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鲛人泪

来源:jianchizhai    发布时间:2017-09-13 08:15:17

第三届“笺池杯”全国创作大赛进行中!
鲛人泪
  文/轻玥桃桃
  
  我叫不沉,来自蛮荒,我们上古的血脉久到我已记不清我到底来自哪里。
  
  我走过南冥幽海,走过荒凉的草原,燥热的沙漠。我走过过去,去过未来。哪里有人需要我我就会到哪里,我是入殓师不沉,我专门完成将死之人的愿望,作为代价的交换他们要将灵魂交付于我,他们的执念会完成我的执念。
  
  “师傅,师傅有客人上门了!”
  
  新收的小徒弟慌慌张张的跑来敲门,坐在静室内的我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
  
  打开门对小徒弟说到“上两杯茶去前厅。”
  
  看小徒弟转身往厨房跑去。我慢慢走去了前厅。
  
  入眼是一个年轻的丫头,穿着朴素,身上还挂着腰牌,看来是哪个大户人家的丫鬟。
  
  看她低着头,我轻轻咳了咳,她马上紧张的抬起头脸上尽是担忧之色,看到我猛的跪了下来哭喊到
  
  “先生,先生求你救救我家少夫人,求求你。”
  
  我后退一步,抬手扶起了她道“我这只接死人活,不救人的。”“可别人都说,说……”她抬着满面泪水的脸看着我。
  
  我再摇头“传言不可信。”
  
  她脸色灰败的垂下头去小声道“先生,我家少夫人有请,还劳请您跟我过府一趟吧。”
  
  我点点头转向后厨喊道“少缘,拿箱子跟我出去一趟。”
  
  又回过头对女孩说“这是我徒弟,我出门办事离不开他。”她点点头说“阿奴”
  
  “啊”
  
  我一愣,她再次重复道“阿奴。”
  
  我才明白这是她的名字,这时小徒弟拎着箱子跑来,我颔首“阿奴姑娘,不沉已准备好请带路吧。”
  
  那名叫阿奴的丫鬟点点头拿袖子擦了擦眼泪说“马车已备好请先生跟我来吧。”
  
  我与少缘登上马车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外面喊一声“先生到了。”
  
  我与少缘下车抬眼陈府二字映入眼帘。这是江南有名的盐商,家境富裕。
  
  随着阿奴的带路,我们步往越来越幽静的深处,直到一院子前才停下之后她转头说“先生,夫人就在里面您进去吧。”
  
  我推开院门,缓步进入,只见厅内一美妇人斜坐在美人踏上,我挑眉心中了然“夫人,我只接死人生意,你这……”
  
  那妇人开口“不沉先生既已看出又何必装糊涂呢?”我怂怂肩“既然遇到行家,我便实说,你是南冥的鲛人?”
  
  她点头,我了然“怪不得陈家如此庶富,你自身道行高深,找我何事?”她笑伸出手“先生把把脉便知。”我探手,倒吸口凉气“你……”她苦笑“天罚。”
  
  我看着她娇媚斜靠,似美人卧榻,脸却毫无血色,虽与南海鲛人一族没有什么往来,但鲛人之美我却是知道的。
  
  现在看她似乎道行已在天罚的压力之下所剩无几,早也没有了鲛人的美人姿态,我是有办法解决,可我做事不收分毫,但也要有我的需要。
  
  我摇摇头“你该知道我的规矩,鲛人无魂你拿什么跟我交换。”
  
  她开口“事后,我会把鲛珠给你,鲛人最后一颗泪所凝聚的鲛珠是鲛人所有的精血等同灵魂。对先生办事大有益处。”
  
  我扶额叹了口气“说吧,你的故事。”
  
  我叫不沉,来自蛮荒,我们上古的血脉久到我已记不清我到底来自哪里。
  
  我走过南冥幽海,走过荒凉的草原,燥热的沙漠。我走过过去,去过未来。哪里有人需要我我就会到哪里,我是入殓师不沉,我专门完成将死之人的愿望,作为代价的交换他们要将灵魂交付于我,他们的执念会完成我的执念。
  
  “师傅,师傅有客人上门了!”
  
  新收的小徒弟慌慌张张的跑来敲门,坐在静室内的我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
  
  打开门对小徒弟说到“上两杯茶去前厅。”
  
  看小徒弟转身往厨房跑去。我慢慢走去了前厅。
  
  入眼是一个年轻的丫头,穿着朴素,身上还挂着腰牌,看来是哪个大户人家的丫鬟。
  
  看她低着头,我轻轻咳了咳,她马上紧张的抬起头脸上尽是担忧之色,看到我猛的跪了下来哭喊到
  
  “先生,先生求你救救我家少夫人,求求你。”
  
  我后退一步,抬手扶起了她道“我这只接死人活,不救人的。”“可别人都说,说……”她抬着满面泪水的脸看着我。
  
  我再摇头“传言不可信。”
  
  她脸色灰败的垂下头去小声道“先生,我家少夫人有请,还劳请您跟我过府一趟吧。”
  
  我点点头转向后厨喊道“少缘,拿箱子跟我出去一趟。”
  
  又回过头对女孩说“这是我徒弟,我出门办事离不开他。”她点点头说“阿奴”
  
  “啊”
  
  我一愣,她再次重复道“阿奴。”
  
  我才明白这是她的名字,这时小徒弟拎着箱子跑来,我颔首“阿奴姑娘,不沉已准备好请带路吧。”
  
  那名叫阿奴的丫鬟点点头拿袖子擦了擦眼泪说“马车已备好请先生跟我来吧。”
  
  我与少缘登上马车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外面喊一声“先生到了。”
  
  我与少缘下车抬眼陈府二字映入眼帘。这是江南有名的盐商,家境富裕。
  
  随着阿奴的带路,我们步往越来越幽静的深处,直到一院子前才停下之后她转头说“先生,夫人就在里面您进去吧。”
  
  我推开院门,缓步进入,只见厅内一美妇人斜坐在美人踏上,我挑眉心中了然“夫人,我只接死人生意,你这……”
  
  那妇人开口“不沉先生既已看出又何必装糊涂呢?”我怂怂肩“既然遇到行家,我便实说,你是南冥的鲛人?”
  
  她点头,我了然“怪不得陈家如此庶富,你自身道行高深,找我何事?”她笑伸出手“先生把把脉便知。”我探手,倒吸口凉气“你……”她苦笑“天罚。”
  
  我看着她娇媚斜靠,似美人卧榻,脸却毫无血色,虽与南海鲛人一族没有什么往来,但鲛人之美我却是知道的。
  
  现在看她似乎道行已在天罚的压力之下所剩无几,早也没有了鲛人的美人姿态,我是有办法解决,可我做事不收分毫,但也要有我的需要。
  
  我摇摇头“你该知道我的规矩,鲛人无魂你拿什么跟我交换。”
  
  她开口“事后,我会把鲛珠给你,鲛人最后一颗泪所凝聚的鲛珠是鲛人所有的精血等同灵魂。对先生办事大有益处。”
  
  我扶额叹了口气“说吧,你的故事。”


编辑:白衣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