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嫁给植物人丈夫,她每晚却受小叔侮辱.......

来源:nvrenhua619    发布时间:2017-09-08 09:52:11

男人临窗而立。

 

孤寂挺拔的背影,宛若黑夜中的鹰。

 

精赤的上身,如米开朗基罗手下的大卫,雄伟健美,浑身的肌肉紧张而饱满;

 

将男人的力量之美演绎得淋漓尽致。

 

一双如鹰隼般的眸子里,几乎完全被仇恨吞噬。

 

封行朗是被梦魇惊醒的。

 

这个梦魇纠缠了他整整三个月:

 

冲天的火光,夹杂着玻璃耐不住高度而爆裂的声音;

 

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烧焦糊味,有木制品的,有电缆塑胶的,甚至还有人的!

 

必须有一个人留下来手动打开那个逃生的闸门。

 

“邦,快带行朗走!不要管我,再不走我们三个人都会被困死在这里,走啊!”

 

“行朗,记住哥的话:你活着,哥就活着!”

 

时隔三个月,却历历在目。

 

而现在,他封行朗早已是跨国集团的总裁,拥有数不清的地产房产,掌控了整个申市大半的经济命脉!可无尽的金钱和权势,照样换不回哥哥封立昕的健康!

 

男人慢慢的合上了仇恨的眼眸,将眸中的恨意与这喧嚣的世间隔断,同时将那个梦魇重新烙印回了自己灵魂的深处。

 

封行朗套上了一件睡衣,健步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一道长长的幽暗走廊,将这漆黑的夜映衬得更加的诡异。在一扇紧闭的门前,他顿住了脚步。

 

门从里面打开,走出一个中年医生。随着他的走出,带动着一阵刺鼻的消毒药水味道。

 

“我哥睡下了吗?”封行朗压低声音问道。

 

“我刚刚才给大少爷擦了身,屋子里的消毒药水味儿还浓着呢。二少爷,你对消毒药水过敏,暂时还是不要进去了……”

 

“死不了!”封行朗冷哼,凛冽的走进了刺鼻的幽暗房间里。

 

半昏半暗的房间里,隐约可见床上躺着一个人。

 

封行朗径直朝床上的人走了过去,缓身蹲下,小心翼翼的将一只手握在了自己的双手掌心里。

 

那是一只疤痕满布,且被烧得畸形的手。无法握紧,亦无法伸展。

 

沿着那只僵硬的手向上,是一张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脸:纵横交错的疤痕,几乎把男人的五官扭曲在了一起,将原来那张俊雅的脸庞毁得一干二净。

 

明明是一张面目狰狞的脸,可落在封行朗的眼里,依旧俊朗,依旧慈爱。

 

躺在床上的男人叫封立昕,是封行朗的大哥。肯为他牺牲自己生命的大哥。

 

上天是怜悯封立昕的。他被救援队救回了一条命。却落下一具面目全非的躯体!

 

“行朗……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封立昕的部分声带已经被大火烧坏,吐词不清,但封行朗却能清楚的辨别。

 

“没有!”封行朗将掌心那只畸形的手握得更紧,“只是想让你多陪我一会儿。”

 

封立昕清楚的意识到:越是生死离别,兄弟情意就越无法割舍。

 

可越是这样,封立昕就越是担心:自己的时日不多了,如果哪一天自己走了,那么弟弟封行朗将永远活在仇恨的深渊中不能自拔,他会被仇恨吞噬掉自我!

 

所以在临死之前,他必须给弟弟封行朗找个女人!

封立昕已经开始用呼吸机了。这些天,他越发觉得自己的自主呼吸变得困难。

 

“老金,我的并发症是不是很严重了?”他朝收拾呼吸机的专职医生老金问道。

 

“不严重。只是肺部出现了点儿炎症。”老金隐约其辞。

 

“行了老金,你不用跟我隐瞒了。其实死对我来说,更是一种解脱。”

 

做为封立昕专职医生的老金,更能体会封立昕每日忍着剧痛的煎熬:他不是为自己而活,而是为了弟弟封行朗。

 

老金叹息一声,“不仅仅是肺部,你肝脏的造血功能,你肾脏的排泄功能都开始出问题了。”

 

“你直接说:我还有多少时日可活?”面对死亡,封立昕却问得平静。

 

“如果每天仅仅只是保守治疗,最多不超过三个月。”金医生如实回答。

 

“三个月……三个月……如果我就这么死了,行朗会更孤独,更寂寞,也就更加的仇恨封家其他人!我真的舍不得他今后的日子只有仇恨为伴儿。那会毁了他的一生。我想给他找个好女人,在我死后能好好照顾他!”

 

“谈何容易啊!以二少爷的性子,他怎么肯在这个时候娶什么女人呢?”老金摇头叹息。

 

“终归要试一试的。”

 

封立昕每天的药汤,都是封行朗亲自喂的。无论多忙,他都会放下手上的工作赶回来。

 

而这一回,封立昕却把头侧到一边不肯喝,“行朗,什么时候帮我把弟媳娶回家啊?”

 

又是这老生常谈的话题。封行朗知道哥哥用心:他想他死后,自己能有人照顾!

 

“你这个大哥尚未娶妻,我这个弟弟着什么急啊。”封行朗推脱。

 

“我这不人不鬼的模样,哪还有女人肯嫁?分明是要拖累人家姑娘。再说了,我有悠悠就够了!”封立昕淡淡道。

 

完全是句大实话,可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

 

封行朗将勺中的药送至自己的唇边试了下温度后,再次送到了封立昕的唇边。

 

“你不听话,哥心情不好,不想喝!”

 

封立昕用上了儿时的招数。只不过那时候大多是为了哄封行朗喝药。

 

他能够感觉到:弟弟封行朗眼眸中与日俱增的仇恨,他怕自己死后,封行朗真的会被仇恨吞噬掉。除了报仇,再也没有任何能让他眷恋的人了。

 

如果他有了一个家,有妻有子,那就不同了!

 

封行朗缓缓的将药勺放回碗里,淡淡道:“要不这样,以你封立昕的名义征婚,如果真有哪个女人心甘情愿的应婚,我就娶她!如何?”

 

封立昕一怔:没想到封行朗会答应,更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以我的名义征婚?你这不是故意为难人家姑娘吗?”

 

“我知道你是怕我孤独。但如果这个女人没有足够的善心,心灵不够干净,目的不够纯粹,你又岂能放心把你弟弟的终身交给她?”

 

封行朗可以肯定:不会有什么心灵纯净的女人会来应婚。即便有,也是另有所图。

 

封立昕当然不放心!可似乎觉得弟弟封行朗的这个歪理,听起来还是有那么点儿道理的:一个心灵不干净,目的不纯粹的女人,也照顾不好他的弟弟。

 

更加捂不暖封行朗那颗仇恨孤寂的心!

 

可这世间,究竟有没有这样美好的女子呢?

 

要说人选,首当其冲的便是夏家三千金。

 

夏以琴,夏以琪,夏以书。

 

其实夏家还有另外半个千金,就是一家之主夏正阳的外甥女,林雪落。

 

封家奢华的长加林肯就等在夏家的门外。可夏家的书房里却吵成了一团。

 

封家曾有恩于夏家。一家之主的夏正阳曾经就夸下海口:“我夏正阳的三个女儿,随你们封家少爷选!”

 

而现在就是他见证诺言的时候。

 

夏以琴:“爸,你今天要是逼我嫁给封立昕,明天就准备好替我收尸吧!说不定不用等到明天,一出夏家的大门,我就会死给他们看。”

 

夏以琪直接将一个化验单拍在了父亲夏正阳的面前,“我怀孕了!你要是非逼我嫁给封立昕,那我就告诉全天下的人,说我给封立昕戴绿帽子了!看到时候丢的是谁的脸!”

 

夏以书冷声,“爸,我才17岁,还未成年。”

 

哐啷一声巨响,气不过的夏正阳将手边的茶具一股脑的摔砸在了地上。

 

“我夏正阳白养大你们三个白眼狼了!封家对我们夏家有恩,要不是当年封立昕出手相救,我们夏家早就破产了!现在就是我们夏家回报恩情的时候,可你们一个个的知恩却不报!这是非要逼着我夏正阳当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吗?”

 

夏家三千金都闭上了嘴,一声不吭。

 

一张两个月前的旧报纸从一个美妇的手中丢在了书桌上。

 

“正阳,你先别着急怪你的女儿们。你先看看现在的封立昕都成什么样子了吧。他已经被那场大火烧得面目全非了!即便要报恩,你也不能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往火坑你推啊?”

 

说话的女人是夏正阳的老婆,夏家三千金的妈妈温美娟。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先拿到报纸的夏以琪发出一声惊悚的尖叫,立刻把手中的报纸丢开。

 

夏正阳拿起报纸看一了眼,不由得眉头一皱,叹息道:“没想到封立昕烧得这么严重!”

 

夏以琴:“爸,封立昕明知道自己烧得不人不鬼,连生活都不能自理,还非要逼你履行当初的承诺,我看他分明就是不安好心!”

 

温美娟:“正阳,我觉得以琴说得对!看封立昕目前的状况,根本就不能行什么夫妻之欢!他娶一个女人回家干什么?当保姆吗?”

 

“我觉得他应该是心理扭曲了,想折磨女人。”一声不响的夏以书突然幽幽的说道。

 

顿时书房里便弥漫起了恐怖的诡异。

 

“大舅,封家的管家已经在客厅里等了好久。”

 

林雪落进来的时候,温美娟立刻两眼放亮,她冲上前来,一把抓住了林雪落的手,“正阳,外甥女也算半个女儿!封立昕可是封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雪落嫁过去享福,也好过留在我们夏家受苦啊。”

 

雪落的心一凉,淡淡的反驳一句:“真有这么好,为什么舅妈你舍不得把自己的女儿嫁去封家享福呢?”

 

“林雪落,这二十年来,你吃我们夏家,住我们夏家,也该是你回报我们夏家的时候了!”夏以琪嗤之以鼻道。

 

雪落深深的凝视着夏正阳:他是她的亲舅舅。他的亲生女儿们都不愿嫁,他一定也舍不得自己的外甥女往火坑里跳的。

 

然而,下一秒,雪落内心仅存的那点儿希冀也落空了。

 

夏正阳走过来握住雪落的手,苦下了一张无可奈何的脸,“雪落,帮帮舅舅吧!舅舅养了你二十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要是封家因此撤资,夏家的公司就会破产的。以琴脾气倔,她伺候不了封立昕;以琪那么放任,嫁过去只会适得其反;以书还那么小……”

 

他的三个女儿都不能嫁,凭什么她林雪落就能嫁了?

 

二十年的养育之恩都被他这个亲舅舅拿出来说事儿了,雪落又怎么能拒绝。

 

寄人篱下的苦楚和无奈,雪落深有体会。

 

“好……我嫁!就算是报答舅舅您二十年来的养育之恩吧!”

 

看着林雪落眸子隐忍的泪水,夏正阳的心是疼的:毕竟这是他亲外甥女。可封家的人就等在夏家,他也是被逼无奈。

 

“哟,说得这么悲壮,装可怜给谁看呢?封立昕反正活不长的,到时候你这个封太太就是封家的继承人了。心里肯定暗暗的美着吧?”夏以琪的话,总是这般露骨和不近人情。

 

“要不我把封太太的位置让给你,好让你不错失能够继承封家财产的机会?”林雪落反问。

 

“林雪落,你……”夏以琪被呛到了,怒怒的瞪着雪落,却又发作不得。

 

“好了,雪落你快去梳妆打扮一下吧,封家的管家还等着呢。”温美娟立刻催促道。

 

夏家客厅里。

 

温美娟已经换了另外一副嘴脸,她亲切的拉着雪落的手朝封家的管家走来。

 

“莫管家,她叫林雪落,是我们夏家的亲外甥女。我家夏正阳可宝贝着呢!她贤良淑德、惠心如兰,不知道要比我家那三个蠢丫头强上多少倍呢。”

 

“夏家三千金蠢吗?可我却觉得她们多谋善虑得很呢。”莫管家意味深长道。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夏家三千金‘聪明’的选择了不去嫁一个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人。

 

“莫管家说笑了。”温美娟的脸尴尬万分。

 

莫管家侧头看向一旁静美的林雪落:一身及膝的米暖色长裙,把她衬托得亭亭玉立。精致柔美的五官,看起来舒心又养眼。整个人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

 

莫管家到是对雪落十分的满意,脸上便多出了慈祥柔和的笑容,“雪落姑娘,你是真心愿意嫁给我家少爷的吗?”

 

雪落迟疑了一下,松开紧抿着的红唇,淡声却清晰道:“我愿意。”

 

雪落的迟疑,落在莫管家的眼里,却更为真实,更加有血有肉。

 

“那雪落姑娘就请吧。车已经在门外恭候多时了。”

 

莫管家侧身到一边,恭敬的给雪落让出了一条道路。

 

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她不得不还!每朝门口迈动一步,雪落都觉得自己的步伐好似千斤重。

 

她是个向往着美好爱情的女孩儿!可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爱情之路却被掐死在了萌芽状态,这般的涩人。

 

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人生正等着她……

 

封家主体别墅里,一片灯火通明。

 

喜庆的红地毯一直延伸到林雪落的脚下。在莫管家的引路下,雪落穿过花团锦簇的院落,迈进了封家跳高气派的客厅。

 

“雪落姑娘,你先坐着休息一下。我去回报我家少爷。”

 

“莫管家,您请便。”雪落礼貌的应答。

 

莫管家离开之后,空荡荡的客厅里就只剩下了雪落一人,她四下环看着客厅的布局和摆设。被客厅中央那一大束的玫瑰花吸引了过去。

 

玫瑰花代表着爱情……可自己还能有爱情吗?

 

雪落伸出去触摸玫瑰花的手又缩了回来,静静的站在一旁等着。

 

客厅里的监控,连接到了封立昕的房间的液晶屏幕上。

 

“行朗,我觉得这个叫林雪落的女孩儿不错,眼晴里很干净。”封立昕对自己未来的弟媳很满意。

 

封行朗只是淡淡的睨了屏幕上的雪落一眼,神情依旧的冷漠,言语傲慢生冷:“干净什么啊!不是被逼无奈,就是另有企图。”

 

“不许你任性!赶紧跟雪落把结婚证先领了!我也好放心!”封立昕觉得自己说话越来越吃力。

 

“明天吧,民政局晚上不办公。”封行朗敷衍一句。

 

“不用等到明天了!我已经申请到了特殊情况下的上门服务。”

 

封立昕不给弟弟回避及退缩的机会。直觉告诉他:这个林雪落会是个好姑娘,好弟媳。她一定会帮他照顾好弟弟封行朗。

 

最关健的是:封立昕怕自己等不了太久!

 

封家客厅里。

 

两个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将一张结婚登记表送到雪落的面前,“林小姐,如果您是自愿嫁给封先生的,就请您填好这张登记表并签字。封先生不方便,我们会送去楼上让他签字的。”

 

填好登记表,在女方一栏静静的盯看了好几秒之后,雪落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与此同时的二楼主卧室里。

 

“好,我签!哥,这回算你狠!”

 

虽然这么说,但封行朗还是乖乖的在结婚登记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封行朗!

 

封行朗根本就无心谈情说爱,更别说娶个女人回来当老婆。做这一切,只是为了能让大哥封立昕宽心。

 

一个小时后,盖上钢戳且起了法律效力的结婚证送到了封立昕的手边。

 

男方:封行朗;女方:林雪落。

 

“哥,这结婚证我已经乖乖的领了,那接下来你的植皮手术,是不是也得乖乖的做啊?”

 

这才是封行朗乖乖签字的目的所在。“我这身皮肤,每天都在为你好好保养着呢。”

 

其实他并不知道:金医师跟他隐瞒了封立昕的病情。以封立昕现在的身体状况,维系生命都难,更别说动手术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今天是你跟雪落大喜的日子,快回去洞房吧!别怠慢了雪落姑娘!”封立昕将那两本大红的结婚证让莫管家暂时收藏保管起来。

 

洞房?跟这个女人?

 

封行朗的目光落在了屏幕中的雪落身上:真是个善于伪装的女人!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让人能寒到骨子里似的。幽寒的双眸里,讳莫如深!

 

封行朗一张英俊且刚毅的脸,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

 

帅得强势,俊得野性:清冽的薄唇,轮廓线极好;高挺的鼻梁,满是霸气的耸着。

 

即便是冷酷下的俊脸,也透着张力十足的性感。

 

他麦色的肌肤,因为要给大哥封立昕做植皮手术,而保养得相当好。像绸缎似的健美弹柔。

 

一个黑色的皮箱被打开,里面装的是从美国高价定制的人造皮肤,上面疤痕满布。比电影里演员们用的还要精致逼真。

 

这些道具只用过一回。那是封一明带人来看望侄儿封立昕时,封行朗用它装扮封立昕来蒙混封一明的。当时封立昕的身材状况很糟糕,似乎是命悬一线。封一明并非好心看望,而是来看看侄儿封立昕死了没有,他才好继承封氏集团。

 

没想到这些道具今晚又要用上一回。

 

“二少爷,雪落是个好姑娘,你真要戴上这些东西吓唬她吗?”莫管家于心不忍。

 

雪落在夏家时应该已经受到委屈了,这又不受二少爷封行朗这个丈夫待见,这日子得有多难熬啊。

 

“一个伪装虚伪的女人,值得你这么袒护她吗?你要是敢跟她多说,我一定休了她!让她惨到在申市寸步难行!”封行朗的声音冷得能结成冰。

 

莫管家默了,开始给封行朗佩戴那些人造的皮肤。因为是给封行朗量身定做的,五分钟后,丰神俊朗的封行朗,就变成了一个面目狰狞的怪物。

 

那张脸,诡异得让人毛骨悚然。

 

封行朗将一个微型变声器粘贴在了自己的声带上,声音顿时苍老:“把那个女人叫进来。说我在婚床上正等着她!”

 

莫管家摇头叹息一声,不免的再次对才新婚的雪落怜悯起来。难免怀疑大少爷赶急为二少爷结下的这门婚,究竟是对了,还是错了!

 

楼下客厅里,雪落安静的看着一本安婶从书房里拿给她的书,静美得像一幅油画。

 

“雪落姑娘……不,应该叫太太了。少爷正在楼上的婚房里等着您。”莫管家谨慎的使用着称呼。

 

“哦……好。莫管家,您还是叫我雪落吧。”雪落柔声道。冷不丁的被人叫‘太太’,雪落还真有些不习惯。她本就是个善良的性子。

 

跟上莫管家的步伐时,雪落的心情是沉重的。她在心里暗暗的给自己打气:封立昕是个被大火烧伤的可怜人,既然他成了自己的丈夫,那自己就有照顾好他的义务。自己在福利院当了二年多的义工,雪落相信自己能照顾好封立昕。

 

婚房里,一片喜庆的大红色。玫瑰花瓣铺散在地毯上,一直延伸到婚床边。

 

雪落看到婚床上侧身躺着一个人,从后背来看,体型健硕。

 

雪落不知道要怎么跟床上的男人沟通,下意识的回头看时,莫管家早已经离开,而她身后的门也已经关上了。

 

“你好……我叫林雪落。”雪落轻轻喃了一声。小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毕竟这是她的新婚之夜,而床上躺着的正是她素未谋面的新婚丈夫。

 

可等床上的封行朗转过身来时,“啊……”一声刺耳的尖锐叫声,带着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在封家的整个别墅里震颤传播。

 

那已经不能算是一张人脸了!纵横交错的疤痕将五官扭曲,面目狰狞到让人不敢直视…………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