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中国最会穿衣服的女人:“光腿穿旗袍”时尚的引领者,外交官顾维钧的夫人黄蕙兰

来源:gjrwls    发布时间:2019-02-18 07:06:37


黄蕙兰

经微信公众号“作势”(微信号:zoomchic)授权转载,有改动。

美国《VOGUE》杂志曾经评选过一位1920-1940年代的中国“最佳着装”女性,你猜是谁?


宋美龄、宋庆龄、林徽因、胡蝶……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都不是。能把政界、学界、影视界几位“颜值担当”碾压得屈居其后的,正是下面这个你也许从未听过的名字——黄蕙兰。


也许有人会说,她长得并不出众,在那个没有网络、电视的时代,凭什么把她当做中国女人穿衣打扮的“时尚标杆”?她又是如何把欧美时髦风潮带到国内,同时在国际社交场合大肆刮起一股“中国风”的呢?


这些问题待我一个一个解开。


宋庆龄因为她才开始穿旗袍


据说宋庆龄跟着孙中山北上前,一直穿着上衣+裙装的两件式袍褂。这种打扮经典慈祥有余,时髦俏丽不足。来到大都市北平之后,暂住黄蕙兰家中的宋庆龄担心自己太土气,便偷偷取经——偷看了一番黄蕙兰的衣橱,并受到她的时尚指点,才就此开启“旗袍Style”时髦模式,成为集优雅、美丽、端庄为一体的“庆龄国母”。


不仅是国母,好打扮的上海女人也把她当做民国时期的“街拍偶像”,竭力模仿她的穿衣打扮。你能想象,她们对黄蕙兰的“盲目崇拜”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吗?


她曾在自传《没有不散的筵席》中,提到自己引领的“光腿穿旗袍”风潮:她写到自己当时因为皮肤病不能穿袜子,而光脚去了上海,但并未告诉别人原因。结果第二天,上海的女人们接二连三的在大冷天也把袜子脱掉了,只为追捧这一“冷天光腿”的新时髦。后来黄蕙兰皮肤病好了,又开始穿上丝袜,大概这群追随者们也蒙了圈,这故事让人啼笑皆非。


黄蕙兰


当时流行以进口法国衣料做旗袍,图案多以素净雅致的花卉为主。但迷恋华丽贵气的黄蕙兰却不以为然,在她眼里,泛着潋滟光泽的中国丝绸才是制衣的“极品”。


之前流行宽松H型的旗袍,花色也素雅简单


“我开始选用老式绣花和精致的丝绦,精美的中国绸缎,有些是古色古香的。我选用这些衣料,择取中国传统式样的特色制作我的服装。她们不懂得本国丝绸之美的价值,不明白那种地道的中国手艺是如何精彩绝伦”。


于是,黄蕙兰带领上海女人们进入了时尚的新境界:龙飞凤舞、飞檐斗拱等中国传统元素的精美刺绣开始出现在旗袍上,明媚艳丽的湖蓝、桃红取代了清心寡欲的色彩,旗袍开衩也从小腿、膝盖甚至一路高到大腿……这种铺锦列绣“壕”气十足的旗袍,顿时成为上流社会女性人手一件的“爆款”。


黄蕙兰正是这样不盲目崇拜洋货,却又能够灵活地“西学东用”,难怪衣品能碾压那么多沪上的贵气名媛。


去年,以“中国:镜花水月”为主题的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及展览中,就有一件她1976年捐赠给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非常“黄蕙兰”风格的旗袍,精致程度叹为观止。


“镜花水月”主题展览中展出的“黄蕙兰“旗袍


那个年代的她不仅引领着国内时尚风潮,在国际上同样大出风头。闪耀程度足以令无数如今中国时尚达人汗颜。


喜欢繁复精美设计的她,早年在香港时,一口气买了N件当地人放在钢琴上挡灰的便宜古董绣花裙子,带到巴黎在晚宴上穿。引起轰动不说,居然导致这种裙子的价格哄抬了好几倍。


而白天出席各种社交场合时,她则最喜欢“中西混搭风”:在旗袍外加件Chanel或者Schiaparrelli的外套,或是贵气十足的貂皮大衣、精巧神秘的刺绣单衫。锦绣华服加上与生俱来的傲然气质,即便站在英国伊丽莎白王后(此处指的并非“超长待机”那位,而是英王乔治六世的王后)身旁,气场也未减低半分。


黄蕙兰的皮草加条纹裙,一看就是如今时髦的标配


难怪,被她迷得团团转的外国使节公臣,称呼她是“远东最美丽的珍珠”。敏锐独特的衣着品味,成为了她在世人眼中最为骄傲的一张“王牌”。如果当时有时尚公众号,或“带着名媛去看秀”的栏目,估计她的搭配阅读量篇篇都得过十万。


打入欧美上流社会的大使夫人


有人又会问,作为“民国第一时尚KOL”就能和王后并肩而站吗?如今的时尚达人们顶多也就看看秀上上杂志内页,为什么她可以在国际社交场合频频刷脸,和有头有脸的政界人物共进晚宴、打桥牌聊八卦?



别不服气,人家还有另外一个重量级身份:中国驻美大使夫人。她的丈夫正是那个1919年巴黎和会上拒绝在辱国条约上签字,创造“弱国也有外交”奇迹,曾任驻英、驻法、驻美大使的顾维钧。


黄蕙兰和顾维钧(左二和左四)


黄蕙兰,精通英、法、荷等六国语言,自小生活在巴黎、伦敦、纽约,缺的只是一个为家族锦上添花的贵族称呼而已。“大使夫人”这个头衔再合适不过。


据说19世纪中期时,她的父亲黄仲涵就继承了爷爷留下的700万美元,而她浑身上下充满“赚钱细胞”的父亲,更将家族一手打造为印尼首富。当她3岁时,脖子上就挂着一条母亲赠送的镶着80克拉钻石的金项链,重得把她胸口的皮肤都硌伤了......


1920年,她在布鲁塞尔公使馆结婚时,除了嫁妆丰厚到令人瞠目结舌,还从伦敦摄政街定制了纯金刀叉,订做的床单、床罩的扣子是以纯金做成的玫瑰花,每颗扣子上还镶嵌着一粒钻石……


黄蕙兰与顾维钧的孩子


有着阔绰殷实的家底,更使她以“中国的橱窗”自我定位:她不仅斥巨资修葺了中国驻巴黎大使馆,还自掏腰包从国内花大价钱购买家具、器物运到国外,使大使馆装潢得极富中国特色,以求“外国人也能通过‘橱窗’看到中国的星星和月亮’”,不丢大国颜面。战争期间使馆经费拮据,顾维钧在外应酬交际的费用,多由她的家族出手赞助。


可以说,在那个中国在世界上充当“受气包”的年代,是黄蕙兰不惜大掏自家腰包,来维护中国的对外形象。最重要的是,让她这位来自中国的“时尚名媛”,不仅刷了脸,还有了一定话语权。


黄蕙兰陪同顾维钧出入各大场合,见证了诸多重要历史


就这样,靠着积金累玉的财富和漂亮骄傲的面孔,深谙西方社交之道的“顾夫人”随着丈夫一起打入了西方上流社会:参加白金汉宫战后首次宫廷舞会、与英国大使及国王握手、出席杜鲁门总统就职典礼……如果她活在当下,大概会成为名副其实的“每日头条收割机”。


现在你明白了,为何“民国佳丽三千,挑剔的上海时髦女人们,却独宠她一人”?黄蕙兰不仅有品位,还有身份。更重要的是,人家有足够的银子“买买买”。


被渲染成神话的“豌豆公主”


自传里提起曾经风光无限的生活,她的语气里尽是公主般的骄傲炫耀。当然,坊间关于黄蕙兰的传闻也是不绝于耳。


她曾提起,有位从未见过她甚至未踏足过华盛顿大使馆的中国女人“造谣”:黄蕙兰有两位中国女孩在后面拖举着长裙、大摇大摆地走入社交场所的习惯。


“凡是认识我的人都知道,这完全不符合我的作风。我不知道能从哪里去弄来这样的中国女孩;即使有,我也会笑得前仰后合,使这个办法行不通。我憎恨虚假,我恨今天年轻人所称的‘做作’”。



虽然自小养尊处优,但黄蕙兰并非矫揉造作的女人。她甚至对当时国内盲目的”崇洋媚外“之风嗤之以鼻。她不喜欢在国内做运输生意的英国人和白俄人,说他们“装作上等人,瞧不起任何真正代表中国美丽智慧的东西——瓷器、玉石、古玩”,同时又鄙视上海处处模仿老外的粗野暴发户“屋里摆满西式家具。满嘴英语,而发音很糟,使我难于理解。”黄蕙兰在私下常常吐槽他们:“请您讲中国话吧!”


另外,她也并非像外界传闻那般娇弱得不堪一击。伦敦大轰炸期间,她领着家人躲进防空洞,自己却在使馆楼上正襟危坐,坚持“不愿意使馆被炸时活埋在防空洞,要死也要体面地死在楼上”。



从小便好强爱国的她,一生都以自己的国家,席丰履厚的财富以及“大使夫人”的头衔引以为傲。晚年时,黄蕙兰长居纽约曼哈顿的高档公寓,靠着父亲留下的50万美金遗产生活,屋内仍陈设着大量中国古玩字画,墙上也贴满她和顾维钧出访各国的照片。


只不过,那时她只是位孤身一人的老太太,子女、佣人都不在身边,去邮局寄信、买菜下厨等从未做过的“苦差事”,都要亲力亲为,但她却以此为乐。身边有一只小狗陪伴着她,遭遇强盗入室抢劫,掳走大量现金珠宝首饰时,她对强盗唯一的要求都是“不要伤害我的小狗”。



对晚年的她而言,曾经风光旖旎的好时光最终成为真实而又飘忽的记忆,战火弥漫的硝烟、双亲过世的打击、不幸婚姻的结束……都让她清醒意识到了生命中必须承受这样或那样的痛苦:


“或许外人看来,这种好生活令人向往,求之不得。可是,我体验到的不幸太多了。在我年事已高、阅历丰富的今天,我足以意识到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世上无人不遭受折磨,或是这方面,或是那方面,正因如此,才使我们相识、相怜。”


1993年12月,黄蕙兰在自己百岁寿辰当天离开了人世。回望她一个世纪的生命,年轻时代的富贵、热闹、喧哗,与晚年隐居于纽约的寂寞和荒凉形成了鲜明对比。她享受到了作为时尚偶像的万人追捧,也体验到了时局更迭后倏然一无所有的寂寞。


2015年,意大利版《VOGUE》以“Once upon a time”为标题,再次将她和宋美龄这两位传奇女人搬上了“国际舞台”。当外国人都还记得“Oei-Hui Lan”这位曾经叱咤一时的中国女人时,我们又有多少人熟悉她的故事呢?


2015年意大利版《VOGUE》内页


她美丽又寂寞的生命里,曾经落英缤纷香气馥郁,她迷恋绚烂华美的一切:绮丽无比的丝绸、浮翠流丹的玉石以及玉叶金柯的身份……然而当她最终失去这一切时,也难得地保持着体面气度,不哀伤,不抱怨,笔尖少有悲苦愁情。


人生如同上山下山。曾经站在风景如画的山巅,又肯像她这样卸下包袱从容下山的人,又有几个呢?懂得放下,懂得舍弃,不和过去较劲,人生才会少些添堵。


一个风华绝代的时代过去了,这世上怕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黄蕙兰”了。而她,将永远和“Once upon a time”(很久以前)这几个字紧紧捆绑在一起,成为如烟往事里黯然褪去的美丽身影……


【 国家人文历史 】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好 文 推 荐


2016年7月显然是个多事之夏,法国尼斯的恐怖袭击令人惊魂未定之时,地处欧亚之交的土耳其国内枪声乍起,消息传来,又是一次土耳其军队总参谋部“一小部分”军官发动的军事政变。为什么要说“又”呢?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2016年7月14日,法国著名的旅游胜地尼斯发生了一场恐怖袭击。一个好端端的国庆节反而变成了一个血腥国庆节。血腥的7月14号,这在法国历史似乎并不让人意外。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在联合国维和行动问题上,中国也走过了一条颇有曲折之路,从最开始的排斥和反感,到渐渐了解和支持,最终才积极参与到其中。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国家人文历史 ID:gjrwls




点击图片进入微店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