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用想象力去创作VR的世界

来源:toonworks    发布时间:2019-08-20 20:06:05



想象力和“无重力与现实独立”思维是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技术真实潜力得以释放的关键。

文章转载自AVG资讯频道:http://www.avgchannel.com/blog/xu-ni

AWN英文原文:http://www.awn.com/blog/virtuality

作者:爱德华•巴克斯特(Edward Bakst)

译稿编辑:Linch Zhang




为什么我们会对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技术如此着迷?

我想,主要是因为我们对已知的、一直居住的“现实”感到沮丧,认为这样的世界让我们备受约束和限制。不管有没有强烈地表现出来,我们每个人心里其实都住着一个小小的梦想家,像“彼得·潘”或“小王子”之类的存在。不管你认为他是什么样子,他都只出现在你的梦境和臆想中,期盼着去经历我们目前生活或现实中不可行、甚至不可能的冒险。我们内在的神奇火花渴望被重新激起、点燃、释放,要像“彼得·潘”和“小王子”一样,随心所欲,飞往我们想去的地方。

然而,现实——正如我们所知或所感的——是心灵自由强大而持久的敌人,我们不可能逃离出它的魔爪。但我强烈地相信,这一天终将到来。

谷歌全景动画 《Pearl》

12年前,我应邀前往新加坡,启动建设“艺术、设计与媒体学院”(School of Art, Design & Media),参与学院的前景规划和课程设计。在研究潜在教学科目的过程中,我逐渐发现新奇视野将是未来十年的主流思想,其后果然,新奇视野激活了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技术。抱着满怀激动的心情,甫一签完合同,我就开办了Ideaforia工作室,致力于发展这方面的新颖想法。为了将这些想法视觉化,我开始着手进行概念设计,基于这些刚成型的技术,探索各种实现的可能性,通过想象加深入研究进行发挥和推演。

客户也痴迷于这一类设想,但他们认为这些技术还不成熟。“你的设计太超前了”或“这些之前有出现过吗?”,这些话不断在我的大脑轰响。为什么一定要做之前已经做过的呢?让人痛苦、愤怒的挫败感,也可能成为鼓舞人前进的动力。因此,我继续做我的概念设计,结果衍生了我对原初可能性的崭新思维和看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认识最终凝练成了现在这种“现实自由&重力独立”的创新思维。在前几篇博客中,我阐述了“现实自由&重力独立”的思维本身及其力量——这不仅仅是为了助力现有项目或塑造新举措,也是我引入教学的方法论,是我在全球推行的“想象力研讨会”上实践的技能。

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是人类天才所构想的最强大的“魔法棒”,而且现在掌握在了我们的手中。它们赋予我们力量,让我们能够自由地想象、构想、展望和创造——更重要的是,进入探索“无重力&现实独立”的世界、维度以及任由想象力纵横驰骋的“非现实”。这也是我、我们,或至少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在迫切等待的世界。如果你同意我的话,那么这个梦终于成真了。

最后,似乎各种各样的企业在探索虚拟现实,争取眼前的机会。就我所见而言,多数企业有意地选择使用虚拟现实这根“魔法棒”,来复制由重力、物质性、规则、逻辑和现实主宰的已知世界、故事和空间。以我的浅见,我们明明在努力逃避这样的现实——即便只是暂时的,为什么我们还要再次把自己陷进去呢?难道我错了吗?欢迎各位批评指点。

在当下的虚拟世界里,我看到了空中的飞象、穿越星空的鲸鱼、恐龙、复现的环境——虽然因为当前技术的限制,这样复现的环境相比我们周边的现实世界还不够完善——不过,这不该是我们要摈弃的吗?即便在这样一个神奇的空间,交互存在的理念也只局限于杀戮、竞争和征服,而不能趋于激励、鼓舞和启迪。

是因为资助这些新工具开发的人都厌恶风险、缺乏想象力?还是说他们低估了潜在用户,并不期望新的市场会欢迎全新的、开创性的世界?不相信潜在的用户能够接受令人惊艳的革命性呈现方式、去接触实际可能或可经历的一切?

纵观人类历史,有人指出,艺术反映了其当时所处时代、当时的人们与他们的文化、梦想、愿景与愿望。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当前的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游戏和其他视觉表现方式又反映了我们的什么呢?

为什么我们选择热衷于动画制作的怪物、妖怪、外星人、野兽或机器人军团,然后穷尽各种方式去伤害、杀戮、征服,让它们从世界上消失(或至少在下一集出现之前消失)。是因为我们希望比这些虚拟生物更聪明?还是说征服他们,让我们感觉自己更强大、更有智慧?这就是我们渴望从生活中获得的东西吗?或许是因为我们还没意识到,生活中其实有多少东西都是实际可行的。

我曾给想象力研讨会的参与者布置过一项作业,摈弃他们已经熟知的重力和现实,从一块空白画布开始,“想象和构想整个世界,把自己当作是伟大的创造者,发挥类神的无限力量”。难道这不就是想象的力量所在吗?

不早几年前,人类都还不能预见自己能够运用探索科技、计算机技术和人工智能。多亏了少数人强大的想象力,靠着他们前瞻的思维愿景和设想潜在不存在事物的能力,这些技术与实物最终不断涌现、从观念变成现实。这就是构思、创新和发明的全部意义所在——它们的出现都源于想象。

我认为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赋予我们的,不仅仅是我们有能力拟想这样的维度空间、新奇世界和让人眼花缭乱的非现实,而是我们能够创建它们、并在其中交互式探索一切的能力。

在这一切成真之前,尽管仍然对现实感到沮丧,我希望能够触及人类迄今的作为、见闻和经历的边界。在我预想中,在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环境和世界里,每一位用户都能够创造性的交互和戏剧性的改变——周边一切的化学、物质与物理特性、形状、结构、甚至是属性和行为。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进入无限可能的新视觉世界,成为整个世界的造物主。这将在很多方面给予人们极大的激励、启发和便利。

摈弃现实、重力、以及其他所有我们所知、所经历、天生或潜移默化认定的一切规则和事理,我邀请你加入进来一起想象一下:你完全沉浸在一个三维的虚拟现实空间当中,整个空间围绕着你进行宏大、瑰玮的演变,这种演变随着你的心念和愿望而发生变化。这是一个你可以预见和触摸的世界,而在不久的将来,你也可以在嗅觉和味觉上感受到它完整的存在。这其中有大部分是可以实现的,而我们的想象力能够释放这一切的全部潜力。

想象力和“无重力与现实独立”思维是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技术真实潜力得以释放的关键。




Edward Bakst

迄今为止,爱德华•巴克斯特(Edward Bakst)的一生都在穿行和漫游。他生活和工作过的诸多地方,文化、政治和社会经济截然迥异。在各地短暂停留的时间里,他设计、导演和创作的媒体项目,以及他所主导的学术活动,皆致力于拓展创造性思维和跨学科探索的边界。

作为一名设计师兼导演,爱德华为以下客户创作了动画短片:Smithsonian、MTV、SCI-FI、Nickelodeon、Noggin、ABC、Ajinomoto、NBC、VIASA、HBO电视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Showtime、Sesame等。这些短片因其创意与原创性赢得了诸多国际大奖。SIGGRAPH Electronic Theatre收录了他的三部短片;他的其他短片赢得了欧洲数字内容艺术创意节(IMAGINA)、纽约电影节、ASIFA、WORLD FEST、BPME、NCGA、British ONLINE、US Film Festival、休斯顿国际电影节、古根海姆奖(GUGGENHEIM Fellowship)等行业奖项。

爱德华的学术生涯同样精彩纷呈。在普瑞特艺术学院、哥伦比亚大学、科罗拉多州与密歇根州部分艺术院校,他是相关专业创立的主导者或顾问。他曾应邀前往新加坡主持成立设计艺术与传媒学院(School of Art, Design & Media),负责为该院设计独一无二的主楼。之后他作为顾问参与了新加坡艺术技术学院(School of Technology for the Arts)的创立。作为教授,他在美国、拉丁美洲、欧洲和亚洲执教、培养学生。如今,他即将结束他在日本京都大学客座教授的任期。

通过发散无限的想象力,爱德华在其所实现的艺术世界里,打破了“现实与地心引力对思维的束缚”,焕发活跃的灵感。正是在他颠覆性观念的指引下,概念设计将交互与技术视为融合现实与虚拟的“魔棒”。

爱德华•巴克斯特个人网站:www.ideaforia.com

爱德华•巴克斯特联系邮箱:Edward@ideaforia.com


文章内容转载自:AVG资讯频道

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投稿邮箱:ciaff@sina.com


— 独立思考,趣味表达 —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