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昆曲在南京是怎样成为国剧的

来源:luolala135246    发布时间:2019-12-14 10:58:27

朱元璋在南京的一声赞奠定了昆曲国剧地位;南京一位昆曲演员为演好严嵩曾去相国府”潜伏”三年;汤显祖在南京完成了《紫钗记》;孔尚任为《桃花扇》在南京四处采访;李渔在南京的家班全国有名;袁枚对戏曲无感,但五十岁后也成了戏曲评论家;秦淮八艳都是昆曲名伶,马湘兰自己写剧本,李香君擅演“临川四梦”;吴梅带着笛子在中央大学(今南大与东大)讲昆曲;甘贡三在九十九间半成立南京曲社……南京与昆曲的故事说也说不完。

 


南都繁会图(局部)


说起来,南京并非昆曲的发源地,从语言的根源上看亦相差甚远。然而南京对于昆曲举足轻重。在明代,同一个戏两个戏班打擂,失败的远走京城,卧薪尝胆三年;在清朝的南京,曾经大小官员都会唱戏;南京曾经有16座公共戏台,拥有“南教坊司”……也正是在南京,昆曲才发展成为国剧的。


朱元璋的一声赞

相传早在南唐时期,憨厚宽容低调的南京人就拥有了很高的艺术审美水平。这与写“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李后主有密切关联。他因宠爱嫔妃窅娘建造金莲台,高达六米,让小脚的窅娘在上面翩翩起舞,这就是南唐著名的金舞台,据说,现在昆曲中许多舞蹈的理念就来自南唐的舞蹈。

此外,元曲在南京就很发达。而里面部分剧目比如《西厢记》、《窦娥冤》后来都变成了昆曲,继续在舞台上上演。

元末明初,弋阳腔、海盐腔、余姚腔、昆山腔等各种声腔并举,是什么原因令昆山腔脱颖而出,独占鳌头呢?不能不说跟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有关。

昆山老寿星周寿谊因历经宋、元、明三代,仍“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且能远足,比八十来岁的儿子体力还好,于是被明太祖召见。史书上记载。朱问:“闻昆山腔甚嘉,尔亦能讴否?”周老先生也不怯场,上来就唱了一曲《月子弯弯照九州》,朱赞“此曲甚雅矣”。皇上的嘉许,自然令昆山腔身价百倍。


朱元璋小像


朱元璋在皇宫中设立了专门的演出机构教坊司,还在秦淮河南岸建造倡优聚居的“富乐院”。1394年,朱元璋在南京建造了16座公共戏台。传朱元璋每天都要欣赏《琵琶记》。据徐渭《南词叙录》载:朱元璋读了该剧竟然说:“五经、四书,布帛、菽粟也,家家皆有;高明《琵琶记》如山珍、海错,富贵家不可无。”

直到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仍在南京保留了中央六部和“南教坊司”,为昆曲后来风靡全国提供了土壤。


对台戏传佳话

一切总有个过程。据明代大学问家顾起元记载:“南都万历年以前,公侯与缙绅及富家,小集用散乐”,“大会则用南戏”,唱弋阳腔海盐腔,但进入万历时,却变为尽唱昆曲:“今又有昆山,校海盐又为清柔而婉折,一字之长,延至数息。士大夫禀心房之精,糜然从好。”从明隆庆、万历之交到清嘉庆初年,昆曲辉煌了两三百年,被称为“第一声腔”剧终,佳作最丰富,艺术成就也最高,堪称国剧。

明神宗万历年间,昆曲在“南都”已经相当流行。当时南京的职业昆班多达数十个,其中“兴化部”和“华林部”最负盛名。据后来昆曲名据《桃花扇》的主人公侯方域《马伶传》记载:有一回,从安徽新安来的富商在南京特地邀请两班唱对台戏,同时演出《鸣凤记》,还让观众参与评比,明显有着打擂的意思。兴化班扮严嵩的净角马伶,慢慢发觉自己的技艺远不及华林班扮严嵩的李伶,便自觉地悄然退场,且离开了南京。

他这一去竟有三年。三年后重返南京,邀请华林班再赛。这一次,他举手投足惟妙惟肖,赢喝彩无数,结果大获全胜,令李伶折服。原来,马伶此去竟是奔赴京城某相国(传其个性风格颇似严嵩)家,“求为其门卒三年”,像卧底一样潜伏,用心揣摩学习主人的举手投足。故事谜底揭开后,马伶的戏外功夫亦传为佳话。

时至清朝,“李渔家班”、“曹寅家班”等专业昆班名扬全国。而彼时秦淮河畔,一边歌伶,一边书生,亦故事不断。不仅仅是职业的戏曲演员,文人士大夫清音唱曲之风亦逐渐兴盛。更有传文官阅文件累了,管事的便令下官唱昆曲娱乐解乏,开始还有推辞,后来说不唱者打十板,一个个吓得不敢不唱,还唱得有板有眼。《雪涛谐史》戏称 “从来唱曲,要先打板”由此而来。


八艳亦为名伶

明代所绘的《南都繁会图》与余怀的《板桥杂记》都有明清两代秦淮河房演出昆曲的记录。而著名的秦淮八艳同时也都是昆曲名伶。要知道,她们不仅仅只是唱些散曲,演几出折子戏,而是彩扮盛装之后主演整出大戏。

位居秦淮八艳之首的马湘兰不仅能写会画,画得一手好兰花。而且她通音律,擅歌舞,且为昆曲的编剧与导演。她写有《三生传玉簪记》,还能带领手下演出《西厢记全本》,并带出了许多得其真传的弟子。文人雅士喜欢观赏她演出昆曲,她也因此而闻名。


马湘兰擅画兰。


“冲冠一怒为红颜”中的陈圆圆此前亦因昆曲名冠一时。 18岁时,她就在秦淮河边彩妆演出,扮相美唱亦佳。名士邹枢说其“演西厢,扮贴旦红娘脚色。体态倾靡,说白便巧,曲尽萧寺当年情绪。”钮琇《觚剩》卷四《燕觚》亦记载“有名妓陈圆圆者……每一登场,花明雪艳,独出冠时,观者魂断。”传说有一次,名诗人吴梅村看望知县杨永言。杨永言邀来陈圆圆来唱堂会,吴梅村于是点唱在当时很走红的《浣纱记》。因事先没有准备。陈圆圆用棉筋纸+浆糊,点染裁制成了一套西施服装。台下人赞不绝口。台上人却胆战心惊、浑身是汗。吴梅村辞别之后,杨永言才知原委,他笑道:“以后再也不能做这种‘搭浆'的事情了!”

其他八艳诸如李香君也擅长演“临川四梦”、《琵琶记》,顾媚与董小宛则能合演《西厢记》等。


名士们雁过留声

昆曲三大经典传奇,《牡丹亭》、《长生殿》、《桃花扇》每部都与南京有关。

汤显祖平生爱做梦。他在南京时期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的床头占了一个明艳的女子,于是他拿了一条画有梅花的裙子让她穿上。这就是杜丽娘的“原型”。虽说他在南京期间,足迹遍布清凉山、大报恩寺、灵谷寺等等,真正完成了的传奇只有《紫钗记》,但《牡丹亭》的雏形已在此孕育。


汤显祖小像


洪昇一生坎坷,60岁后好不容易《长生殿》被解禁,他也扬眉吐气。他被曹寅请来金陵试演《长生殿》,著名的曹寅家班边演边征求洪昇的意见并立即加以修改,一时间洪昇风头无两。开心畅饮后归途经乌镇,仆人失足落水,他伸手援助,竟就此亦落水身亡。

为写《桃花扇》,孔尚任几乎用了足足两个月在南京采访,水西门、朝天宫、莫愁湖、石头城、鸡鸣埭、清凉台、乌龙潭、长干塔、雨花岗、北极阁、桃叶渡、燕子矶、明故宫、明孝陵、天阙山、献花岩……秦淮河、青溪乃至栖霞山白云庵都留下过他的足迹。“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一曲【哀江南】千古流传。


《桃花扇》曲谱


李渔为反盗版举家搬迁金陵,在南京写出了著名的昆曲传奇多达四十多种,其中《风筝误》至今仍在上演。他的由姬妾组成的职业家班因巡回演出全国闻名,一本《闲情偶记》也让他成为戏曲理论家。

虽为文坛领袖,袁枚却一直表示对 “可以接群居之欢”的戏曲并不喜欢,但由于其特殊的文坛地位,与他交往的戏曲作家亦不在少数。时至晚年,袁枚终于演变成了一位戏曲评论家。他先后阅读了梅斋逸叟、潘炤、徐爔的戏曲作品,还对《西厢记后传》进行详细的评点,陆续表达出自己的戏曲理论观点,对戏曲作家影响深远。

民国时期,昆曲甚至唱进了大学校园。曲学大师吴梅在江苏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和东南大学(中央大学、南京大学的前身)任教,他随身带着笛子,一遍吹一遍唱,开讲《曲选》和《曲律》课。后来吴梅的这支笛子也一直吹到了京城。

“九十九间半”是南京城的珍宝。出生在这里的甘贡三从小热爱昆曲,笙、箫、弦、笛样样精通。甘贡三甚至从苏州聘来了“全福班”长住家中教家人演唱昆曲。他本人专工老生,唱演兼能。1954年,甘贡三主持成立了“南京乐社昆曲组”,这也是后来南京昆曲社的前身。

至于2001年5月18日,昆曲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被评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后,;兰苑、南博、江南剧院、各个大学乃至民间昆腔遍地,昆曲在南京这一昆曲重镇早由星星之火渐至燎原了。


2015年5月10日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