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夜话莲中怪谈(第三话)

来源:yutongnovel    发布时间:2019-10-05 09:54:59


莲中怪谈(第三话)


007

十年前,一个知了嘶鸣热浪如潮的夏日午后,慕容剑躺在竹床上辗转反侧,他心中惦念着后山槐树林里的那只鸟窝。当窗下传来一声笨拙的狗叫时,他一骨碌从床上翻了下来,趁家人在堂屋凉席上酣睡之际,他蹑手蹑脚翻窗溜出,同藏身在窗下的玩伴二毛一起,风也似的朝那片鸟语花香的浓荫处奔去。

二毛腿有点瘸,跑得有些慢。慕容剑则跟兔子一般,迫不及待地冲进了树林。在慕容剑的记忆里,那天的阳光有些浑浊,不似平日的火辣。对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来说,没有什么比在野外疯跑更惬意的了。慕容剑就像一颗子弹射进了浓荫蔽日的树林。槐树林方圆数十亩,莽莽苍苍绵延在一座海拔不到百米的山坡上。山叫“槐岭”,倒也名副其实,除了漫山的槐树,再难寻觅其他的树。地上也极干净,没有什么荆棘藤蔓,只密密地活着一层绿毯似的小草,间杂五颜六色的无名小花,时见白蝶翩舞,偶有野兔出没,慕容剑还曾遇见过一种尾羽修长浑身雪白且头顶红冠的大鸟,那鸟像一片云似的来去无踪,只惊鸿一现,常电光一般倏忽即逝。慕容剑跟家人提起这鸟时,不过,他们的神情却很漠然,并没当回事。

“净在瞎扯!我在这地儿活了九十多年,还从没见过这种鸟!”村里年纪最大的牛大爷听了慕容剑的话后一边冷笑一边摇头。

慕容剑就不再说什么。那只神秘的白色大鸟,从此成了心头隐隐的一个悬念。直到这一天,他在山中最高的一棵槐树上发现了一只硕大的鸟窝。这棵槐树极为粗实,至少十个成人才能合围,树冠平铺开来,伸延数十米,就像一只巨鸟张开着庞大无比的绿色翅膀,随时都有搏击长空的可能。最奇的是这棵树竟然长在一方寸草不生的怪石上。树身与石面浑融一体,委实难辨树根究竟藏身何处,抑或,这棵树压根就是这方巨石孕育出来的。就像孙猴子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

天地之鬼斧神工,岂是只有十来岁的慕容剑所能体悟的。他第一眼看到这棵树时,惊得下巴差点都掉了下来。当然,很快,他的目光便被高踞树顶的那只像是被五彩祥云托起的鸟窝给吸引了。

树太高,且树身遍布锥子一般大小的尖刺。没错,这是棵刺槐。想要接近那只鸟窝,比登天还难。慕容剑尝试了数次,皆无功折返。事实上,他连树身都未能触及,因为一条斑纹花蛇突然从树身一处碗口大的洞中探出头来。慕容剑最怕蛇,当即吓得屁滚尿流,一溜烟奔下了山坡。可回到家,他始终对那只鸟窝念念不忘。白色的大鸟不时地拍着翅膀掠过他的梦乡,并发出一种近乎吟唱的叫声,像是某种召唤。

为此,慕容剑特地找来二毛壮胆,他决定这回无论如何也要爬到树顶,找不到那只白色的大鸟,誓不罢休。

但是,这次,慕容剑傻眼了。

山顶上再也寻不见那棵巨大的槐树。除了一些歪歪扭扭的稀松平常的槐树外,再无其他。慕容剑也没看到石头。一切都凭空蒸发了。无影无踪,恍若一场梦。

慕容剑向气喘吁吁爬到山头的二毛极力的解释着,委屈得简直要哭出来了。

“那天明明就在这儿的啊!”慕容剑踩着一片绿茵茵的草棵,话音未落,整个人猛然往下一沉,世界刹那间天昏地暗。

这种感觉真的很棒,就像突然的失重,心都飞了起来。如果可以,慕容剑真的希望重来一次。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几秒钟的工夫,起初像是被一团浓的化不开的黑暗给紧紧裹住,继而就是一片星光灿烂。

没错,就像过年时放的烟火一样,绚烂之极。慕容剑从未有过这种体验,直到落地,依然沉浸在兴奋中。

身下是一片软绵绵的草地。一望无际,像绿色的海洋。有风吹过,层层绿浪款款轻涌。就在慕容剑感到一脸迷茫时,遥远的天际,隐隐飞来一片白云——不,是一只鸟!正是那只他朝思暮想的白色大鸟。

慕容剑激动地从草地上爬起来,大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修长的尾羽,雪白的身子,高贵的红冠,果正是它!

大鸟发出一声悠扬的啼鸣,正如梦中一般,仿佛动人的吟唱。让慕容剑受宠若惊的是,大鸟竟俯身飞落在他身旁,并用一种友好慈爱的眼神指示慕容剑坐到它的宽阔的背上。

坐上鸟背的慕容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随着大鸟拍击翅膀冉冉飞起,大地逐渐远去,天空变得切近,大捧大捧的湛蓝触手可掬。

风呼呼呼地在耳边掠过,若喁喁细语。慕容剑紧紧地扶着鸟的脊背,双手忍不住轻轻地抚摸着它那温软洁白的羽毛。如果这是一个梦,但愿这个梦永远也不要醒来。

越过高山和河川,眼前渐渐漫延开一片逼人的绿色,待到近前,才知是榛榛莽莽的竹林。大鸟开始做俯冲的动作,它飞向竹林深处的一块空地——那儿竟坐落着几座房屋,准确的说,是一些翠色的竹楼。大鸟落地,慕容剑小心翼翼地从鸟背上翻身下来。眨眼间,那大鸟就化作一团烟,竟变成一个白发霜髯的慈祥老人。慕容剑傻乎乎地盯着老爷爷发呆,脑筋一时没转过弯。这时,竹楼上的一扇窗户里探出一个女孩的脑袋,脆生生的叫道,“爷爷,你回来啦!”说罢,目光充满惊奇地落到慕容剑身上,“咦?这人是谁啊?”话音未落,脑袋便消失在窗口,接着就听见咚咚咚下楼的声音,不多时,一个眉目清秀的小女孩就飞到了慕容剑的跟前。

小女孩年纪看起来跟慕容剑相仿,她围着爷爷带回的小男孩好奇地来回打量,像一只快活的小猫。

“这是人间唯一能看见爷爷的人,我想他应该跟我们有缘,就带他回来了。”老人摸着胡须呵呵笑道。

慕容剑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尚未适应,一时竟有些忸怩不安。

“孩子啊,不用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老人充满爱抚地摸了摸慕容剑的脑袋,“这是我孙女翠翠,你们以后可以一起玩啊。”

翠翠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慕容剑的脸,甜甜地笑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我叫慕容剑。”

“慕容剑?这个名字好怪啊。”女孩咯咯笑道,“我可以叫你球球吗?球球比慕容剑好听多了!”

慕容剑憨憨地摸了摸后脑勺,“你要是喜欢叫,就叫吧,我无所谓。”

“那好,球球,我们一起去玩吧!”翠翠说罢,一把拉住慕容剑的手,径直往竹林里奔去。

“翠翠,别跑得太远,早点回来。”老人冲跑远的两个小小的身影喊道。

“知道啦,爷爷,你可真啰嗦哎。”翠翠头也不回,转眼便拽着一头雾水的慕容剑钻进了密密的竹林。


 

008

阳光从纵横交错的枝叶间隙钻下来,像一群调皮的小孩,在地上画出一圈圈或大或小的光斑。到处都是苍翠的竹子,高大、修长、笔直,统统望不见顶梢。慕容剑从未见过这么粗的竹子,有的他张开双臂合抱都抱不过来。半空中不时飘过白纱似的云烟。一道道光线,一圈圈光斑,慕容剑几乎眼花缭乱。他停不下脚步,因为小女孩的手劲特大,拽着他往林深处跑,他想停都停不下来。

“你要带我去哪儿啊?”慕容剑喊。

“去了你就知道啦!”女孩回头冲他神秘地一笑。

不知跑了多久,耳畔渐有水声传来,轰轰然,大地似乎都在颤动。慕容剑还没有反应过来,阳光猛不丁像漏勺的汤汁一般凌空抛洒下来,浇得他兜头兜脸。天地豁然开朗,女孩竟拉着他跑出了竹林。一片辽阔的草地。草地中央矗着一座高耸如云的石峰,一道瀑布,恍若蛟龙,飞流直下三千尺,那轰然的水声原来是它喊出来的!远远的,一道七色彩虹横跨石峰,像是给那座山戴上了一支彩色的发箍。

山下,潭边,百花盛放,姹紫嫣红。这里似乎没有季节之分,或许,这儿就是花神的栖居地。空气中弥漫着各种花香,让你的鼻子无暇挑剔。慕容剑深深地醉了,尽管那时候他才十来岁,但他还是感受到了铺天盖地不可遏制的造化之美。

“你喜欢这里吗?”翠翠赤着脚奔跑在花草丛中,像只快乐的蝴蝶。

“喜欢!”慕容剑由衷地喊道,“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地方,我不是在做梦吧?”

翠翠咯咯的笑着,突然,她一甩衣袖,竟凌空飞了起来。慕容剑惊得目瞪口呆,但转念一想,这并不奇怪,既然她爷爷能飞,她当然也能飞了。只不过,谢天谢地,她没有变成一只鸟。翠翠伸开双臂在半空中一会儿盘旋,一会儿翻转,一会儿立定,一会儿滑翔……像是在玩神奇的魔术。慕容剑羡慕得眼睛都泛光了。

“你想飞吗?”翠翠悬在空中喊道。

“做梦都想!”慕容剑急切地回道。

话音未落,翠翠便一个俯冲,没等慕容剑反应过来,便把小小的红唇紧贴在他的嘴上,慕容剑就觉得喉咙一阵清凉,仿佛有一道甘甜的细流滑过他的喉管,直入他的肺腑。待翠翠松口飞开,慕容剑就觉得身体一下子轻盈了起来。这还是头一回被女孩子亲吻,如果这算是亲吻的话,那么一定是慕容剑的初吻了。慕容剑红着脸颇有些害羞,一时不知所措。翠翠则一脸无所谓地冲他喊道,“你试试看能不能飞,挥一下胳膊就行了。”

慕容剑就呆呆地挥了下胳膊,身体果然像一片羽毛似得随风飘起。他忍不住惊喜,又挥了几下,猛不丁竟蹿出了几丈高。

翠翠在空中耐心地教慕容剑如何控制身体,没多大工夫,慕容剑就能得心应手地在天空中做各种飞翔动作了。闭上眼,慕容剑恍然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鸟。

那是慕容剑玩得最快乐的一次,也是最如梦如幻的一次。

可惜,也是唯一的一次。

两个孩子飞向瀑布,在彩虹桥上嬉戏追逐,整个世界都是他们的游乐场。然而,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一片黑影正悄然逼近。

一群目露红光的黑鸦如翻滚的乌云一般席卷而来。翠翠最先发现了它们,不禁掩口惊叫道:“不好,是黑灵!”

慕容剑不明白什么是“黑灵”,他回头一看,只见天际乌泱泱一大片的黑鸟正来者不善地呼啸逼近。

“快,快逃!”翠翠一把拉住慕容剑的手,返身朝竹林的方向飞去,大概是神奇的法力开始失效,慕容剑的身体越来越沉。翠翠一脸的惊惶。她本可以丢下这个男孩独自逃去,但她没有这么做。快到竹林时,她和慕容剑齐齐落地,而那乌鸦已扑腾着翅膀冲他们发起冲击了。

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得天际传来一声嘹亮的尖啸,一只双翼垂天的白色大鸟从竹林的方向及时飞到,并无所畏惧地冲进了乌鸦的方阵。

翠翠惊喜地喊道,“是爷爷!爷爷来救我们了。”然而很快她的惊喜便被焦虑所代替,“那么多黑灵,爷爷能战胜它们吗?”

慕容剑傻傻地望着天空,好一番厮杀,直搅得天昏地暗,无数的黑羽雨点般飘落,其中也偶尔夹杂一片白羽。

这一仗持续了大约半个钟头。尽管黑鸦众多,但还是抵不住白鸟凶猛的攻击,一时死伤无数,最后狼狈溃逃。那些死掉的黑鸦都在未落地之前便化作了一道黑烟,随风散逸。

白色鸟看起来也是伤痕累累。当他落地恢复原形时,身上斑斑点点的尽是血迹。翠翠一头扑上去,抽泣不停。

“莫慌莫慌,这些血不是爷爷的。”老人一边安抚着翠翠,一边招手示意慕容剑近前,“孩子啊,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你的世界了,今天实在不该让你看到这一切,不过,你能保证出去后不对别人说这些事吗?”

慕容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刚才那恐怖的一幕,他实在是不敢回想了。尽管不舍得翠翠,但他确实想回家了。他来这儿时间这么久,爸妈一定都担心死了。

“我不会说的,我半个字都不会说!”慕容剑一脸诚恳道。

“我相信你今天的承诺,有缘的话,我们还会再见的。”老人十分慈祥地摸了摸慕容剑的小脑袋。

一阵困意袭来,慕容剑轻轻地合上了眼睛。

“醒醒,快醒醒,你这是怎么了?”

慕容剑听见有人在呼喊,便睁开眼。他看到二毛蹲在一旁满脸的焦虑。

“我的天哪,你终于醒啦,吓死我了,还以为你死了呢。”二毛见慕容剑醒来,兴奋地差点跳起来。

慕容剑挣扎着坐起身,感觉后背有些酸痛。“我怎么了?”他咕哝道。

“怎么啦?你掉坑里啦!我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把你拖上来。”二毛表情夸张地指了指旁边的一口几乎被草丛掩没的土坑。也就一米的深度,而且坡势极缓。

“我摔坑里啦?”慕容剑摸了摸脑袋,一脸的诧异。

“可不是吗?这么点深的土坑,就把你摔成这样,你这家伙太不经摔了!我上次从我们家那么高的院墙上摔下来都没事呢。”二毛看起来挺自豪的。

“我睡了多长时间?”慕容剑问道。

“差不多有五六分钟吧。”二毛掰着指头数了下,“也许还久一点,总之还好啦,没超过十分钟,要是超过十分钟你还不醒,我肯定丢下你去喊大人了——你说我要是真把你丢下,万一来头狼怎么办?”二毛在一旁兀自嘀咕着。

慕容剑没工夫搭理他,心想,“才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啊,我明明在那儿呆了有一天了……”他刚打算跟二毛说他去了另一个世界,但一想到对老人的承诺,便缄口不言了。

保守秘密的滋味还不好受,如鲠在喉,欲吐不能!真烦。

时间算是最好的一剂药,久了,那个秘密就渐渐隐没在记忆的纵深处,随着年岁的增长,凡尘的事儿也就多了起来。慕容剑曾一度不再想起那个秘密。

如果不是眼前这片竹林,慕容剑无论如何也翻寻不出那些如梦如幻的记忆……

“翠翠……”慕容剑对着窗户又情不自禁地唤了一声。

“吆,一个人对着窗户想心上人呐?”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慕容剑吓得一激灵。忙回头,却见门口站着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正冲他盈盈地笑呢。

(未完待续)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