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我赌钱,我被黑社会追杀,我上金主的床,我砍刀在手,但我知道我是好姑娘

来源:xqybxsb    发布时间:2019-12-07 11:05:52


多年前,我曾考过心理学咨询师的证书但没有及格。最近为了攒钱买女朋友,我在网上贴了广告,留下我的微信号(xqybxsb),提供咨询和陪聊。这本来是个玩笑,没想到真有人来预约。我的第一位及唯一一位客户,她的名字叫焦姣。


按照行规,付费在咨询开始之前。焦姣随身带的是隔壁赌场的小额筹码,抓一把放在桌上,说走过一条马路就可以兑换真金白银。焦姣说,从前她不屑于碰这么小的筹码,谁教如今时运不济。



忘了说,焦姣是位大美女。不是弱质女流的那种美,而是透着一股既天真,又勇猛的狠劲。


凭我略有几分看人的眼光,她应该是赌场女公关之类的工作,陪客人赌钱拿抽成的那种。眼神固然聪颖,但出身不会太好。我有我假装的职业操守,我决定保持咨询师的立场,把这一小时时间对付过去。



焦姣坐定,说的第一句话是:


“我怀疑这个世界不是真的,我只是在按某种指令行事。”


我竖直脊背,引导她往下描述。


“但我不知道这些指令,来自上帝,还是——嗯,可以这么说吗——还是来自某位编剧。我是说,我的命运是不自由的。我无法摆脱某些指令。我常常做一些自己也无法理解的事。”


“比如说?”


“比如说,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上了金主的床,我当然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你也是从那样的15岁走过来的,会理解我不可能期待文艺化的虚拟爱情。


“做某个大佬的女人,在我现实生活的有限的选择里,可能是并不正确、但相对不算太差的选择。奇怪的是,在床上的某个时刻,我的盔甲突然被剥开了,这个盔甲从15岁起就不曾离开过我啊……



就这样我赤身裸体般地,在我的金主怀里痛哭流涕,仿佛经历了近乎一辈子的沧海桑田之后,遇到这么个,愿意花一点点小心机了解自己的人,我就丢盔卸甲了。


”这种感觉对我非常不真实,但是它——呃,符合某种‘审美’。”


“审美?你刚才提到——上帝或是编剧,对你来说,这两者有差别吗?”


“我也说不清——也许上帝更宏大、更叵测、更不留情面?而编剧,我渐渐发现,编剧可能是有迹可循的,他得符合某种‘审美’,或是一整套假定的世界观。



焦姣的话让我想起一部电影,不是黑客帝国或楚门世界,而是不算太知名的《奇幻人生》——片中的单身汉Harold Crick某天突然怀疑自己只是某个作家笔下的人物、自己的所思所想都由作家的叙述决定,更神奇的是他找到了这位女作家……我问焦姣有没有看过《奇幻人生》,但她说:


不,如果我的故事也是一部电影,我的电影和你说的不是一个类型。


“好吧,”我试着陪她把游戏玩下去,“那么假设我就是你这部电影的观众,此刻我坐在电影院里,帮女朋友(然而我并没有)捧着爆米花,你觉得——我们喜欢你这个角色吗?”


焦姣思索了一下。然后她笑了,她笑的时候真的很美。


“怎么说呢,你们喜欢我,可能是喜欢我身上那种‘有边界的恶’吧。所以编剧——我们假定他存在的话——他让我用这种有限度的‘恶’来取悦你们。



“为什么呢?“


因为你们是平庸的好人。你们没有肆意妄为地活过。你们从不敢傻乎乎相信人。你们每付出一点小真心都在斤斤计较。你们的生命力早已经衰败。


“你们以为自己是好人,但你们对于‘恶’是有好奇、甚至有钦慕的。‘恶’里面有种有趣的东西,你们这辈子也不敢亲身尝试。所以当你们安全地坐在电影院里,你们不希望我是一朵真善美的白莲花。你们能允许我身上存在适量的‘恶’——少了固然无趣,但太多也不能够‘越界’。


“什么是‘越界’?”


“比如,假如我没有在金主的床上失声痛哭、莫名地付出真心;假如我没有像朱莉娅·罗伯茨在《风月俏佳人》里一样露出受伤和倔强的表情;假如我只是若无其事地拿走了本该我应得的支票——


我知道,那样我就会狠狠受到惩罚,你们会厌恶我、痛恨我、唾弃我;你们不愿意直面那样的黑暗,你们根本承担不了真相。你们对于‘恶’的接受度,尺度是那么微妙、那么脆弱。你们硬要我做出承诺——


“我赌钱,我被黑社会泼油漆,我上金主的床,我砍刀在手,但我知道我是个好姑娘。”



一个小时到了,恍惚间我客串了一回树洞。夜色降临,焦姣要回赌场上班了。


焦姣很认真地坚持,她的人生是一部正在进行时的电影,控制情节走向的人不是上帝,而是一个不知躲在何处、却对影院里的观众有着精准把握的编剧。说实话,她的心理状况可能是一种很严重的臆想。如果我不是足够混蛋的话,我应该为她转介真正的心理学专家。


临走的时候,焦姣补了口红,对我说了最后几句话——


“你知道吗,我最近很喜欢写信。


“我和一位教授通信,我们谈人生谈理想。我们断断续续通信有将近一年了,包括那次我陪金主去纳斯达克敲钟。我一个人负责写两个人的信。


我说过,‘当小女孩是要拼投胎的’。所以写信是我身为小女孩的年代未完成的部分,现在我把它完成。我每天都在等自己寄出的信呢。


“我告诉教授,我叫小虾,虾米的虾。但其实,连黑社会的小弟都知道的——


”嗯,大家都叫我姣爷。”






「星期一不想上班」

一个魔都老白领写的原创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按二维码关注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