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你可以用属于自己的方式,与世界有时跳舞,有时作战

来源:duzheycb    发布时间:2018-09-18 10:41:21

戳这里关注我们哦!






在你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之前,有很多不好听的话要听,有很多不喜欢的事要做,要跟很多不认可你的人打交道,有很多你以为是禁区的地域要穿越,甚至,在那之后也是一样。


世界对待你的方式并没有改变,只是你已经不同了。





| 苏辛


 


ONE.


三月底的郑州,悬铃木的叶子嫩得要滴出水来。我打开窗户,坐在桌前为稿子做校对。客房的服务员进来整理床铺,抖开床单时,我的鼻子一阵奇痒,打了一连串喷嚏。

 

虽然是责编,但在读完全稿之前,我对苏末并不十分了解。我知道她的第一本书卖得很好,也知道她发的每一篇日记几乎都会登上豆瓣首页,还知道她的第二本书尚未出版,已经有许多学校邀她去做演讲。我们见过面,她的黑发浓密柔顺,皮肤晶莹光洁,气质温婉安静,看起来不像吃过苦,神情中又有一种不动声色的倔强。

 

而她的内心,究竟是怎样的?

 


TWO.


苏末是家里的老二,自幼被寄养在舅舅家,18岁后才回到自己家里生活。她与父母有过一段漫长的疏离与互不理解时期。为了让父亲满意,她追逐“更有出息”的姐姐的脚步,大学读了会计,毕业后去湖南工作,做了一年多出纳,之后回到山东,考了事业编制,被计生局分配到街道社区,做计生专职主任。两年半以后,她辞掉了这份稳定的公务员工作,拿着攒下的钱去北京,想要做编辑或自由撰稿人。

 

一开始,她为一个小图书工作室做撰稿编辑,后来忍不住开始自己策划选题,自己写稿子,然后,就有了第一本书,又有了我面前的这沓稿子。她的履历看起来并不复杂,却有着当事人才能体味的酸涩苦甘。

 

就像我们看到路人笑得单纯,就以为他们过得幸福,却往往会忘记,每个人都有埋藏起来的故事。


想要亲近父母,却又对他们曾经的“放养”心有不甘;想要让父母满意,却又想要追逐自己的梦想;初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做得战战兢兢,稍有差错就觉得天要崩塌,看起来很小的事,也要为之付出巨大的代价;靠近梦想时心花怒放,甚至完全意识不到,自己仅仅只是公司最廉价的劳动力……

 

在湖南做出纳时,因为上游部门的失误,苏末将一笔已付款当成了未付款,重复付给了合作方。苏末处理此事的方式,令我会心一笑:她辞职了。即使老总跟她说,这事儿并不全怪她,她应该留下。

 

这种看似悲壮实则有点儿幼稚的处事方式,大概所有责任心爆棚却又十分脆弱的职场新人都会这么做吧,比如当年的我。那时,我们对错误的严重性没有准确地评估,又对想要做得十全十美却偏偏搞砸了的自己怀有巨大的失望,于是,只能赌气辞职。赌气的对象,还是自己。


这些现在看来可以轻松跨过去的情绪,当年却像一座大山,不由分说就压下来,压在我们还来不及长硬实的腰板上。

 


THREE.


大学毕业的第一天,我就知道,我惨了。

 

我,一个文科生,读了计算机系的网络技术专业,毕业后除了会做水晶头,其他全都不会。因为腿脚不好,我不能去做销售等任何需要形象和口才的工作。何况,我一直想做的,只有文字类工作。幸运的是,路只有一条,不用再去选择;痛苦的是,这条路,在哪儿呢?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在郑州。

 

毕业后的大半年时间,我只上了2 0多天班。这2 0多天里,我做的是网站编辑加美工,月薪500元,工作内容是搜罗同类网站信息复制粘贴,并设计网站logo。因为某天临时请假,第二天我就被老板炒了鱿鱼。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借住过同学家的客厅,租住过城中村月租8 0元的房子,后来又寄居在另一个同学那里。没有工作,自然也就没有钱。那年我不断地借钱,每次借的不多,总觉得,也许下个月就赚钱了呢。实在没有钱花的时候,就苦撑。有那么三天,我一共只花了5 毛钱——每天就用残存的一点儿面粉和成面糊,摊几个煎饼果腹。

 

第二年,同学介绍我到她的公司接着去做网站编辑,又是只做了一个月,老板要安排朋友的妹妹上班,就解雇了我。失业一个多月后,我转行做了农药化肥广告公司的文案。我写的文案过不了,便主动辞职换公司。后来,我回老家,在弟弟开的饭店做收银员,经营半年,饭店赔本关门。

 

再回到郑州,找到一个文案策划的工作,三个月后,因公司转型,我又被解雇。换工作到省摄影家协会做内刊编辑,这次安稳地工作了两年,却仍然是穷,饿不死也吃不饱,直到两年后,编辑部解散。我终于咬咬牙,离开郑州,去北京。

 

花了半个月时间,我以极低廉的工资进入一家出版公司工作,当时,我真的觉得全世界的快乐都在我心中爆开了。然而,蜜月期过去,残酷的磨炼期到来。我是不适合公司的路子的,但我并不知道,只是逐渐发现自己永远在公司的主流之外,升职加薪都十分缓慢。

 

眼见同期的同事都纷纷升职做了部门主任,而我还是责任编辑,同公司的好友说:“公司可能考虑到你身体的原因,不适合抛头露面,所以不想提拔你。”


在郑州时,我最想知道的是路在哪里,这时候,我最想知道的是,我到底适不适合这条路。在才华被事实验证之前,自信更像是自负和赌气的变种。世界不会承认那种引而不发的才华,它想要的只是结果。而在结果,哪怕只是阶段性的结果到来之前,世界一片黑暗,兼有大雾弥漫。

 

幸运的是,苏末和我,都咬着牙,把这段最黑暗的时光挺过去了。

 


FOUR.

 

“咬牙坚持”这种体验,想要做成一点儿什么事的人大概都感受过吧?那感觉,就像体能测试时,你只能做20个仰卧起坐,却偏偏要做2 5 个。


从第21个起,你就肌肉痉挛,满头细汗,动作缓慢,分分钟想瘫倒在地—在哪里倒下,就在哪里躺着。可是你不能,只能撕扯筋肉,再来一个,再来一个……这时候,每一秒都过得十分缓慢,可以清楚地划分成360等份——直到,你完成了它!

 

你完成了它,咬得牙都碎了,你甚至都不相信自己真的完成了它。

 

历经磨炼之后,苏末自己写的书获得了很好的反响。作为一个几乎没有影响力的新人作者,她的第一本书不声不响地卖了小10万册;而她所有新写的文章,只要发表在网络平台上,都会第一时间登上首页和热门精选;不少拥有巨量粉丝的微信公众号也多次转发她的文章,点击量都在10万次以上。


她与自己父母的关系早已缓和并越来越融洽—有时候爱的表达方式很别扭,不代表爱的质地有瑕;她有了一个温馨的家庭,先生对她的爱不只有简单的宠溺,更无条件地支持她的梦想;更重要的是,她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写作题材和风格,在这条路上,她沉静地潜下去,持续打磨着新的作品。

 

而我离开第一家公司之后,跳槽又跳槽,终于慢慢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终于有信心把握产品,甚至能做一点儿简单的管理工作了。对我来说,沉溺于工作就像深潜于大海,而当我从海水中探出头来,世界又有了新的模样。

 

所以,在你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之前,有很多不好听的话要听,有很多不喜欢的事要做,要跟很多不认可你的人打交道,有很多你以为是禁区的地域要穿越,甚至,在那之后也是一样。世界对待你的方式并没有改变,只是你已经不同了。

 

你已经可以用属于自己的方式,与世界有时跳舞,有时作战。


END



本文选自 《读者·原创版》2016年第7期


↓↓点击“阅读原文” 直达订购平台!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