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本色牦牛绒 || 刚察,归来

来源:xihuoli2012    发布时间:2018-10-25 10:30:10


从刚察回来,
一直试图着把那里的现状

和想象中的田园牧歌联系起来。

连不上。



刚察的游牧民区目前的现状是从外地运去的毛绒分检机,找到县里仅有一辆叉车卸货都花了十多天。现代工业机械化还没有到那里。

从西宁驱车前往刚察,我一路想象着多杰的牦牛绒合作社的样子:在广袤无垠的高原,几个藏族妇女在帐篷里织着围巾,牦牛在帐篷外吃着草……。


当车开进一个有铁门的院子里,下车看到院子两边的两排瓦楞铁皮房时,我心沉了下来,这地方怎么与我避之不及的小工厂一样?再转头一看,一个与真的牦牛同样大小的动物标本在离不远的地方站着,嗯哼?


我压了压惊,推开铁皮门走进多杰的领地,二位藏族妇女正在织围巾,用的是简单原始的木织机,有意思。过了一会儿,又进来三位藏族大姐,她们很快就进入工作状态。


从西宁到刚察的路上,听多杰说从拉萨请来的专家才回去,她教五位藏族妇女纺纱、捻线、织围巾,现在一个人一周可以织三米长二十公分宽左右的围巾了。


打前站比我早到刚察的朱利安在我还没离开北京时就给我打预防针,说刚学会纺织的藏族妇女的产品依然处于初级阶段,可能不是我想要的产品。

多杰把我带到产品摆放区,指着几条围巾和几卷毛线说:“这都是我们做的东西,也不知有什么用?” 我习惯性地把围巾一条一条叠好,厚厚的围巾手感倒是出奇的软?是因为完全没有任何化学成分吗?


我不自主地围巾套在脖子上,屋里五个藏族大妈聚在一起好像在讨论什么,她们看上去有点紧张,我问多杰发生了什么事情,多杰说:“她们在问她们的东西有用吗?她们不知道她们织的围巾有什么用?”

我抬头看了看正紧张地盯着我的她们,只有一人穿着半传统的藏袍,其它穿的全是和汉人无异的快消化纤羽绒衣。她们是否认为用最传统的手法做出的天然牦牛绒产品无法比得上工业化产品?

没有大工厂在当地人看来也许代表着落后,可我手里拿着的和脖子上围着确实柔软细腻,虽然没有工业化量产的那种工整,但其明显的手工编织却有着无法复制的特色。



回到北京后,我把从刚察带回家的全手工牦牛绒围巾拿去市集卖,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么软呀,像有生命的东西!没想到,三条全手工围巾均在比工本价略高一点的价位售出。每卖一条围巾就给生产者带来一点收益,就给生产者带来一线希望。


从刚察回来已经整整一个月过去了,收集一些记忆的碎片,与更多的关心“细活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