代、第三代催眠,并且斯蒂芬老师的生生不息的催眠可以让我在工作中很好地运用出来。



催眠大体上可以分为四种类型。

广义上来说,催眠就像当我们在看电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电视上,别人怎么喊我们都听不到,特别是孩子,最能够突出这种被催眠的状态。又或者是突然走神、听到某一首音乐、看到外面某一个景色被迷住了,这些都是被催眠的状态,但我们称之为低水平的催眠状态。


第二种就是,当我们回忆起一些画面的时候,会感到很开心或者很难过,不过这种催眠是没有蜕变能力和转化能力的,只是普通的催眠。


第三种,是负面的催眠,其实是一种问题状态,我们迷失在其中,典型的问题状态比如说抑郁、恐慌、成瘾症、情绪失控,这种催眠会不断地把我们往黑洞里拉。


第四种,是生生不息的催眠,它是高水平的,以正面目标为导向的催眠,那是一种向无限世界的臣服、打开,在中正的状态、带着正向意图、把注意力放在转化上,放在拥有的资源、达成的目标上面。我的老师斯蒂芬·吉利根在生生不息的催眠这方面的诠释,是很到位的,他说,催眠实际上就是一种转化。


斯蒂芬·吉利根今年8月23-24日、8月31日、9月11-16日、10月5-10日在广州有催眠课程,欢迎电话:13835299540,18600166708 沈扬。


这种转化是如何发生的呢?

在我的咨询工作中,很多来访者都想摆脱问题,比如失眠、抑郁、强迫症、孩子叛逆,这些都让他们很痛苦。这个时候来访者往往被情绪所控制,被负面的催眠所控制,他们看不到问题的背后有很多情绪在作怪。越想摆脱问题,却越深地陷入负面状态,这个时候往往跟身体脱离了连接。


实际上,问题会以各种身体的状态表现出来,比如身体疼痛,去医院却检查不出什么毛病,或者整夜睡不着觉。所有这些问题,很明显是身体在发出信号,但是他们没有看到,反而是把它当成了问题。以前我在做咨询的时候就会想尽各种方法、技巧去帮助对方改变,后来发现自己被耗尽了,掉进了一个以解决问题为导向的恶性循环当中。


这个时候,催眠真的可以帮助到我们。

催眠是连接我们的问题以及问题背后的动机的桥梁。催眠可以创造一个场域。

在这个场域,我们与情绪达成和解,运用催眠跟情绪互动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不是我们头脑可以看到的东西。




下面我分享自己的一个真实案例。

有一个男性来访者很焦虑,晚上一个人睡觉的时候就会很恐惧,总是不愿意睡觉。


一个30几岁的大男人说有这样的恐惧,人家肯定会问他,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事实上,他总是忙碌到让自己累得半死,才去休息。这样生活的质量和家庭关系肯定会受到影响。可他是在咨询了十几次以后才提出来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背后,其实这并不是简单的恐惧形成的。


当我们开始做催眠,我们彼此放松,进入双方创造的一个放松的场域,和身体连接(具体怎么做其实是一些催眠的基本功,可以通过课程学习)

在身体放松到一定状态后,我让他带着恐惧、焦虑去感觉自己的身体。


他突然说胃部很难受,想呕吐,于是他睁开眼睛干呕了一段时间。

当他说想站起来的时候,我们就一起站了起来。可是站起来之后一坐下,他又说难受。

我说,这种感觉像不像你小时候的一些感觉?你很想睡,但是又不能或不愿意睡?


他一下子就呆住了,很像,真的很像。之后他慢慢坐下来。

我问他,在这里,你有什么目标要达成吗?

他说,想要自己单独睡觉的时候不要那么难受。

我又让他用几个简短的词语把目标表达出来。

他说,我想要平和、安稳、放松地入睡

当我们的目标树立起来之后,就让他跟身体连接,带着胃部的感觉回到小时候。此时他的表情扭曲,很难过。


原来他看见了小时候自己被妈妈关在黑屋子里,其实就是晚上让他单独呆在房间里不让他出来,他被关在房间里的时候就偷吃自己藏着的零食,在吃的时候又很害怕被妈妈看到的那份恐惧。当时可以看到他整个人神经肌肉锁结,完全回到了当时的状态。


当下我就邀请他成人的部分进入回忆当中,去安慰和帮助那个弱小的自己,同时去寻找他记忆当中,自己一个人独处但又感到很平和、放松、安稳的状态,拿到资源,去感受这份资源带给自己的美好。把在状态里拿到的资源,去帮助自己达成目标。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到他整个人都处在很安稳、放松、平和的状态下。


我知道,个案在这里已经发生了转化。

整个催眠的过程就是这样。后来我们给他做了一个回访,当然他还是会晚睡,但是那种焦虑、恐慌、害怕没有了。他自己的表述是,很神奇地消失了。



其实,真正的催眠其实并不难,但也不是简单的几句话可以表达清楚的。


想当年我是在李中莹老师那里听到海灵格、NLP、催眠,包括·瑞德、斯蒂芬·吉利根、罗伯特·迪尔茨这些大师,原来感觉他们离我很遥远,甚至曾经以为他们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谁知道今天他们成为了我可以亲身去跟随的导师。这得益于我个人孜孜不倦的追求,以及慧真平台很努力地把这些国际老师引进中国,所以很真诚地邀请你们一起来慧真学习成长。


今年斯蒂芬·吉利根老师又来到中国了,820-21日催眠体验课,以及911-16日精英催眠营第一阶段,105-10日精英催眠营第二阶段,我都会去课堂里担任助教,帮助学员更好地运用催眠自助助人,我们课堂上见!





 推 荐  相 关催 眠 课 程

《跟大师学催眠》
时间:8月20-21日
地点:上海
主讲:
学费:6800元,优惠价3300元
8月1日前 报名优惠价:2800
点击原文阅读查询详细信息



《世界上最好的催眠——精英催眠营》
一阶时间:9月10-15日
地点: 上海
二阶时间:10月5-10日

地点:广州

详情咨询:138 2228 9364 家玉
长按添加微信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