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尊重每一个生命

来源:chinese-read    发布时间:2019-12-15 13:24:01

作者:闾丘露薇(凤凰电视台资深记者)

2008年旧文


杨佳袭警事件,贵州瓮安,惠州博罗,还有云南普洱的暴力事件,你会发现,当大众在传播这些事件的时候,都会强调一个这样的元素,那就是民众作为弱势群体,在忍无可忍之下,向象征着权力和体制的警察公然挑战。


官逼民反,这样的故事,在中国历史上总是处于被颂扬的位置,即使到了今天。因为地方政府也好,执法者也好,一个个累积起来的负面的人和事,让大众的心里面,法已经变得不重要,或者应该这样说,大众认为,因为法治精神已经先被这些人或者机构破坏了,于是身为无权无势的普通百姓,只能够选择透过暴力手段来维护自己,因为这是不得已。


而且大家看到最后的结果往往是,事情闹大了,能够吸引媒体,以及上级政府的关注,这也就是为何每天都有无数的人,走出自己的家乡,要到北京上访,如果上访被拒,那他们就会选择媒体,因为在这些人的心目中,法并不能够帮助他们,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包青天”式的官员,或者是那些能够把他们的遭遇讲出来,从而引起社会的关注,进而引发一个“包青天”介入的媒体。


这些冤枉或者是不满,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到的事实就会不同。在当事人的眼中,自己的委屈和遭遇,永远是天大的事情,当然,很多时候,我们站在对立面,就会发现,当事人也有很多不合情理的地方。这是一个事实,不是身为弱势群体,总是占据着道德和真理,以及正义的高度,但是尽管这样,正是因为他们处于社会的弱势,作为执政者和执法者,在面对他们的时候,需要让他们有足够的渠道,去说出自己的不满,也需要有足够的诚意去倾听。最近的这些矛盾之所以最终会酿成暴力冲突,不作为,不沟通,不回应,还有不诚恳,绝对是最大的原因。


但是,我们终究不希望,现在我们所生活的时代,还是一个依靠包青天,或者是依靠暴力手段来争取公平正义的社会。我们从过去的历史,应该可以看到,暴力换来的改变,最终只是短暂的,也是破坏性的。
不管是杨佳,还是那些地方的民众,他们本身在这个社会中曾经遭受的不公平,值得同情,但是,如果我们因为这样,而同情,甚至支持或者赞美他们的违法暴力行为,这种社会无意识的暴力倾向,才是最让人感觉到担忧的情况。因为在一个法律失去了在社会中应有的平衡作用的社会,任何一个人,都会产生不安全感。


想起来几年前在北京,一个下岗工人因为不满,冲入了幼儿园,结果造成无辜的幼儿的死伤。他的行为,和袭警的杨佳,区别只是在于,他更加懦弱,选择了最容易下手的孩子作为自己的目标,但是他们的目的都是一样,要挑战或者是报复这个在他们眼中不公平的社会。


只不过因为最近的事件,人们的目标是指向警察,于是我们鼓励这样的行为,对于这些用不被法律允许的行为来发出声音的人,甚至认为可以得到法律的豁免,不需要受到惩罚。在这样的情况下,法治精神会荡然无存,执法者也丧失了社会给与的权力。在这样一个执法者没有权威,因为对体制或者权力有不满就可以滥用暴力的社会,其实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因为暴力会不受制约,社会会变得动荡。


从这些暴力事件暴露出来的民怨,当然涉及到基层的管治能力,但是另一方面,也显示出一个公民社会的缺失。那些使用了暴力的人,最终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那些为暴力叫好的人,却有没有想过,自己所谓的正义感是如此的不负责任,因为这样的舆论环境,会间接导致有些人,选择暴力,因为简单而且有效,但结果却会是两败俱伤,或者是导致更大的动荡。


政府当然有责任,检讨和反省自己和民众的互动,以及对民众需求的回应是否及时,显示出对每一个生命的尊重。但是身为一个公民,也有责任,去尊重每一个生命。当大家为暴力叫好的时候,尽管这样的暴力背后,有着如何令人同情的理由,但是无辜的生命的逝去,也需要获得大家的哀悼,就算死去的人,他们不算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只要他们作为个体,同样有活着的权力。


对生命不尊重的人,又如何要求别人去尊重自己?我们每个人都有义务追求和维护个人权利和尊严,但是一个公民社会,应该有这样的普遍认同,那就是所有的行动,都是应该在法律的范围之内。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