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开学典礼上的性教育

来源:yishang0891    发布时间:2019-05-31 16:08:30




开学典礼

by 好色徒




三千多条绿色的爬虫迅速的向体育馆集结,体育馆中心领导席上坐着肥胖的、秃顶的、面容丑陋的歪瓜裂枣们,还有几个腰杆挺得想一块木板的教官。清一色的男性,没有一道或靓丽或婀娜多姿的倩影。


然后是千篇一律的开场白,介绍那些肥头大耳的领导和他们走狗,然后再说一些恫吓新生的话。他们以为他们那些官方唬人言论能吓到谁?谁还不知道他们都是当面说一套,背地里做一套。


他们说的越来越无聊,甚至不着边际,这个狭小的体育馆里做了三千人,三千人!天呐,而且是刚刚从操场搞完军训赶来的。你能想象那股酸臭味自由的空气里弥漫发酵嘛?


而坐在我旁边,我的室友蛮牛同学竟然把鞋子给脱了,我们的鞋子是学校统一发的劣质胶鞋,就算你没有脚气穿上它都会发出恶劣的臭气。


我满含鄙夷的看了蛮牛一眼:“你个混蛋,把鞋穿上,你的脚臭味比我的屎还难闻?”


“你的屎?”蛮牛把袜子脱了,在空中甩了甩,“一般人闻不到自己的屎有气味,看来你的屎真的很臭。”他一边穿袜子一边想我解释:“脚出汗,很痒,回去我得擦点软膏,脚气总是断不了根,你们有什么好办法推荐嘛?”


室友高升提议说:“断根应该找中医,中医很神奇。”


“我看只有砍掉你的脚才能根本解决问题。”另一室友满江说,他朝着蛮牛抛了个媚眼。


体育馆被臭气笼罩而且闷热,我能感觉汗珠从我的茂盛的头发里滑出,滑过我的脖子顺着我面部的轮廓流过我的喉结。我能感受到它们在我的喉结上短暂的停留片刻,然后像卯足了劲冲锋一样,从我喉结上倾泻而下,有的停留在我锁骨的凹陷处,有的被阻挡在了我肚皮上层叠的皮肉中,还有的流进了我的肚脐眼,甚至有一滴突破了重重障碍,滑倒了我的小腹上,它就像一只温暖柔软的手指轻轻地在我腹部滑过,然后缓缓地触碰我小腹下的每一根毛发,最后它胜出达到终点了。


血液在向下聚集,我的小头一点点的膨胀我能感觉到它在发热。我的脑袋一阵迷眩,可能是血液都跑到了下面,脑部供血不足。我站起来,我必须出去透透气。我站起来,领导席上一个地中海发型的男人的目光一直随着我移动,那是我们的院长,他以为他那自以为是的目光能把我吓退?真是可笑。


但是在出口处,学校的狗拦住了我,“嘿,小学弟,现在还不能出去。”


“我只是想上厕所而已,我保证我马上回来。”我确信我的表情真挚。


领头的狗肩膀靠着栏杆,嘴角一扬:“你听着,你什么把戏我会不清楚,我们都是过来人,你现在最好赶快回去,不管你的老二此时是想吐还是想开闸放水。”他的眼神明显是在威胁我,而且是群体性的目光威胁,我必须承认我怕了。且不论他们是所谓的“合法”机构,就他们的人手来看我也不可能占任何优势。所以我回去了,老老实实的坐下。


蛮牛看我回来的这么快,“你尿尿很快嘛?”


“碰到了几条狗。”


“你尿裤子上了?”


“算是吧。”我点点头。


有挫败感的我发现了一张漂亮的脸蛋,那张脸蛋确实配得上漂亮美丽这些形容词。鹅蛋脸,算不上典型,两颊偏瘦。长头发中分,染成了酒红色,眼睛不大却圆润大气,鼻子和嘴巴一样的小巧玲珑,嘴角有一颗细小的黑痣。她似乎注意到了背后渴望的目光,她小心谨慎地转过脑袋,眼角的余光瞥了我一眼,我抬起手正要向她大招呼,她的目光已经被体育馆里新出现的人物吸引了。


一个女人走了进来,蓝色的外套有点像空姐的服装,下身穿着黑色丝袜,至于她的脸由于距离太远而看不清楚。那些昏沉模糊的目光随着她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直到鞋子的主人来到我们的视线下。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小波浪的发型,领口处搭着一块清凉的丝巾,我更愿意相信在这样炎热的夏季,丝巾的作用是用来擦汗的,皱纹不算多,左边的眼角有一颗大黑痣,长得还算中规中矩。


她背朝着我们对着领导席鞠躬:“各位领导好。”她的声音清凉,旋过身来,“各位同学们好,接下来我要给同学们上大学里的第一课。”她看了看我们的反应,小巧的嘴唇继续上下翻动:“有谁知道接下来我们会上什么课程嘛?”


无人回应……


她有些尴尬地环视四周,咳嗽了几声,劣质的音响发出尖锐的噪音,紧接着她问:“你们一个月手淫几次?”


满江停下了抠鼻子的手,一只绿头苍蝇从我耳边飞过落到了蛮牛的鼻子上,它翅膀震动发出的声音足以比拟一台发动机。高升的手机突然响了,这就像在银行里开了一枪,他努力假装不是自己的手机,但其实他没必要这样做,因为很快又更多的手机于此相互辉映。


尴尬且沉默的领导终于找到爆发的理由:“把手机都给我收起来,好好听课。”


这一次我们都很听话,端端正正做好。


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了,清了清嗓子:“想必接下来要上什么课程你们应该能猜到了。”


“没错是关于性教育。”她轻松的笑了笑,话筒拿到嘴边,嘴巴张开可是没有声音。她指着一对正要接吻的男女:“两位同学,你们是想为我们亲自示范课程吗。”


观众席哄笑,我们的院长---地中海的男人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


“我知道你们大都数人的性知识都是在网吧学习的。”她低下头,看了看话筒,“那么今天我们把那些难以启齿的东西摆在明面上来。”她语气平淡无奇。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在如此场合将这些说的如此坦然。


“孔子说:食色性也。”她拿着话筒在下面来回踱步,高跟鞋的敲击地面的声音清脆结实,“性就像吃饭喝水一样,这很正常也很应该。”她小心的迈着步子,似乎是嫌弃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太大,“但是现在在你们身上有一个矛盾,你们现在大部分人的年龄在十八岁左右,这个时候是你们性欲最旺盛的时候,但问题是你们都还是学生,没有结婚,也就是说没有性伴侣。” 

她明亮的眼睛看着我们,我们被她给吓到了,虽然我们听过比这更赤裸的话,但毫无疑问在这样的场合我们是第一次。我们默不作声,她眨了眨清澈的眼睛,她的眼睛真漂亮。


“从生物学角度来说,你们在这个年纪应当开始体验那种…嗯…美妙的感觉。”她小心的选择措辞。她知道她身后还坐了一群固守传统的男人,她不能太“过分”。


体育馆里很安静,我们只能听见她的声音,我们都屏住呼吸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你们都太紧张了。”她温柔的笑,“孩子们,不要这么严肃好吗?就当我们在讨论今天晚上吃什么菜。”


有人窃笑,气氛开始缓和。


“刚才我们说到哪里?”她想了想,“哦,美妙的感觉,或许你们之中有些人已经体验过,但是大部分人没有这方面的经历,或许你们看过一些…小电影。”有个女生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眼皮调皮的往上抬起来,“是叫小电影吧,我应该没有说错。”她自己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虽然你们看过,但是你们还是无法想象那种感觉。”她的双手灵活的摆动,她的声音有着诱惑性的魔力,“生命与生命最古老最直接的交流,灵魂最深处的碰撞。”


周围的呼吸错落有致的起伏,我能感觉到空气里荷尔蒙的浓度极具上升,随之上升的还有温度,蛮牛的脸颊已经有了红晕,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微微发烫。这种诡异的气氛就像我们三千多人在一起欣赏岛国艺术片。我感觉唇干舌燥,有股暖流在身体里乱窜,我瞥见了那个漂亮姑娘,我能感觉到她的紧张,脸颊绯红,胸脯起伏。


“咳咳。”地中海的男人咳了咳。


台下的女人知道自己已经越过了学校规定的“界限”,她不得不重新斟酌字眼:“我的意思是说,性爱很美好,但是你们还太小,美好的东西难以驾驭。”她低下脑袋,情绪低落,好像她在说服自己。马上她又抬起头来,恢复了以往的标志性的友善笑容:“但是我们要怎么解决这个矛盾呢?”


她的目光从观众席的左边一路扫向右边,“手淫。”她尽量让这个词说的没有那么刺眼,甚至是平淡。


窃窃私语像瘟疫一般具有高度的传染性,听惯了保守言论的同学们不安的扭动四肢。


“这个老师太棒了。”满江忍不住赞叹。


“这样你就为你打飞机的下流行径找到理论指导了?”蛮牛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知道什么是手淫嘛?”一个女孩问她旁边的男生。


男生想了想,犹豫了一下,随后拿出一个水瓶放到自己两腿之间,左手扶着瓶身,右手握着水瓶上下搓动。“我想我表演的够形象了吧?”男生说。


女生憋得脸通红,“原来如此,我觉得我高估了女生在男生心里的重要性,毕竟有些事情你们可以直接解决。”她笑出声音来。

氛围开始轻松活跃,我感觉到了。


“唐女士。”音响里发出的尖锐声音刺得耳朵生疼,我们的院长---地中海的男人愤怒的站起来,他的眼睛片上闪过一道白光,“我请你来是想让你告诉学生在学生时代应该干些什么,怎么控制好自己多余欲望,而不是让你告诉他们做流下无耻的事情。”


“多余的欲望?”她嗤之以鼻,“你身上有多余的东西嘛?”


她觉得自己有些过了,态度缓和了一些,说:“我在给学生上性教育课,我相信自己的专业知识不会逊色与你。如果你想听我说一些毫无根据,危言耸听的话,或许你不应该找我。”她背对着我们,小波浪的发丝轻轻摇摆。


此刻很安静,同学们凝神屏息的听着,我们不知道谁是最后的胜出者。但毫无疑问我们期待落败的是院长,院长先生像只恶狗一样狠狠地瞪着那位女士。“地中海的男人”此时面色苍白,学校的领导们遇到这种事一般都是这样的表情,也只能这样的表情,他们除了摆出凶神恶煞的表情还能干什么?


“唐女士我知道你在讲什么。”地中海的男人声音柔和了下来,“我也尊重你的专业知识,但是他们现在还小,在我的学校里我不允许学生干那些勾当。”


“哦,院长大人。”唐女士的言语里带着戏谑的意味,“你的学校,真是可笑,学校是属于学生的而不是属于你个人的。至于你说的那些勾当,我想你年轻时也躲在被窝里干过那些勾当,只不过现在你找了个女人和你一起干那些勾当,一个人干和两个人干没有区别。”


“你够了。”地中海的男人愤怒的捶着桌子,碰倒了面前的水瓶,“这里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如果你还不收敛一点的话请你离开这里。”这里本来有些笑声,但是由于他的愤怒笑声戛然而止。


“放肆?”唐女士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三千观众,冷冷一笑,我感觉她要豁出去了,“院长大人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吗?我其实是个推销员,你知道我想推销什么吗?”她自己回答:“我是来推销避孕套的。”


她转过身子来,眼中大放异彩:“去他妈的手淫,那都是未成年人干的勾当,你们是大学生了,还你们双手以自由,去找寻你们的真爱享受你们该享受的东西好吗?”我能想象到她脸上的细纹一层层的推开消散,肌肤一点点饱满,色斑消失于无形,弹动的波浪秀发里散发诱人的雌性荷尔蒙,细胞在快速的分化,她似乎变得与我们一样青春活力。她挥舞着双手,慷慨激昂,“性爱与阳光一样是这世间少有的公平,那是上天对所有人的安慰。而还有哪个年龄阶段的人会比你们更有资格享受这直达灵魂的乐趣呢?”


我们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切,她优雅欢快地旋过身子大声说:“记得戴上‘蓝精灵’。”话筒被她有些粗鲁地放下,锐利的声音差点把鼓膜刺破。


地中海的男人气急败坏,他看着唐女士潇洒离去的背影,他的火气无处发泄,他的拳头在空中飞舞,那样子滑稽极了。


我们震惊了几秒,直到唐女士的身影完全消失,我们才想起为这完美的胜利欢呼呐喊。我看到有的人仰头大喊大叫,有的人摇着椅子就像是神经病一样,欢快极了。我还看到有爱的男女们他们正在进行唐女士理论的实际,他们吻在了一块,一个大大地湿吻。蛮牛脱掉了绿衣,站起来拽着衣服疯狂地摆动,嘴里大喊:“手淫无罪,性爱自由!”


地中海的男人想要制止这疯狂的画面,这一切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群魔乱舞。我看到他拿着话筒说什么,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或许是话筒坏了。他生气的将话筒摔倒了地上,他样子难堪极了,脸色苍白,最后他只能无奈的看着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yishang0891@163.com 

QQ交流群:258293867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

好人好事好时光,不过一晌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