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讯协会

【简报】全球治理:再添一把“智库”的火

来源:pangoalzhiku    发布时间:2018-08-12 19:52:10


全球治理:再添一把“智库”的火

盘古智库2016香山全球智库论坛“智库对全球治理的影响”

分节简报

(本文由盘古智库研究员李玲飞整理) 


全球治理,一个看似遥远又宏大的主题,却在21世纪的今天日益向我们走近,并逐渐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然而,随着各种机制、组织、峰会的日益增多,全球治理却无数、无序、无力?全球治理究竟该如何治理?由谁治理?中、美这两个经济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却正在建立对立的经济组织?智库在全球治理过程中将要扮演什么角色、可以发挥怎样的作用?智库要怎样做才能在全球治理中大有作为呢?


2016年6月5日,在盘古智库举办的“2016香山全球智库论坛”上,中联部原副部长、盘古智库高级顾问于洪君,美国前助理贸易代表、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夏尊恩(Timothy Stratford),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前院长杨洁勉,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这些来自中国、美国政界、智库届的代表人物,在“智库对全球治理的影响”主旨演讲中,围绕上述问题发表了各自的见解。他们一致认为:全球治理,还需再添上一把“智库”的火。


于洪君 中联部原副部长、盘古智库高级顾问:


全球治理不仅涉及到治理什么,更重要的是如何治理。但是,如今各种机制、组织、峰会越来越多,人们在认识上也缺乏统一,出现了全球治理无数,全球治理无序,全球治理无力的状况。


所谓无数,大家在全球治理问题上对于要达到什么样的远期目标、近期目标没有共识,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利益追求,有的时候甚至是相左的目标和追求。比如美国,他考虑更多的还是在这个过程中怎样保持美国的全球影响力,保持美国独一无二的世界超级大国的地位和作用,以及全球治理要按照美国的意志和规则来进行。中国有中国的考虑:我们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世界的地位、作用和影响要和我们综合国力的不断发展相同步,我们要有更多的话语权,要有更多的参与机会,要起主要的甚至重要的作用。


另外,现有的这套国际机制比较混乱,原有的国际体系和正在形成的新的国际机制到底是什么关系?如何衔接?如何配合?这亟需要解决。而力量涣散、相互冲突,只会导致全球治理无序。无序是比较大的问题,如果总是各唱各调,各吹各号,利益相左,全球治理的重大措施就无法出台,治理来治理去也看不到什么实际成果。


国际形势在变化,这个变化首先就是力量对比的变化。有人统计,包括美国在内的七大发达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比重现在下降到47%左右,有一段时间美国自己差不多就占这么大比重,而新兴经济体已经占了差不多30%。所以力量对比在改变之中。原有的国际关系的一些基本准则也要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而变化。现在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国家要求有更多的参与和话语权,所以,原有国际关系规则要经受时间的挑战,要调整。


中国这几年为全球治理提出了很多独特的建议,发出了中国声音。具体而言,我们要推动全球治理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这不是一句外交词令,它是人类社会,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共同诉求。要推动全球治理朝着有利于全人类的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共同安全与进步的方向发展,不能只满足于或者只符合个别大国的利益,要兼顾全人类的共同利益。


智库要研究什么?从事国际关系问题研究的智库要研究国际形势发展变化的特点,研究人类社会共同的诉求,研究全球面临的挑战。中国智库还要同国际知名的智库加强沟通、加强对话,中美之间,中俄之间,美俄之间,美欧之间,都要加强联系,通过智库的交流和对话,找出在全球治理问题上大家的利益契合点,擦出火花,形成共识,用智库的思想引导媒体,引导舆论,引导民意,最后推动各个国家之间的民心相通,政策沟通,发展战略对接。这样,智库作用才能真正显现出来。


夏尊恩 美国前助理贸易代表、科文顿·柏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今天上午,我们谈到世界的变革、世界面临的挑战,尤其是很多非传统安全的挑战,一些政府的机制似乎不足以应对这些挑战。因此,我们现在比以往更需要对这些挑战进行解释和分析。政府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深入思考这些问题,因此,智库的作用就凸显出来,智库要怎样做才能在全球治理中大有作为呢?


首先,必须要值得信赖(credible)。要公平,要平衡,要公正。在我看来有一些报告是非常有偏见的,如果这样的话,我对它就没有什么信心了。因为我只看到了硬币的一面,另一面在哪里呢?因此,如果智库想要有影响力,就必须要公正,要有平衡的视角,要给大家看到不同的观点,这样,你的分析才会有价值,才会有影响力。


同时,必须要很坦诚(candid),必须愿意研究真正的现实的问题。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政府官员可能就会说“你们说得都对,但那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当我在美国的时候,我有时听到中国的外交官在美国讲话,我觉得他们的影响力有限,因为他们谈的一些问题好像并不是要传递什么的信息,不是想要说服美国的官员,而是在说给中南海的人听。所以我们要很清楚,我们到底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


最后,智库的工作要想有用的话,就必须是切实可行的(practical),必须对可能采取的举措做出切实的建议才行。当像我这样的政府官员对某个问题有疑惑的时候,我们就需要智库提供清楚的分析和备选答案。我认为很多清晰的思路、很好的操作建议都来自于中国的智库;建立全球治理的智库连线是非常重要的举动,我希望平台未来一切顺利,让中国智库发挥更大的作用。


杨洁勉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前院长:


我想谈一谈中国智库在全球治理当中可以扮演的角色和作用。


首先,我认为是要发声,中国的智库和学者需要在这个过程当中发出自己的声音。中国智库正式使用“全球治理”这个概念只有三年的时间,是在共产党十八大上第一次正式提出了这个概念,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政府才正式采用了“全球经济治理”这个概念,所以中国的学者和智库在很长一段时间,在没有取得中国政府官方认可的情况下来进行他们的工作。尽管如此,这些工作还是被证明非常有必要、非常有远见。


其次,我认为要扮演的角色是基础研究。中国政府正在研究全球治理的政策和战略,中国的智库大部分工作还是局限于学术研究。我之前也做了一些研究,搜索了中国国家图书馆的文献,最后找到了52本登记在册的关于全球治理的书籍,同时有10本书已经翻译成了中文。此外,在中国知网上用“全球治理”关键词搜索会发现,有6036篇相关论文被收录在了全球知网,可以找到将近90万篇中国学者撰写的有关全球治理的论文。可以看出中国的学者和智库在非常认真努力地研究这个问题。


再次,中国智库要扮演的角色就是研究成果的应用。从儒家传统来说,学而优则仕,中国的学者都是很乐于跟政府合作、为政府服务的。此外,中国的智库也非常愿意对全球治理有关理论化、概念化、战略思考、政策规划等方面做出自己的贡献。在过去的20多年当中,中国的智库工作关注于国际秩序、国际系统以及世界秩序,包括地区一体化等等。这些议题都与全球和平发展以及传统、非传统安全息息相关。


最后,一个中国智库要扮演的角色就是国际合作和国际交流。中国的智库是非常乐于学习的,他们虚心接受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全球治理也是其中之一。得益于几十年的积累和学习,中国智库现在已经站在一个新的起点,在全球贡献我们的创新思维、理论、战略和政策。我们也见证了国外理念的引入以及中国理念的输出,尽管现在这个趋势还不成比例,但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理念被输出了,比如“新型国际关系”“新利益观”“命运共同体”等。


李成 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


智库对于全球治理是非常重要的。我想要突出强调三个问题,也就是现在面临的三个困境,并且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认为智库对解决这三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第一,美国人很爱谈论美国的领导力,智库也非常乐意去观察冷战之后谁重建了全球秩序。但讽刺的是,美国全球处理事务,全球利益并没有增加反而衰退了,全球影响力衰退了。我可以列出很多的例子:基本上所有的外语研究项目预算都遭到两位数的削减;在西语和法语之后最常用的外语是什么?是美国手语;很多经济学家认为自己是科学家,政治科学是由量化模型主导的,它跟现实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这和美国传统是不同的,就是鼓励学生去真正了解一个外国的传统。这个传统正在式微。这给智库一个机会,大学做不到的,智库应该试图做到。


第二个矛盾和困境就是中美可能是经济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讽刺的是这两个国家似乎正在建立一些分裂的经济组织,比如说TPP、AIIB等。在此情况下,今天的经济一体化是否可能在没有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同时参加的情况下成功呢?当然,很多情况下这些组织还是开放的,但是我们还是看到了两国之间的紧张气氛。所以,我们需要教育两国的大众。当然,媒体还有智库都需要这样做。


第三个困境就是当今世界是互相联系和唇齿相依的,但是奇怪的是,每天很多的货物在流动,人们从一个大陆到另外一个大陆,从东半球到西半球,非常迅捷,但是人们依然不是非常地了解对方,甚至对对方是恐惧的,这是为什么呢?可能各国政府限制了人文交流,甚至制造了对彼此的恐惧。在这个领域,我认为智库可以发挥非常积极的作用,应该鼓励智库合作,鼓励外国的基金会和研究机构进行中国研究。


协会简介

  政策资讯协会是由民间人士依据相关法律自发组织成立的一个公益性组织,协会提供各个地区的相关政策及政府动态。

组织机构

待定

协会宗旨

  协会致力于向各地民众提供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使得民众更加关心国家政策。