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上学三天,我很快乐

来源:mean-something    发布时间:2019-02-07 06:45:34

  语言课上了三天,跟同学们相处的很愉快,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我总以为来上语言课的同学嘛,各方面都还是不错的,会有点小个性,没有想到都这么好说话。班里一共17个人,7个男生,10个女生。3个读本科,其余都是硕士,多半是商科。

  于是,我开始反思我每个阶段与同学的相处:高中,本科,现在。

  说实话,高中很不愉快,很痛苦。物化班里一共10个女生,我成绩处于中下。前面的几个女生成绩都相当好。然而,你们成绩好关我什么鸟事,我一向就是不爱管别人闲事,说别人闲话的人,对同学也没有什么防备。考完她们问我考的怎么样,我说不好的时候肯定就是不好,我说还可以的时候就是还可以。我才不会每次都说考的不好然后都是全班前3,此处鄙视脸。那时候,我不是不知道她们的小心思,我也可以跟她们一样敷衍了事,可是我真的没有看出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更奇怪的是,慢慢的,她们就疏远我了。可能大家确实没什么话好说吧,我高三的时候就在计划要去东欧旅游,跟她们说每人出6000块钱,然后我可以组织。她们说我神经病,此处严肃脸。最后再跟你们说一下,我高中一直一个人坐在讲台旁边,我为什么要一个人坐呢?因为我实在受不了她们在背后嚼舌根。我觉得无聊,我宁可花大把时间看欧洲地图,幻想着某天去旅游,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中,我也不想谈别人的破事。

   虽然最后,跟她们相比,我没有上到最好的大学,但是我上了一个让我自豪的学校,学了一个我愿意为之奋斗终身的专业。

   本科和同学的相处也不大愉快,主要问题一来总觉得那些女生还在耍高中的小心思,这些信息故意不说啦,那些刻意隐瞒啊,不够坦诚。男生嘛,别以为他们就怎样,小算盘打得很精,更加不可能跟他们多啰嗦。二来就是宿舍是和别人分享的,我特别需要一个个人的私密的空间,哪怕就只有巴掌那么大,但是那就可以安放我的心灵,让我有一种归属感,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自己的事。但是宿舍里都有别的同学,我想好好思考却总是会被打断。很多时候,我真的不想说话,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发呆。之后我基本都是独来独往,因为实在找不到能说话的人。

   虽然最后捏,研究生的学校也许没有他们的好,不过我还是觉得大学这些年我收获了很多,我变成了一个我不曾想过的人,我没有让自己失望,我做成了这个阶段我理想中的样子。

   这几天跟同学相处真的很愉快,每次都是哈哈大笑,特别开心。同学也很喜欢我。我在想或许大家都真的长大了,成熟了,知道应该怎样和别人相处了。我也是,我现在是极其幽默的一个人,我才不会谈那些苦大仇深的学术问题,我只会谈些不着边际的话,却让大家都乐在其中。

   如果我从前就这样擅长生活,从前的同学中必然也会遇到和我合拍的。只可惜那时候,大家都不够成熟,都不知道这样的同窗情谊应当如何去维系。真的只有自己去做成对的人,才会遇到对的人,否则你如何判断是对是错。我不想把能够同窗用缘分来解释,这会给你一种莫名的沉重,逼迫你去珍惜。我也不会在相处的过程中就怀抱着“他们不过是过客”的念头,错过这样的欢愉也是辜负。我只觉得我很喜欢和他们说话,这总会带给我极大的快乐。不久的将来,大家就会进到不同的学院,这时候,不必怀念,没有谁会一直陪伴,人生终究是一个人的征途。

   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这样矛盾,多少年前的初衷一直怀抱不放,所作所为就像是要重温那样的梦境一样,这难道不是恋旧?可是却又很少对过去的事情流露出伤感,就像我不想家,不想故人,不想故地一样。又或许这两者本身就是相克相生的呢?远方,前方,是目的地,是终点,又是另一个起点。在时光携带着无数浮尘不定的生物匆匆行进之时,伤逝之美也在同时上演-使一个走到秋日下的人,那些郁积着浓艳和空洞的春愁,此时一笔勾销.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